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篇是我在自由時報的專欄,隔了好幾年之後。

作家的第一本書通常都是寫自己,第二本還可能寫自己,

但第三本之後,沒那麼多自己的故事了,就開始寫身邊的人。

因為之前專欄寫太多,總是會針對邀約的媒體去寫,寫著寫著,變得不愛寫自己的事了。

一來自己也沒那麼多愛情故事好寫,二來避免別人一直問我寫的是真的嗎?

隔了很多年,我又開始寫自己的愛情,

不過這次不同,不是寫女人面對愛情的無奈,而是寫身邊小小的幸福。

希望你也能幸福。

...................................................................................

和老公在一起之後,我大膽的採用了新的戀愛法,學會了任性。

老公常說我任性,我每次聽到都很開心。

在男人面前毫不任性,只會講道理的女人,得不到男人真正的愛。


在老公面前,我非常幼稚,把手錶戴在腳上,跟他搶吃一個布丁,開車出去的時候沿途拍他的側臉,生氣的話就趁他睡著,用筆在他身上畫小豬。

其實,我的任性是被老公教出來的。

過去我是個特別理智的女人,在男朋友吃醋的時候還能冷靜的吃完飯再處理,

生氣的時候不吵架,安靜的等他發完脾氣,

回到家還能寫封Email指出他的邏輯謬誤。

我總是用頭腦談戀愛,扮演著體貼懂事的那一方,結果慘敗。

和老公在一起的時候,我已經對愛情不抱什麼希望了,

便大膽選擇了新的戀愛法,遇到問題,自暴自棄,任由著脾氣蔓延,

想生氣就生氣,不耐煩就走開,覺得沮喪就哭出來……

我已經累了,不想扮演男人眼中完美的女人。

即使因為我脾氣不好、很難相處而分手,我也認了,

反正原本就不抱持希望,失去了也就算了。


有次發完脾氣,我想這下一定完蛋了,他絕對受不了我,沒想到帶來驚喜。

「妳可以稍微失控一下沒關係。」他沒有這樣說,但他的眼神流露出這種氣息,鼓勵著我。

或許是我平日很冷靜,在他面前的失控讓他覺得有趣,

或是……我的任性反而使他感受到在我心中特別的地位,

又或者我任性的舉止讓他發現不管外表多強悍,工作多能幹,

骨子裡我仍是個活生生、有弱點的人,而且是女人。


於是我發現,原來男人要的不是講道理的女人,

而是「某些時候」不講道理的女人。

例如和他私下相處的時候、討論吃醋問題的時候、想見他的時候……

如何掌握什麼時刻是「某些時候」才是一種理性的判斷。


任性比講道理簡單多了,不必思考太多,

想親他就主動上前一步,懷疑他喜歡上別人就問他,

覺得他讓妳受委屈了就說出來,

我想能夠接受這麼真的妳,才是真的愛。


咖啡因結論:理智的挑男人,任性的去愛。


(本文原載於自由時報專欄,歡迎轉載,請註明作者係我,不然我咬你!)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