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耀眼(Dazzling」描述二十五歲的金惠子擁有一個能讓時間倒轉的神奇手錶,她用手錶回到過去,阻止了車禍,救了爸爸一命,代價是她一夜變老,成為比爸媽年紀還大的老太太。青春正茂的女孩,夢想正要起飛,卻瞬間變老,連愛慕她的男孩也無法認出她,還沒正式展開的人生忽然就到盡頭了。看起來像個悲傷的奇幻愛情劇,最後的情節轉折卻讓觀眾大感意外,感動落淚,創下高收視、高話題、高評價。

該劇巧妙地用金惠子一夜變老的情節,帶出老人家的種種問題體力有限,跟好友去唱KTV卻累得睡著,出門旅行必須帶一堆藥,走在路上不再受關注,有夢想也來不及實現……議題相當嚴肅,容易淪為說教,該劇卻做得十分高明,活潑有趣。

如果時空真能轉換,這部戲出現在台灣,在編劇提出大綱時就極為可能被打槍,連往下發展的機會都沒有(除非是少數非以營利為目的的電視台),因為就大數據和收視經驗與習慣分析顯示:老人戲會掉收視率,而本劇的最大特色是二十五歲的女主角戲份極少,真正的女主角是變老的金惠子,現年七十七歲。該劇另一特色:「回憶戲和狀態戲不少」,也容易成為箭靶,因為回憶戲和沒有推進劇情,只是講述心情、堆疊感覺的狀態戲都容易掉收視率,而且刪掉也不影響劇情。

另一部超夯韓劇「天空之城(Sky Castle)」,探討更為嚴肅的階級與升學議題,卻創下了韓國非無線(付費)電視台最高平均收視率23.779%(AGB全國),打破了「孤單又燦爛的神-鬼怪」的紀錄。這是一個什麼概念?簡單說就是一個沒有大咖、嚴肅沈重、看似小眾的劇打敗了男神孔劉主演的大眾浪漫愛情劇,夠強吧?更猛的是該劇男女主角一開始都以負面形象出現。如果時空轉換,台灣編劇提出類似的大綱,也極有可能被推翻,理由是嚴肅題材、負面主角不討喜,不會有收視率。這並非想像,相信眾多台灣編劇皆感同身受。

我們台灣電視圈是不是過於用所謂大數據或各種收視習慣分析,甚至某些分眾媒體(例如PTT)來自我束縛,限制了想像力?島嶼人民的精神應該是敢衝敢撞,過去一卡皮箱走天下的台灣人,現在最常思考的卻是什麼才是安全選項?什麼樣的戲可以保障收視率?什麼樣的創新能夠保住基本盤?

台劇的環境已經很困難了,還願意花錢拍戲的電視台、製作單位、平台都讓人敬佩!必須優先考慮安全選項可以理解,不是他們不願意創新,只是他們沒有太多資源冒險。最近公視「我們與惡的距離」創下高收視,出現不少觀眾批判的聲音為什麼其他電視台不做這樣的戲?這並不公平,公視非以營利為目的,而其他商業電視台依靠廣告收入,也就是要靠收視率(和點擊率)生存下去。於是,大家渴望求新求變,題材卻愈來愈保守,不斷參考大數據、分析收視習慣、過去的成功經驗等,然而,這樣下去,能衝破困境嗎?

環境雖艱難,但被環境困住,不是更把自己推進寒冬嗎?大數據無法分析人類的感情,想活下去,就必須不斷進化,不斷改變,跑在觀眾前面,因為成功的秘訣就是忘掉成功,持續創新,內容產業尤其如此。管理大師彼得杜拉克曾說:「企業最重要的策略就是要拋棄昨日。」這句話用在台灣電視圈也適用。

文/咖啡因,本文原載於聯合報好評 https://stars.udn.com/star/story/10093/3778971?fb_comment_id=2086126461504611_2087147591402498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