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曾經懷疑甜點設計師都是性變態!我遇上過一個,算不上變態,但絕對是到邊緣的尺度了。

他曾把焦糖糖絲像絲線一樣灑在我的身上,灼熱的糖漿被拋至空氣中,緩緩降落在我冰冷的裸體上,凝結如蠶絲,閃著半透明的黃褐色亮光。他竟像享用蛋糕那樣,在我身上舔食了起來,「真好吃」,他滿足地讚嘆。他的舌頭如天鵝絨般光滑溫暖,在我身體上划游,這是我第一次和法式味蕾相遇。

他叫K,跟一般的甜點師傅不同,他從法國回來,「我到法國本來是要念藝術的,但是太窮了,只好在甜點店打工,沒想到藝術沒念成,甜點倒是做得不錯。」K笑著說。當時我迷上《西洋古董洋果子店》,那是一齣講四個帥哥開甜點店的日劇,我很想遇到像藤木直人那樣帥氣的甜點設計師,便在城市裡四處發掘甜點店,於是遇上了K。他做的舒芙里(Soufflé)令人驚豔,表面漂亮聳立,呈現美味的金黃色澤,他的身體也是,刻意曬成的古銅色皮膚在白色的床單上散發著金黃色的光亮,第一次做愛便擄獲了我的心。

K將巧克力奶油塗滿我的私處,還在上頭裝飾了櫻桃,認真專注的表情宛如正在製作一個藝術品。那是我第一次覺得自己像甜點般美味可口,令人垂涎。以往認識的男人都只急著把愛做完,從沒遇過像K這般有耐性的男人,我在那一刻深深愛上了K。

K喜歡品嚐我的全身,「味蕾是人體最重要的器官,每一個部位的味道都不一樣」,K一邊說一邊用舌頭按摩我的身體,我像被烤熟了,全身的毛細孔爭相開放,期待K的降臨。那一段時間,我幾乎每天都吃甜點,那種甜味在舌尖跳舞的感覺,像被幸福包圍,像被K狂野的熱情淹沒。

不料K對甜點的熱愛卻變成我們分手的導火線。
我發現他喜歡用舌頭做愛,總是把甜點的材料灑在我身上,奶油、蜂蜜、巧克力、焦糖、核桃……一邊享用一邊挑逗我。
「我們能不能正常一點做愛?」有天我忍不住問K。
「這樣不好嗎?妳不是覺得很狂野放縱?」K疑惑。
「但我不是你的盤子啊!你究竟在品嚐我,還是甜點?」我生氣地質問。
「好吧好吧,下次我們不用舌頭,像正常人那樣做一次吧。」K只好答應。

沒想到不使用味蕾當前戲,K完全興奮不起來,我們試了幾次,他竟軟趴趴地趴在床上,委屈地哭了起來。
「這也算是職業病的一種吧,不知道能不能申請職業傷害賠償?」我溫柔地安慰他。

(本文原載於XPLUS-ME愛美麗雜誌,免費閱覽XPLUS數位雜誌,請到http://www.xplus.com.cn)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