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NEWS
我的新書《我好,你就好》出版了!全數版稅將捐給社區獨居老人。

目前日期文章:20061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昨天忘了說,我的新書博客來新書上架,打七九折!優惠期限到11/29!

序;
我很幸運,出道沒多久就擁有固定專欄,到現在一直沒停過。由於書寫的是兩性題材,無可避免的收到許多讀者的來信,提問各種愛與性的困擾。老實說,閱讀這些來信讓我有種奇異的興奮,觀看別人發生了什麼感情糾葛,性生活出了什麼狀況,兩性專家的身份讓我得以光明正大窺看別人的隱私。
  來信千奇百怪,什麼問題都有,有的情景我也曾遇過--為愛苦,為愛痛;有的問題我看了就想笑-請問嘿咻完要怎麼收尾?這是最新的冷笑話嗎?有的讓我想罵人--妳自己要跟這麼爛的男人在一起,還敢寫信來問我怎麼辦!總之收信回信,一來一往,任憑別的作家朋友笑我與其花時間賺這種錢,不如多寫點深度的文學作品,我還是喜歡這個輕鬆有趣的工作。是的!我承認一開始只是把回信當工作,挑出我喜歡的來信,照例寫滿一張A4的回答,按時領到稿費。
直到有一天,我收到了一封受刑人的來信。
  「珈琲因小姐妳好,自入獄後,我的老婆只來看過我一次,我想請問妳……希望妳能幫幫我,期待妳的回答,謝謝!」
  老式白底紅格線的信紙上密密麻麻寫了一整頁,字跡整齊慎重,希望妳能幫幫我……期待妳的回答……我撫摸單薄無助的紙張,突然覺得鼻酸。關於愛,關於性,這麼難以啟齒的問題,這麼內心複雜的想法,不知道要向誰說起,只好寫信給一個陌生的人,期待她能提供答案……這簡直像瓶中信一樣渺茫,把心願裝進瓶子裡,放逐流水,飄向遠方,期待某天某人能看見,好悲傷的希望,說不出是樂觀還是絕望。
若不是無法可想,無人可說,誰也不願意提筆裝瓶。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我的新書上架啦!
《準備好大幹一場》
啊,18限?

沒錯!要滿18歲才可以看啊!
詳細內容可以看這裡
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348368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本來珈琲因對鐵板燒沒什麼好印象,經濟實惠的鐵板燒醬汁多半又濃又鹹,油像不用錢似的啪咚倒一堆,幾乎都在舔食醬料和油混合成的味道,吃不出食物本身的滋味,我不喜歡!而好吃又健康的鐵板燒則是貴得要命,吃一餐可以抵上我一星期的伙食費加雜費,分明是上流人士或姓趙或姓陳才能常去。

直到我去了這家位於宜蘭羅東的饗宴鐵板燒餐廳,才改變想法。
老實說,價位還是偏高,不過攤開來算,一頓下來,我吃了九道菜+一湯+甜點+咖啡+葡萄酒+果醋,八百元,嘿嘿,著實划算!這餐若在台北吃肯定要兩三千塊甚至以上!原本要加一成的服務費,因為老闆出錯菜(我點的是一千元的套餐,但主廚出成八百元的餐),所以也「撒比司」地扣掉不收,讓我賺了八十元,剛好可以買一期的壹周刊還找五塊。餐廳服務生禮貌又客氣,主廚手藝好,話又不會太多(我還滿怕喜歡聊天裝熟的先生小姐,讓我吃飯吃得很有壓力),若要說缺點,裝潢氣氛不算好,用餐環境不算安靜(因為很多是一家子大大小小一起來,小朋友多難免比較吵;另一個原因是熟客多,喜歡和服務生、主廚閒話家常),其他都滿不賴的!

由於地緣位置關係,海鮮很新鮮,用料紮實,特色是菲力牛排多吃,可以做到18吃,不過我只試了6種不同吃法,肚子就裝不下了……牛排加玫瑰鹽,牛肉被厚厚的CHEESE煎薄片包裹起來,像穿著棉被似的,牛排加紅酒調味……其他我忘了,從沙拉、生蝦冷盤、焗烤大蝦,花枝,一路吃到薄荷醬羊排,菲力,我都昏了,吃到腦袋都快融化了!只剩下味覺濃厚的感受,嘴裡滿滿的豐富氣味,完全不在乎人體外觀的突變……(我的小腹像青蛙似的鼓起,不斷挑戰弧度的極限……)

哈,這真是相當過癮的一餐,非常好吃,口味變化又多,可以立即跟主廚溝通你喜歡的作法,變換你愛吃的食材,像不愛吃魚的我,就將魚換成羊排,雖然隔壁幾位客人紛紛勸阻我,他們說這個XX魚(我總記不住魚的名字)可是難得吃到的,不是每天有,魚肉超鮮美,你不吃會後悔!看我屢屢堅定地搖頭後,我左邊的紅髮女士舔舔嘴角問我可不可以把魚讓給她!她昨天剛從澳洲旅遊回來,今天就來報到,「外國人那個菜不好吃啦!不合口味!我們中國人的菜卡讚!」紅髮女士說。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我的新書終於要出版了
目前還在編輯中
給大家看一下還沒印刷的封面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9) 人氣()


器官捐贈,生小孩和信仰宗教,哪一種讓你比較不害怕死亡?
夜裡薇依醒著,試著做選擇,如果把器官捐給別人,就算自己的心臟在陌生人的胸口健康地跳動,也不能代表我,我還是死了;不如趁死去之前懷個孩子吧,小孩是生命的延續,就像自己有部份還留著,沒有消失,但現在想懷也來不及了……而信仰,我要相信誰呢?教我怎麼相信看不見摸不著的未知?相信天堂?相信來生?薇依思索著,她必須不停地思索,不停地提問,才能把注意力從身體的疼痛轉移到渾沌的虛空,只有思考,才能讓她安定。

薇依知道自己的病不會變好之後,就決定去死了。
為什麼要等那個不知道是誰的神還是別人來干涉我的生命?為什麼不能自己選擇,自由地結束生命?因為決定了要自己決定死亡的時間,她因此能安心,忍受治療過程中身體和自尊的凌遲。
然而隨著病情愈來愈重,她逐漸失去尋死的勇氣,變得害怕死亡的到來。現在,她不敢睡,擔心一睡不醒。

一介來看薇依的時候,發現病房裡有人,一個穿著制服的女孩,側坐在薇依床前。一介止住腳步,他聽見薇依久違的笑聲。
「沒想到妳會來看我,我好開心。」薇依的聲音聽起來比往常精神。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因為心裡沒有把握怎麼做,才丟給神去做選擇,這是不想負責任的作法吧。」唯一說,一介把母親來訪的事和唯一說了,他現在什麼事都跟她說,天天期盼到安寧病房報到的日子,他發現只要在天台靜靜等候,總能和唯一碰上一面,即使有時只能說上一會兒話,他也覺得開心。
「其實我最討厭兩種人,法師和算命老師,他們老愛扮演上帝的角色,隨意干涉別人的人生。」唯一冷冷地說。
一介不贊同,正想說些什麼,突然手機鈴聲大作,唯一看一眼來電顯示,冷淡的表情瞬間轉變,臉龐像是鑲了粉紅色的邊框,柔美香甜,「喂~」唯一刻意走遠接起電話,一介突然覺得有點燥熱。
「是誰打來的?」一介忍不住問。
「同學。」唯一難得地正面回答。
「男的同學?還是女的同學?」一介追問。
「你今天怎麼這麼多問題?」唯一不悅地皺眉,「雖然人的一生是由無數個問題堆積而成,為什麼要念書?為什麼要吃飯?要上大學還是要出去工作?為什麼他不喜歡我,喜歡別人?但是,出家人就是要清心寡欲,不應該問問題。」
是啊,出家之後應該要看透一切外相,對於人生的疑問應該會愈來愈少,怎麼我反而有愈來愈多的問題?世界上真的有佛祖嗎?祂在哪裡?我為什麼這麼在意是誰打電話給唯一?為什麼出家了還要背負母親的期望?是誰說血濃於水,母親一定關心子女?一介難忍胸口的滾燙,那團火熱衝動地奔出他的喉頭。
「我不管!我就想知道誰打給妳嘛!是不是妳喜歡的人?妳喜歡他對不對?」他只有十六歲,胸口滿溢的不是佛理,是男孩的嫉妒。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這算是第一次約會嗎?應該沒有人會約在安寧病房吧。
隨侍在師父身旁,繞了病房一圈後,師父照例端坐在安寧病房特別設置的宗教室裡,為病人家屬講經解惑,確認過師父被家屬團團圍住請法,一介悄悄開溜。
事實上一介只偷溜過一次,就是遇見唯一的那天。

一介依約到安寧病房的門口去接唯一,她已經等不及,探頭探腦地往裡面瞧了。
「這裡和普通病房不同,連空氣的流動都特別安靜。」唯一說,不等一介就逕自走向前,左右張望。她穿著一件輕薄寬鬆直至膝蓋的長衫,腳下踩著七分緊身韻律褲,頭髮歪歪地紮在右耳畔,看起來就像日本雜誌裡的女孩清秀甜美,只是表情銜接不上,酷酷冷冷的。

「我可以進去看一看嗎?」
當一介正要阻止她,唯一已經好奇地推開一扇門,病房裡的老奶奶正在更換衣服,外籍看護工不知是忘了還是覺得無所謂,沒拉上隔簾,老奶奶瘦骨嶙峋的身體赤裸地半躺在白色病床上,像乾枯的珊瑚。老奶奶似乎習以為常,面無表情地看唯一一眼,後頭的一介趕緊低頭合掌,阿彌陀佛,立刻退了出來,唯一也趕緊跟出來。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