咖啡因NEWS
因為創作工作太過忙碌,暫時無法隨時更新,有興趣Fallow我的朋友,請加入我的FB:https://www.facebook.com/garphiemore/,或是加入我的編劇社團『錢進編劇』: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728997084584479/
上星期好姊妹Sunny和我的備胎先生約了兩次會。
「我們接了吻,也擁抱過了,下一次約會應該就是他揮出全壘打的時候了!」Sunny興奮地說,她對備胎先生的六塊腹肌很著迷。

「妳會不會想太多啦?」Anita吐槽,「約會三次就上床,進度太快了吧?」
「對啊對啊,我也覺得太快了。」我的立場很尷尬,畢竟備胎先生和我的關係仍然存在,我們約好下星期去看電影;但他同時已經成為Sunny的正胎男友,也就是說我和Sunny共用一個輪胎!唉,雖然我和Sunny友情深厚,但這種關係未免太親密了吧?

「他約我星期天去泡湯,孤男寡女赤裸裸共泡一湯,妳們覺得我想太多嗎?」Sunny反駁,她覺得備胎先生對她有意思極了,這一點我很難認同。Sunny和我外表、個性完全不同,就像咖哩和生魚片,很少人會同時吃。

「那妳做好嘿咻前的準備功課了嗎?」我忽然冒出一個想法,也許能拖延一下他們上床的時間,雖然我也不明白自己為什麼要這麼做,但想到條件雄厚的備胎先生即將被Sunny捷足先登,心裡就不是滋味。
「那當然,我天天敷臉,做了三次全身去角質,腋毛、腳毛都除掉了,連肚臍也洗得很乾淨,每晚做一小時運動,腰部纖細,小腹平坦,現在的我完美得不得了!」Sunny自豪地說。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上星期珈琲因瞞著男友More偷偷和別的男人約會,才剛回到家姊妹淘們便聞訊趕來。
「發生什麼事?妳和More吵架了?」好友Anita關心地問。
「沒有啊,我們好得很。」我回答。
「他最近工作太忙,在床上滿足不了妳?」Sunny大膽臆測。
「嗯……不會啊。」我試圖回想最近的做愛頻率,一星期三至五次,偶爾週末約會附贈兩次,在我這個年紀還算正常吧。
「那妳為什麼要和別的男人約會?」Anita質問。

吼〜誰規定有男友就不能約會啊?我又還沒嫁給他,總不能為了一碗綠豆湯好喝,就放棄一整片綠豆森林吧。
「瞎扯,綠豆長根本不成森林!」Sunny反駁。
「而且妳又不喜歡喝綠豆湯。」Anita懷疑地看著我,「我覺得有鬼,妳跟More之間一定出了什麼問題,所以妳在找備胎。」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

做人應該誠實無欺,但是對男人千萬要欺騙,才能得到幸福。

珈琲因的男友More分不清楚199元的衣服和1,999的有什麼不同,他常穿著199的衣服興高采烈地問我,「怎麼樣,人帥穿什麼都好看吧?」

我才不會中計!
「嘖嘖,超帥!」我比出大拇指,讚美他比F4還帥。看More樂得合不攏嘴,我抓緊機會把逛街的場地移到鬧區。

「你看那個LV的櫻桃包,好可愛喔!比櫻花包更讚耶!」我喜歡吃水果,自然覺得新品櫻桃包比櫻花包更吸引人。
「吼,這麼貴?可是看起來跟夜市賣的皮包差不多啊……」More皺起眉頭,「妳喜歡櫻桃我待會兒買給妳吃,不然去日本賞櫻花也行,怎麼說都比這包便宜。」他企圖安撫我。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人該走向哪裡?
你最想要的是什麼?
人生的目的在哪裡?
你是否常被這樣的問題困擾?
我是,我就是這種人,想得超多
多到自己難以負荷

今天跟算塔羅的朋友聊
說到我覺得忙碌又茫然的工作狀況仍會持續一陣子
聽著有些難過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

「我還是最愛妳。」彥淚流滿面。
「那你離開她,回來跟我在一起。」小晴的淚水也拼命奔流,一點都不認輸。

小晴覺得自己很可笑,好強的她說過八百次絕不吃回頭草,但現在她在做什麼啊,居然低聲下氣地求彥回頭。

彥是小晴的……介於男友和前男友之間的男人。
交往了八年,小晴和彥從高中時期便是班對,她原以為可以掌握彥的一生。同學們總是笑彥,幹嘛什麼都聽小晴的啊?你怕小晴喔,哈哈哈!彥不介意別人的揶揄,他知道小晴最愛他,所以他願意把人生交給小晴安排。
「我們每個月存一點錢,當作結婚基金。」「你這個工作沒前途,換一個吧。」聰明理智的小晴主導彥的每個人生決定,他們的感情安穩平實,往小晴訂下的目的地前進。

有天彥卻告訴她,「對不起,我對別人心動了。」正直的彥,誠實無欺的雙眼黑得發亮,像雜草中的綠薄荷,特別清新坦白,舒爽清香,小晴就愛他這點。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我的新男友U是個占卜師,是我陪朋友去咖啡店算命時認識的。
當時他的左手握著傳說中蓄滿能量的神秘隕石,右手華麗地攤開七十八張塔羅牌,眼眸宛如紫水晶,閃耀著內斂的智慧光彩,像是愛情的先知,任何問題都難不倒他。我當場就被迷住了。

跟U交往之後,我理所當然地為各式的占算著迷。圖畫占卜可以看出你的內心徘徊,彩油平衡能找出你的問題,塔羅牌從你的潛意識得到答案,星座命盤可以算出你的未來。
「為什麼你從不為自己占卜?」我很好奇,以占卜為職業的他從不占算自己的未來。
「我不想知道知道未來。」U歎了一口氣。

U從前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我每天忙著為別人占卜愛情,卻沒有時間為自己的愛情占卜。」
那時U有自己的占卜工作室,開設在市中心的繁華地段,接受媒體的邀約同時撰寫數個占卜專欄,並打算出版一系列占卜書籍,前途似錦。
有天一個男人落寞地走進U的工作室,掏出一大疊鈔票,請求U給他一個指引。「他以膜拜神祇似的眼神,懇求我為他占算愛情,我知道他遇到了生命的難題。」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的男友是聲優?那不就是配音員?」
「不,是聲音演員。」我總是這樣糾正。
他們不認識Y,不明白他不只是幫影片配上聲音而已,而是個真正的聲優,用聲音在演戲。就像飾演一個動彈不得的植物人,只能用聲音來表達喜怒哀樂,這比演戲更難,更需要天分。
Y是天才型的聲優,什麼都不用做,光用聲音便能贏得我的愛。

「妳好,還沒睡吧?」
那個午夜我一接起電話,耳畔傳來低沈磁性的男聲,低吟細語地談起即將上映的電影。我內心疑惑,這個男人是誰?為何聲音如此耳熟?
話筒裡傳來的聲浪彷彿有魔力,像武俠小說裡描寫的功夫高手,用魔幻之音渙亂人心。我的心神被牢牢吸引,聽不清談話的內容,只顧緊貼話筒,貪戀地聆聽那誘惑嗓音。
「對不起,我好像打錯電話了?」Y終於發現了事實。
「哈哈哈,沒關係,你的聲音很好聽。」我趕緊用笑聲掩飾尷尬。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和醫生交往是許多女孩的夢想,我有幸交往過一個,卻和夢想背道而馳,他是個動物醫生。

「這是牛的第二個胃,又稱蜂巢胃 (Honey Comb),妳從這個紋路,就可以辨別。」J夾起一塊牛肚,熱心地向我解釋。
我嘴裡那塊美味的牛肚瞬間變得有如別人嚼過的口香糖,我差點把它吐出來。
「你一定要在浪漫的燭光晚餐裡,教我分辨牛的胃嗎?」我委婉地暗示。
「以前我們教授還會在吃炸雞時,把嘴裡的雞骨頭拉出來,當場考我們那根骨頭的學名?」J開心地說著。
從那次以後,我便刻意減少和J一起吃飯的機會,當然也避免吃炸雞。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懷疑甜點設計師都是性變態!我遇上過一個,算不上變態,但絕對是到邊緣的尺度了。

他曾把焦糖糖絲像絲線一樣灑在我的身上,灼熱的糖漿被拋至空氣中,緩緩降落在我冰冷的裸體上,凝結如蠶絲,閃著半透明的黃褐色亮光。他竟像享用蛋糕那樣,在我身上舔食了起來,「真好吃」,他滿足地讚嘆。他的舌頭如天鵝絨般光滑溫暖,在我身體上划游,這是我第一次和法式味蕾相遇。

他叫K,跟一般的甜點師傅不同,他從法國回來,「我到法國本來是要念藝術的,但是太窮了,只好在甜點店打工,沒想到藝術沒念成,甜點倒是做得不錯。」K笑著說。當時我迷上《西洋古董洋果子店》,那是一齣講四個帥哥開甜點店的日劇,我很想遇到像藤木直人那樣帥氣的甜點設計師,便在城市裡四處發掘甜點店,於是遇上了K。他做的舒芙里(Soufflé)令人驚豔,表面漂亮聳立,呈現美味的金黃色澤,他的身體也是,刻意曬成的古銅色皮膚在白色的床單上散發著金黃色的光亮,第一次做愛便擄獲了我的心。

K將巧克力奶油塗滿我的私處,還在上頭裝飾了櫻桃,認真專注的表情宛如正在製作一個藝術品。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像甜點般美味可口,令人垂涎。以往認識的男人都只急著把愛做完,從沒遇過像K這般有耐性的男人,我在那一刻深深愛上了K。

K喜歡品嚐我的全身,「味蕾是人體最重要的器官,每一個部位的味道都不一樣」,K一邊說一邊用舌頭按摩我的身體,我像被烤熟了,全身的毛細孔爭相開放,期待K的降臨。那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吃甜點,那種甜味在舌尖跳舞的感覺,像被幸福包圍,像被K狂野的熱情淹沒。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我們不能再這樣繼續下去。」翔在黑暗裡說。
亞馨閉上眼,眼前的黑暗就是終點嗎?跟翔交往的第一天起,她便等著這一天到來,這是和有婦之夫交往必須做足的心理準備。雖然做過許多次演練,內心的震盪仍比她想像得還要強烈。

不過說實話,她難免有一丁點鬆口氣的感覺,畢竟當地下情人並不令人愉快,只能在陰暗的偷情旅館見面。這家旅館老是使用濃密香豔的芳香劑,大概是為了遮蓋偷情縱慾的煽腥氣味,卻欲蓋彌彰,混合成一種模仿玫瑰卻更加刺鼻的濃厚味道。
「那是伊蘭伊蘭,聽說可以刺激情趣。」旅館老闆有次面對亞馨的抱怨,曖昧地笑著回答。

「我想離婚,和妳在一起。」翔坐起身,點了一根菸,菸頭的那一點紅,隨著翔的動作飄移,亞馨瞇起眼睛跟隨著那紅點,她懷疑這是夢境。
「妳說話啊!我不想再跟她睡在一張床,住在同一間房,繼續假裝我跟妳之間什麼事都沒發生!」翔激動地說。

亞馨也起身離床,光裸的身體一絲不掛,不過她早已習慣,在翔的面前,她甚至比獨處還自在。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Jessica摒住呼吸,悄悄地把手伸進萌的西裝暗袋,掏出皮夾,深怕吵醒熟睡中的萌。

皮夾裡的錢和早上出門時一樣,沒有異狀。手機呢?別忘了檢查手機,裡面可能有別的女人的電話和簡訊。

「妳男友好帥,要看緊一點呀,肯定很多女人想要取代妳。」房東太太的話在她腦海中不停迴響。
「妳男友年輕有為,條件這麼好,還是早點結婚吧,免得被人搶走!」好友Linda的勸告也常在Jessica心中盤旋。

Jessica過往的愛情記錄都很悽慘,不是愛上游手好閒的痞子男,一天到晚伸手跟她要錢,要不就是遇上花心的劈腿男,讓她傷心欲絕。Jessica總感嘆自己運氣太差,老是遇人不淑;卻沒想到遇上了帥氣又有錢,溫柔又體貼的萌,還是沒辦法得到幸福!

她老是擔心萌會棄她而去,憂慮別的女人會奪走他。隨著交往的時間愈來愈久,這種焦慮愈來愈深。她聞到了別的女人的氣味,萌快要離她而去了!害怕失去萌的不安使她無法入睡,夜夜檢查萌的皮夾、手機、衣物和抽屜,卻一直沒找到證據。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沒有人是愛情裡的第三者,所有的愛情都是一對一的關係。
你愛我,我不愛他,你和我是一個關係,我和他是另一個關係;而你和他則沒有關係。
所以沒有第三者。

信這樣相信著,雖然他喜歡的女孩Elena是別人的女友,他也不認為自己是介入別人愛情的第三者。

信對Elena一見鍾情,雖然知道她有個交往多年的男友,仍然願意排隊。
「我喜歡妳,但我不想破壞妳現在的幸福,我可以當妳的朋友。」信誠懇的表白和風度贏得Elena的欣賞,她倆果真成為朋友。
信溫柔體貼,他帶Elena在城裡探險,到處找尋好吃的咖哩,那是Elena最近迷上的食物。
「咖哩的味道濃郁直接,卻隱藏數十種不同的香料,是世界上最單純又最複雜的料理,仔細品嚐會發現每一口都有不同的芬芳。」Elena說。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有沒有一種戀愛,沒有開始,也不會結束?

望在L.A.進修,每年只有暑假有時間回台灣。這年他回來剛好遇上了風靡全台的Hello Kitty風暴,某速食店推出可愛的Hello Kitty玩偶,大家爭相排隊搶購,每天只售一種款式,得連續排六天才能買齊整套。

閒著沒事的望幫著朋友排隊,在漫長的等待中認識了婷。小望七歲的婷還是個小女生,兩人一起等待隊伍前進,相約隔天再來排隊。

「最後一天離開的時候,突然有個人衝過來攔住我的車!跟我要電話。」那是婷,「之後她常約我出來,我只當她是放暑假的小女生,需要人陪伴玩耍,也沒想太多。」望回憶道。

望是一個稱職的玩伴,陪著婷上山下海,兩人有說不完的話題。
回L.A.的前一天,兩人照例出外遊玩,傍晚望開車送婷回家,窗外下起雨。望覺得怪異,為何剛才一路嘰嘰喳喳的小女生突然不說話了……沒想到一轉過頭去,看見婷在掉淚。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二分之一的愛情,是否擁有二分之一的甜蜜?不,連二分之一都不到。

岸的女友Selena,懷了別人的孩子。
「你是第一個知道的喔。」Selena以宣佈好消息的口氣告訴岸。

Selena總是這樣,若無其事地講起另一個男人,一點都不擔心岸生氣。
「我告訴過你,是岸你自己選擇接受的。」Selena每回都這樣咬定。

其實岸是被迫接受的。他與Selena的交往,就像啃檸檬,唯有酸澀和苦味都嚐盡,回味之間才感受到一丁點甜蜜。想要細細品味卻又消逝無蹤,但因為嚐過了那種難以忘懷的甜蜜,岸始終執著,甘願忍受檸檬的其他滋味,只為了等待最終的甜美。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只見過一次的情人,算不算戀人?要在一起多久,才能算是真愛?

「磊」原是小薇QQ名單裡一個偶遇的名字,由於兩人都喜歡攝影,便愈談愈契合。磊的文字有魔力,老是說中小薇心裡的話,小薇著迷地盯著電腦屏幕,一會兒笑一會兒哭,兩人常從深夜聊到早晨,欲罷不能。

磊在北京,小薇在上海,兩人之間不過隔著幾小時的飛機,一夜火車的距離,卻從未想過要見面。磊安靜地存在於QQ的一角,擔任小薇善解人意的網友,在小薇考研的時候鼓勵她,和男友Eric吵架的時候安慰她。漸漸地,小薇發現自己什麼都對磊說,和Eric卻沒有話聊;她喜歡坐在電腦前面給磊打字,卻不喜歡和Eric出去約會逛街。

「對不起,是我出軌。」小薇對Eric提分手,她的心很小,沒有辦法同時分給兩個男孩。
「妳竟然為了一個從未謀面的男孩跟我分手!」Eric沒有辦法接受。
小薇只能哭著道歉,她不是有心背叛,但是想起磊的時間愈來愈長,她必須對自己的感情誠實。
「他喜歡妳嗎?」Eric問。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淩雲好幸福,男朋友對她那麼好。」同學總是羡慕地說,不過淩雲自己可不認為,男人對妳再好,也不代表他能給妳幸福。

淩雲和界是班對,界從大一便熱烈地追求她,然而美麗的淩雲並不喜歡界,在她一長串的追求者名單裏,其貌不揚的界只能列在挑夫和司機那一列。
淩雲深諳吃不到的糖總是最甜的,她從不輕易拒絕男人,卻也不給承諾。約會吃飯她會到,送禮物她照收,但是想要一親芳澤可沒那麼容易!

隨著淩雲升上大二、大三,愈來愈多人知難而退,追求者名單愈來愈短,界卻從一而終,不分晴雨接送,不管日夜隨叫隨到,淩雲再鐵的心也被感動。

當淩雲吻上界的唇,界激動落淚,辛苦耕耘得來的愛情特別甜美。
熱戀的溫度幾乎融化兩人理智,但每次在出界的邊緣,淩雲總是即時煞車,「我想要把處子之身留到婚後,當作你的禮物。」
界感動不已,將淩雲的臉捧在胸膛裏。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你騙我!你不是說過我有得治,為什麼這次我又愛上不該愛的男人?」李星衝進來,不顧催眠椅上還有其他的病人,便對著昂吼叫。
「妳先出去等一下。」昂嘆口氣,當了幾年的臨床催眠治療師,李星是他遇過最棘手的病人。
「我不要等!我要你現在就幫我催眠,我不要再愛任何人了……」李星突然歇斯底里地哭了起來,一身性感的打扮,卻像小女孩耍賴坐在地上,哭得淅瀝嘩啦,墨黑的眼線、睫毛膏糊成一片汪洋。。

「老師,我先出去好了,你先治療她吧。」老太太離開催眠椅,她才剛閉上眼,這奇怪的女孩就跑進來,情緒顯然已經失控。老太太好心地自動退讓,開了門出去。

「病人都被妳嚇跑了。」昂責怪道。
「我不管,你這次不能再騙我,一定要把我治好。」李星急忙爬上催眠椅,閉起眼睛,長而密的睫毛卻微微顫抖。昂走近,看見李星整個人都在發抖,又來了,跟那次一樣。

昂初次見到李星便被她的美麗吸引,他還記得李星開口的第一句話,「我總是愛上爛男人,這有得救嗎?」當時她的手臂上、大腿上盡是香菸燙傷的疤痕,「我男友搞的。」李星解釋。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轍手上端著菜,全神貫注地看著VIP座位的一對男女。那男人穿著體面的西裝,正傾身親吻女人的頰,女人開心地笑,濃情蜜愛剎時灑滿整間法式餐廳。
「你還不快去上菜!」值班經理把轍推了出去。

周婷驚慌地看著侍者,「轍,你在這裡做什麼?」
「我在打工啊,妳呢?妳背著我在做什麼?」轍瞪著周婷,憤怒地開口。
「你是誰?怎麼對女孩這麼不禮貌!」穿著西裝的Chris有著濃厚的香港腔。
「我是周婷的男友!」轍一揮拳便打上Chris的臉。
「你這個野蠻人!」周婷衝過來護住Chris,擋在轍面前。

轍突然無法動彈,一股玫瑰香氣竄進他的鼻腔,濃郁甜美的愛意瞬間潰堤。他認得這個味道,去年聖誕節他送給周婷的香水。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