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會點頭跟綠交往,並不是什麼意外的事,卻也不是意料中的事。有了男朋友之後,我跟桑之間的聯絡又更疏了。那天我跟綠剛看完午夜場的電影,回到家,卻看到桑高高的身影佇立在我家門口。
他是誰?綠問我。
我也不知哪來的不對勁兒,輕輕地就把桑跟我的關係推得遠遠的,一個高中同學,在當兵,很久沒見了。
綠沒再問什麼,親了親我的臉頰就先走了。

他是誰?桑問我。
我的新男朋友。
桑黑沉沉的眼,瞬間別了開去,沒再說什麼,跟著我進了門。
怎麼這麼晚過來,不打個電話?我問。
我打過了,妳關機。
喔,剛才看電影,所以關了機。
桑脫下外套掛在門邊,逕自走到飲水機前倒了水喝。
等很久了嗎?
還好…桑坐了下來,點起了煙。
屋子裡像是有愈來愈多黑壓壓的空氣從地板上冒出來,停滯著不肯流動,讓人很難輕鬆地吸氣吐氣。

你放假啊?今天放的嗎?我努力找話題。
昨天,桑說。
說實話,這場面實在有點詭異,有種像是尷尬的情緒在流動吧,奇怪,為什麼面對桑我會尷尬呢?我正在思考這個問題,桑說話了。
我和她分手了。
喔哦~出事了嗎?難怪你跑來找我…我心想。
不是好端端的嗎,怎麼會忽然分手了呢?吵架啦?也沒聽你說起…我問桑。
桑像是沒有聽到我的問話,自顧自地抽著菸,也不看我。
看來的確不妙,他可能很難過,才會這樣,這也難怪~他的女朋友是個大波霸。
真的沒有挽回的餘地嗎?你要不要再找她談談?我追問。

桑還是沒有搭理我,不回答我的問話,也沒有瞄我一眼,怎麼會這樣哩?桑一向話多,失戀的時候他不但愛拉著我說話,更愛罵人,罵女朋友,罵女人,罵政客,什麼都罵!看來這次相當嚴重…
我仔細地看桑,他一直抽菸點菸沒停過,拿著煙的手曬得黝黑,手臂的青筋很明顯地浮起,眉頭壓得低低的,原本黑亮的眼睛像是蒙上一層灰塵,霧霧濛濛的。他穿著白色合身的短袖T恤,手臂的肌肉結實強壯,胸膛厚實地鼓起,牛仔褲下的一雙腿長長地交錯,我的桑~我認識的桑,那個善良率直的大個子,已經長成了一個混合了男孩純真和男人成熟的魅力男子。

我向他靠近,抓起他的大手,我的好朋友,我最親愛的桑,不要難過,如同往常,如同過去我們共同經歷的許多次一樣,這樣的心情總會過去的,我柔聲開口,桑~
他轉過頭來,竟是滿眶淚,緊抓住我的手,睜大眼睛望著我,淚水瞬間溢出眼眶…
為什麼?為什麼?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妳告訴我為什麼…為什麼我們不能在一起?
桑沙啞哽咽的聲音穿過我的耳朵,越過眼睛,穿透皮膚,爬過腳底,字字擊在我心窩上。
怎麼會這樣…
桑哭得像個孩子,緊緊地抓住我的手,像那手是臍帶似的,是我跟他唯一的聯繫。

乖~我的桑,別哭,看你哭我也好難過…
我輕拍他的背,卻被他帶進懷裡,桑強壯的臂膀圈圍著我,像被窩一樣溫暖,呵…這是我好多年以前曾幻想過的港灣。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