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NEWS
我的新書《我好,你就好》出版了!全數版稅將捐給社區獨居老人。

目前日期文章:200506 (5)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我還是最愛妳。」彥淚流滿面。
「那你離開她,回來跟我在一起。」小晴的淚水也拼命奔流,一點都不認輸。

小晴覺得自己很可笑,好強的她說過八百次絕不吃回頭草,但現在她在做什麼啊,居然低聲下氣地求彥回頭。

彥是小晴的……介於男友和前男友之間的男人。
交往了八年,小晴和彥從高中時期便是班對,她原以為可以掌握彥的一生。同學們總是笑彥,幹嘛什麼都聽小晴的啊?你怕小晴喔,哈哈哈!彥不介意別人的揶揄,他知道小晴最愛他,所以他願意把人生交給小晴安排。
「我們每個月存一點錢,當作結婚基金。」「你這個工作沒前途,換一個吧。」聰明理智的小晴主導彥的每個人生決定,他們的感情安穩平實,往小晴訂下的目的地前進。

有天彥卻告訴她,「對不起,我對別人心動了。」正直的彥,誠實無欺的雙眼黑得發亮,像雜草中的綠薄荷,特別清新坦白,舒爽清香,小晴就愛他這點。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我的新男友U是個占卜師,是我陪朋友去咖啡店算命時認識的。
當時他的左手握著傳說中蓄滿能量的神秘隕石,右手華麗地攤開七十八張塔羅牌,眼眸宛如紫水晶,閃耀著內斂的智慧光彩,像是愛情的先知,任何問題都難不倒他。我當場就被迷住了。

跟U交往之後,我理所當然地為各式的占算著迷。圖畫占卜可以看出你的內心徘徊,彩油平衡能找出你的問題,塔羅牌從你的潛意識得到答案,星座命盤可以算出你的未來。
「為什麼你從不為自己占卜?」我很好奇,以占卜為職業的他從不占算自己的未來。
「我不想知道知道未來。」U歎了一口氣。

U從前有個交往多年的女友,「我每天忙著為別人占卜愛情,卻沒有時間為自己的愛情占卜。」
那時U有自己的占卜工作室,開設在市中心的繁華地段,接受媒體的邀約同時撰寫數個占卜專欄,並打算出版一系列占卜書籍,前途似錦。
有天一個男人落寞地走進U的工作室,掏出一大疊鈔票,請求U給他一個指引。「他以膜拜神祇似的眼神,懇求我為他占算愛情,我知道他遇到了生命的難題。」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你的男友是聲優?那不就是配音員?」
「不,是聲音演員。」我總是這樣糾正。
他們不認識Y,不明白他不只是幫影片配上聲音而已,而是個真正的聲優,用聲音在演戲。就像飾演一個動彈不得的植物人,只能用聲音來表達喜怒哀樂,這比演戲更難,更需要天分。
Y是天才型的聲優,什麼都不用做,光用聲音便能贏得我的愛。

「妳好,還沒睡吧?」
那個午夜我一接起電話,耳畔傳來低沈磁性的男聲,低吟細語地談起即將上映的電影。我內心疑惑,這個男人是誰?為何聲音如此耳熟?
話筒裡傳來的聲浪彷彿有魔力,像武俠小說裡描寫的功夫高手,用魔幻之音渙亂人心。我的心神被牢牢吸引,聽不清談話的內容,只顧緊貼話筒,貪戀地聆聽那誘惑嗓音。
「對不起,我好像打錯電話了?」Y終於發現了事實。
「哈哈哈,沒關係,你的聲音很好聽。」我趕緊用笑聲掩飾尷尬。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和醫生交往是許多女孩的夢想,我有幸交往過一個,卻和夢想背道而馳,他是個動物醫生。

「這是牛的第二個胃,又稱蜂巢胃 (Honey Comb),妳從這個紋路,就可以辨別。」J夾起一塊牛肚,熱心地向我解釋。
我嘴裡那塊美味的牛肚瞬間變得有如別人嚼過的口香糖,我差點把它吐出來。
「你一定要在浪漫的燭光晚餐裡,教我分辨牛的胃嗎?」我委婉地暗示。
「以前我們教授還會在吃炸雞時,把嘴裡的雞骨頭拉出來,當場考我們那根骨頭的學名?」J開心地說著。
從那次以後,我便刻意減少和J一起吃飯的機會,當然也避免吃炸雞。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

我曾經懷疑甜點設計師都是性變態!我遇上過一個,算不上變態,但絕對是到邊緣的尺度了。

他曾把焦糖糖絲像絲線一樣灑在我的身上,灼熱的糖漿被拋至空氣中,緩緩降落在我冰冷的裸體上,凝結如蠶絲,閃著半透明的黃褐色亮光。他竟像享用蛋糕那樣,在我身上舔食了起來,「真好吃」,他滿足地讚嘆。他的舌頭如天鵝絨般光滑溫暖,在我身體上划游,這是我第一次和法式味蕾相遇。

他叫K,跟一般的甜點師傅不同,他從法國回來,「我到法國本來是要念藝術的,但是太窮了,只好在甜點店打工,沒想到藝術沒念成,甜點倒是做得不錯。」K笑著說。當時我迷上《西洋古董洋果子店》,那是一齣講四個帥哥開甜點店的日劇,我很想遇到像藤木直人那樣帥氣的甜點設計師,便在城市裡四處發掘甜點店,於是遇上了K。他做的舒芙里(Soufflé)令人驚豔,表面漂亮聳立,呈現美味的金黃色澤,他的身體也是,刻意曬成的古銅色皮膚在白色的床單上散發著金黃色的光亮,第一次做愛便擄獲了我的心。

K將巧克力奶油塗滿我的私處,還在上頭裝飾了櫻桃,認真專注的表情宛如正在製作一個藝術品。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像甜點般美味可口,令人垂涎。以往認識的男人都只急著把愛做完,從沒遇過像K這般有耐性的男人,我在那一刻深深愛上了K。

K喜歡品嚐我的全身,「味蕾是人體最重要的器官,每一個部位的味道都不一樣」,K一邊說一邊用舌頭按摩我的身體,我像被烤熟了,全身的毛細孔爭相開放,期待K的降臨。那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吃甜點,那種甜味在舌尖跳舞的感覺,像被幸福包圍,像被K狂野的熱情淹沒。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