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和綠最後還是分手了,不是因為桑,是為了一個爆笑的理由。
後來桑也交了新的女朋友,工作認識的,聽說很可愛。

但是她真的很任性,快受不了了…桑從剛剛見面時就一直跟我抱怨。
她太不懂事了,愛花錢愛玩樂,又不好好工作。為了出國玩跑去借錢,好不容易花了半年時間幫她把之前積欠的信用卡都還掉,現在又刷了一大堆!一點自制力都沒有…又不想去找工作,講也講不聽…
桑的女朋友聽起來像是個壞蛋,好熟悉的劇情啊…怎麼桑的女朋友聽起來個個都像是壞蛋?

這只能說是你自己賤,怨不得別的女人,我很誠實地告訴桑。
桑聽了笑了起來,哈,妳這傢伙,怎麼這樣講話…
那也沒辦法,桑,我想這已經是很中肯的結論了,你回想看看,你交的每個女朋友是不是每個都是任性嬌蠻?呵~一個願打一個願挨,沒什麼好抱怨的。

桑笑得更大聲了,對啊,他應和,妳說的好像有道理,我總是跟這樣的女生在一起。
對吧?所以說,這樣的女人吸引你,是你自己天生賤骨頭。
我放肆地表達我的意見,在桑面前,一向不需要掩飾什麼,像年輕的高中時代一樣。

對了,妳的新男朋友怎麼樣?桑問起我最近的戀情。
還不就是這樣,男人都差不多啦,我笑笑帶過。
怎麼會呢?每個男人都不一樣,妳啊,還是要小心啦,睜大眼睛看清楚好不好,不要糊裡糊塗就被男人騙去了…妳也不小了,該好好選個對象安定下來,別教我為妳擔心。
哎唷~你當我是笨蛋啊~這麼容易騙啊?我愛嬌地回嘴,桑有時滿愛唸我的,倒像是我老爸,不像朋友。

如果順利,我可能明年就結婚了,桑突然宣佈他的新計劃。
喔…那很好啊~隔著長長的桌子,我瞬時沒辦法看清楚桑的表情。

現在,我已經不會去想我到底還是不是桑心目中重要的人了,我也不想問桑我是否曾經是他最重要的人。
然而,每年的三月二十一日,我還是會把這天空下來,這天是要留給桑的。這一天,我只想桑,專心想他,從高中時代的記憶開始回溯,花朵、數學補考、地下道、香菸、機車、淡水、聖誕節、九份、相簿、親吻、笑容…十年了,我們有太多回憶,太多過去,花一整天的時間好像也想不完呢~

我跟桑之間,像兩個同心圓,互相緊靠,卻沒太多交集。
過去的深情纏綿也許愈來愈淡愈來愈遠,但是我始終有一種強烈的預感,我知道,也許桑也知道,我們離不開彼此。

(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