綠第一次在我家過夜是個雨天,星期六。
我們像往常的週末一樣約會看電影,吃好餐廳,我照例穿戴整齊,把自己收拾得乾淨美麗,綠喜歡女人花心思打扮。那天的雨下得真大,雨水淅瀝嘩啦沒命地墜,街上的行人不多,偶爾路過的行人表情冷峻,好像都氣這雨下得太不公道,好不容易放個假,卻沒個好天氣。看大雨直落我倒開心,待會兒看完電影可以早點回家,反正下著大雨也不能去看什麼夜景。

今天是桑放假的日子,他大約九點半會到台北。進電影院以前我跟桑通過電話,約好我看完電影回到家之後給他打電話。桑有段時間沒放假了,不知道他有沒有變得更黑一些。
我的思緒已經習慣了在兩個男人之間任意切換,看著身邊的綠,我可以想著桑的笑臉還有結實的肩膀,我很想…卻很難…憎惡自己,的無情。
還是該恨自己多情?這個問題我不去想它已經一段時間了,在桑和綠之間我找不到答案,索性不負責任地拋給時間,讓時間去做選擇吧,我常常需要這樣說服自己。

看完電影果真如我所揣測,在我乾咳了幾下之後,綠很快地把我送回家,在晚安吻道別過後,綠突然改變主意,說要上樓陪我。
綠的眼神是那麼深情真摯,令人很難拒絕,我心裡其實清楚上樓之後絕對不是只有互相陪伴,盤算著時間,在猶豫的當下,綠接過我的鑰匙開了門。

輕吻,擁抱,熱吻,撫摸,綠按步驟熟練地一件一件解下我的衣服,縱有千萬個顧慮,也在綠洶湧熱情的愛意裡淹沒了。
但是我沒忘記桑,桑在等我的電話。

我想著怎樣可以早點把綠打發走呢?高潮,男人最想要的,女人的高潮。
我醞釀著待會兒要怎麼假裝,兩手更使勁兒緊緊地抱住綠,不同於往常的熱烈回應激勵著綠,吻更熱了,愛撫更深,很快地我就抓到機會呼喊出聲。
異於往常的激情氣氛讓綠又想再來一次,我推說腳麻了,離開床上。

接下去怎麼辦呢?好像有點弄巧成拙。
其實我根本沒有感受到任何高潮,這愛,像是不得不做。

休息一下好嗎?有點累了,我鼓起勇氣說出口。
體貼的綠對我微笑,拉我回床上去,按摩著我的腳。
是這裡嗎?這裡麻嗎?這樣有沒有好一點?綠一邊溫柔地摩搓著我的腳,一邊溫柔地問。
我忽然發現,綠低聲說情話的時候,其實跟桑有一點兒像。

我想洗個澡,你要不要回去了,晚了,你媽會擔心。
我今天不要回家,我要住在妳這兒。
綠笑著,忽然說出嚇了我一跳的話,我真怕我的表情因為過度驚嚇而洩密。
住我這兒…不好吧?嗯…你媽會擔心的。
我今天出來時早跟家裡報備過了,妳才不用擔心呢~怎麼了?不歡迎我?
沒有啊…我一說出來就知道完蛋了,講錯了,不該這樣回答。

還好這時候電話響了,我趕緊接起電話。
喂~嗯…回來了,剛剛回來的,我男朋友在我家。
是桑,我暗示他我現在的處境。
他什麼時候要回去啊?上去好久了…桑幽幽地說著。
你在哪裡?
我在你家樓下,我剛剛有看見你們回來。

是誰啊?綠問我。

我晚一點再打給你,好不好?我跟桑說。
不好,你叫他趕快回家,桑鬧著脾氣。
那就這樣,晚點再聊囉,我怕穿幫,不管桑仍有話要講,就把電話掛掉了。

是哪個人啊?那麼晚了,綠問我。
我同學啦,想找我聊天。

綠靠了過來,抱住了我。
我輕輕推開他,說我先去洗澡。
電話又響了起來,我急步走去接了起來。
沒有聲音,沒有人說話,只聽見嘩啦啦雨聲。
我知道是桑。
我的眼淚在眼眶裡來來回回,桑你回去吧,春寒料峭,外面雨大,你趕快回家吧,我不知道『他』什麼時候會走,不要這樣吧,我明天再給你打電話,我在心裡呼喊著,桑!你有沒有聽到?

像是回應我心裡的吶喊,電話裡的人說話了,
我不要回去,我會等,我會在樓下一直等妳。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全站熱搜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