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沒有一種戀愛,沒有開始,也不會結束?

望在L.A.進修,每年只有暑假有時間回台灣。這年他回來剛好遇上了風靡全台的Hello Kitty風暴,某速食店推出可愛的Hello Kitty玩偶,大家爭相排隊搶購,每天只售一種款式,得連續排六天才能買齊整套。

閒著沒事的望幫著朋友排隊,在漫長的等待中認識了婷。小望七歲的婷還是個小女生,兩人一起等待隊伍前進,相約隔天再來排隊。

「最後一天離開的時候,突然有個人衝過來攔住我的車!跟我要電話。」那是婷,「之後她常約我出來,我只當她是放暑假的小女生,需要人陪伴玩耍,也沒想太多。」望回憶道。

望是一個稱職的玩伴,陪著婷上山下海,兩人有說不完的話題。
回L.A.的前一天,兩人照例出外遊玩,傍晚望開車送婷回家,窗外下起雨。望覺得怪異,為何剛才一路嘰嘰喳喳的小女生突然不說話了……沒想到一轉過頭去,看見婷在掉淚。
「你能不能不回去?」小女生哽咽地請求。
「我回L.A這件事是必然的,回台灣這件事才是偶然。」望微笑解釋。
「那你回去美國會不會就不見了?」婷的眼中充滿恐懼。
「為什麼要不見?」望笑著問。
「躲我啊!怕我纏著你……」
「傻丫頭!有什麼好躲的。」望輕揉婷的頭,他不是不懂,但假裝不懂。婷對她來說只是個小女生,單純可愛,卻不是他心上的人。

望早在自己心中劃下一道界線,再多的付出與感動也不能逾越,因為那不是愛的本質。

回L.A.之後,婷和他幾乎每天通電話,她非要等到望的電話,否則不睡。「她是那麼單純天真,對生命充滿熱情,我捨不得傷她。」婷自以為展開了畢生的初戀,卻不知道望只是不忍心戳破她的美夢。
「我不想愛她,只想當她身邊一直陪伴的人。」好比薰衣草的氣味,微微香氣不侵蝕入心,不煽動也不心驚,讓人舒緩平靜,靜靜陪伴,等待她入眠。望扮演起婷自以為是的情人,但他心中謹守著薰衣草的位置,絕不跨越界限。

兩年以後,婷到美國來找他。
「有一個男孩對我很好,我想跟你分手。」婷愧疚地說。
Go ahead!望笑著祝福。

那是分手嗎?戀愛根本沒有開始。
沒有開始嗎?那在婷心底流動的溫柔情意是什麼?
望不去想,他只希望婷能幸福,新的男孩可以真的愛她,珍惜她。

可惜沒有,婷的新男友想騙取的只是一個女孩真誠的身體,不要真誠的愛。婷很受傷,開始自暴自棄,自殘輕生,有了憂鬱症的傾向……「曾經被我小心翼翼珍視保護的女孩,卻被另一個男孩糟蹋。」那一年的暑假,望回台灣的時候,帶婷去找心理醫生。

在望的細心照顧下,婷的病情慢慢好轉。在回美國的前一天晚上,望送她回家,婷卻不想下車。她想要望的擁抱,像戀人般真切的擁抱,言語的照顧和愛護已經不能滿足她,她對望的愛需要抒發,「我希望和你之間,不要有遺憾。」
「就因為不要有遺憾,妳現在就下車,乖乖回家……」望理智地說。

後來的暑假,望沒有再回到台灣,聽說婷交了新的男友,過得很幸福。

故事沒有結束,在婷幸福的時刻,望認識了新的女孩,他對晴一見鍾情。
這是望愛情的開始,卻不是晴的。
美麗的晴身邊圍繞著許多追求者,望不在乎,他自覺胸膛熱烈的愛可以打敗所有的對手。他送花,送禮物,急切地展現自己所能付出的方式。

「我也許喜歡你對待我的方式,卻不喜歡你。」晴殘忍地坦白。
「沒關係,我願意等待。」望堅定地說。
兩年過去了,望並不知道他和晴有沒有開始?何時會結束?
他對她好,她享受他的好,但不承諾,也不拒絕。愛意在曖昧不明中滋長,望對晴愈來愈難捨。

「我最近上網買了一顆星星,以她的名字命名。」望仍痴心地等待,像一株薰衣草,靜默地陪伴晴的安睡。

薰衣草其實由兩種化學成分組成,陰性的酯類和陽性單帖醇,前者讓人平靜心安,執著守候;後者卻溫熱激勵,讓人想重新出發。
並不是每個女孩對薰衣草的氣味都有同樣的反應,望的守候也許讓婷心安平靜,卻使得晴騷動,想要離開。

有一種愛,沒有開始所以不會結束;也有一種愛,註定永遠等待,而在開始等待的剎那,也許早已結束。

(本文原載於XPLUS-ME愛美麗雜誌,免費閱覽XPLUS數位雜誌,請到http://www.xplus.com.cn)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