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0年輕無知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事…》
年輕無知其實也不是什麼壞事,至少日子過得比較有趣。
出了社會工作之後,我很快地適應了新的生活方式,忙碌的工作佔去生活的大半時間,感覺日子過得很充實,每天被塞得滿滿的,忽然停下來的時候,莫名其妙地覺得人生無趣。

我跟桑之間一直保持著緊密的聯繫,桑大學重考,晚了我一年,又簽了三年兵役,對我已經開始工作的日子非常好奇。那年春天剛到的時候,桑原本高大的身材,鍛鍊得結實而健壯,頭髮理得短短的,笑起來多了一點點保留,看起來比高中時代成熟了許多。

當我們長大之後,會不會改變?
我跟桑以前就常常討論這個問題,長大之後的世界,想必更加炫麗美妙,我們之間的關係,不知道是不是也會更加美妙…

認真地回想起來,那天春天會發生事情,也不是忽然的驟變,若要詳細追討原因,應該是從冬天還很冷的時候就開始緩緩慢慢發酵的…。
那年聖誕夜,我和桑一起度過,確切地說,我們過的不是聖誕夜,是聖誕夜隔天的第二個夜,25日晚上。24日的晚上桑照例跟他的現任女朋友一起度過,而我,在排隊等候的名單中挑選了一個還算有趣的男人一起過。我們如同往常,錯過了共度聖誕的機會,卻破例約了隔夜。

聖誕夜過後,市政府廣場的人變少了,高聳的聖誕樹雖然還是很美,但略顯得寂寞。我和桑玩了一整包仙女棒,買了一閃一閃的聖誕帽,我們把聖誕的歡樂氣氛延長了,整個晚上笑著叫著,大聲唱歌,冷颼颼的空氣裡騎著車到處亂晃,到處喊叫跟路人說聖誕快樂。

那天晚上桑在我家過夜,只喝了一瓶啤酒就掛在椅子上。他的酒量向來很差,多年來都沒有進步。面對他那龐大的身軀我全無移動的打算,太費力了,我幫他披蓋了一條棉被便進房間去睡了。夜裡被桑小聲喚醒,他問我可不可以鑽進被窩裡睡,外頭冷。
我們倆像以往在他淡水小房間時那樣,分享著一床棉被,窩近桑溫熱的身軀,我很快地入睡。不知睡了多久,覺得有什麼東西一直在搔撫我的臉,好癢,我睜開眼睛,看見一隻大手的特寫。桑你別吵啊,我還想睡。昏昏沉沉之際,又感覺到有什麼暖暖溫溫的東西斷斷續續地碰觸我光裸的小腿,那圈暖熱的感覺居然還會移動,從小腿肚兒順延至腳底板,桑,你別鬧了!我還想睡嘛!我起身坐了起來,拉開被子,看見桑睜亮著少年時代無辜的眼睛。
我睡不著嘛,妳陪我聊天啦,好不好?
看我微慍的表情,桑又柔聲說,拜託啦〜好不好〜
好啦好啦,真被你打敗,怎麼會睡不著呢?剛睡得跟豬一樣,叫都叫不醒。
我也不知道,過來〜桑拍拍枕頭,立起來,放在他旁邊,喚我坐好,我半躺半臥在桑的懷邊,你要聊什麼天啊?
妳會不會覺得生命過得真快,一點兒都沒辦法留住?
出乎我的意料,桑問我一個很嚴肅的問題。
怎麼了啊你?跟女朋友吵架啊?
沒有啊,我最近老是覺得生命好短暫,時間過得太快,來不及掌握。
呵,我輕笑起來,半夜裡討論這種問題,真是的…
別笑我啦,我最近也不知道為什麼…愈想愈多,想好多事,過去的事,未來的…就是不想現在。
桑輕輕推開我,站了起來,到門邊他的外套口袋裡摸索了半天,燃起了一根香菸,黑沉沉的眼睛和執菸的姿態都有一點兒陌生。

妳不覺得嗎?生命真是個濫遊戲,你追求努力了半天,身邊卻充滿了你不想要的…垃圾。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