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騙我!你不是說過我有得治,為什麼這次我又愛上不該愛的男人?」李星衝進來,不顧催眠椅上還有其他的病人,便對著昂吼叫。
「妳先出去等一下。」昂嘆口氣,當了幾年的臨床催眠治療師,李星是他遇過最棘手的病人。
「我不要等!我要你現在就幫我催眠,我不要再愛任何人了……」李星突然歇斯底里地哭了起來,一身性感的打扮,卻像小女孩耍賴坐在地上,哭得淅瀝嘩啦,墨黑的眼線、睫毛膏糊成一片汪洋。。

「老師,我先出去好了,你先治療她吧。」老太太離開催眠椅,她才剛閉上眼,這奇怪的女孩就跑進來,情緒顯然已經失控。老太太好心地自動退讓,開了門出去。

「病人都被妳嚇跑了。」昂責怪道。
「我不管,你這次不能再騙我,一定要把我治好。」李星急忙爬上催眠椅,閉起眼睛,長而密的睫毛卻微微顫抖。昂走近,看見李星整個人都在發抖,又來了,跟那次一樣。

昂初次見到李星便被她的美麗吸引,他還記得李星開口的第一句話,「我總是愛上爛男人,這有得救嗎?」當時她的手臂上、大腿上盡是香菸燙傷的疤痕,「我男友搞的。」李星解釋。

前兩次的療程並不順利,李星一直沒辦法進入催眠狀態,但她還是持續預約,「我喜歡跟你聊天,挺有趣的。」李星的大眼睛勾魂似地看著昂。
「老師啊你得小心,那女孩是有名的公共汽車,換男友比換衣服還快,沒有男人可以抗拒她。」診療中心的女助理提醒昂。

昂自認是個專業人士,卻老是想起李星,尤其在她第一次成功被昂催眠之後,她纖麗嬌俏的身影更是常駐在他心上。
他還記得那天李星穿著黑色的洋裝,恰恰顯出她窈窕的身型,臉上仍化著濃厚的彩妝,卻掛著八歲小女孩的神情,「爸爸喝醉了,一直打我,說我不乖,把我推……推倒……」李星的話蘸滿淚水,美麗的臉龐無辜茫然。

漂亮的李星八歲時被酒醉的父親性侵害,十五歲時又被同學強暴,她開始憎恨自己的美貌。

長大後李星害怕去愛,卻又極易陷入愛情的陷阱,老是愛上有婦之夫,或是黑道流氓,李星不在乎男人的外貌或金錢,她只求被愛,被呵護;男人卻只愛她美麗的身體。幾次錯誤的愛之後,李星變得自暴自棄,從一個臂彎流浪到另一個臂彎,靠不到岸。

也許從記憶回溯,見到八歲的李星那一刻,昂便愛上了李星。他看見李星刻意成熟裝扮的背後,那個單純小女孩的模樣。他回想起在美國唸書時見到的甜橙果園,滿園的橙皮發散金黃色閃耀光彩,他摘下的第一顆甜橙美味多汁。也許李星原本有個美麗燦爛的人生,卻因為過早被摘離枝頭,變成了枯萎的橙。

昂曾想過要解救李星,但是每次的療程似乎沒有讓李星變好,反而讓他變糟。他多瞭解李星一些,便多愛她一些,那股想要憐惜她,保護她的想法愈來愈強,有次他甚至差點忘了自己的專業,衝動地想伸手擁抱她。

後來李星再也沒出現,像風一樣消失,沒有原因。
「老師,她一定又交了新男友,跟男人跑啦。」女助理要昂別擔心,卻不知她的安慰才讓昂擔憂。
果然李星今天又出現了!「你騙我!為什麼這次我又愛上不該愛的男人?」
李星的開場白讓昂全身上下緊繃,他嫉妒那個被李星愛著的男人。

「對不起,我無法再為妳治療。」昂坦承,面對李星他早已喪失了專業的態度。
「你不理我了?」李星突然放聲大哭,昂見狀再控制不住,伸手擁住她。
「不,我……我愛上妳了。」昂承認,天啊,他竟愛上了自己的病人。
「真的嗎?我還以為是我自作多情……」出乎意料,李星竟破涕為笑。
「妳說什麼?」昂忽然明白李星的話,原來李星愛上的「不該愛的男人」是他?
「真的嗎?妳愛上我?」昂焦急地探問,只見李星紅通通的臉蛋像個初嚐愛情滋味的少女,害羞又無助。

昂想起那個灑滿陽光的甜橙果園,瀰漫著快樂又光明的甜蜜氣味。他擁著李星,早熟的甜橙更需要陽光,有機會他要帶李星去看看。

(本文原載於XPLUS-ME愛美麗雜誌,免費閱覽XPLUS數位雜誌,請到http://www.xplus.com.cn)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