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實我第一次也覺得很奇怪,後來想想覺得好朋友上床是最好不過的了,
既安全又可靠,充分實踐好朋友互助互信的精神。


直到他走出我家大門,我還沒辦法完全清醒。真沒想到我的好朋友有這樣奇怪的嗜好。

很久不見的好朋友昨晚來找我吃飯,他的女友出差去了,大概無聊吧,我們聊得比平常多,他也沒像往常一樣一直看錶。吃完飯後他提議到公園走走,好啊好啊,我家樓下的公園很小,但在台北來說,勉強還算是個公園,踏進公園以前,他說可不可以到我家來上廁所。

我有兩個男朋友都是因為來我家借廁所,才變成男朋友的,所以我對借廁所這件事有著比平常人更多的顧慮。但是這次我有室友,應該沒有問題。

原本要逛公園的我們後來看起了室友租回來的VCD,不大好看,說實在的,我們兩個人在看了一大段之後才互相坦白,於是我們撇下了劇情,開始聊天。

我的好朋友是一個高高瘦瘦,斯文長相卻黝黑的男人,他說起女友出差的寂寞;我的男友也因為調職的關係,剛剛去了國外,大概因為心境類似,加上那齣難看影片太煽情的關係,我們的話題開始圍繞起伴侶和出軌。

他說他其實很寂寞,因為不習慣女友不在身邊,往常都是兩三天見一次面的,而最近,因為女友常出差,所以很寂寞,忍不住出軌。我告訴他男友說過,男人出軌,往往在射精完的那一剎那,就後悔了,我問他是嗎?

他說是吧,像昨天他就會後悔了,怎麼了?我好奇問他。
他說他昨天跟一個好朋友上床了。
怎麼發生的呢?從沒有這樣經驗的我聽了十分驚訝,急著追問。
很自然吧,他說,就像約出來吃飯一樣。妳的室友睡著了嗎?我們這樣聊天會不會太大聲吵醒她?他問我。
應該還沒睡吧,燈還亮著呢,告訴我,你覺得你以後見到她會不會尷尬?還是上過床後就不再見她了呢? 我問他。

他說,依照過去的經驗,通常見第一次會有點怪怪的,後來就不會了。
是嗎?這麼說來你有跟好朋友上床的習慣囉?
嗯,算是吧,我有過幾次這樣的經驗。
對方有男朋友嗎?或是結了婚?
那不重要吧,大家都是彼此需要,不干涉感情的。
如果不牽涉感情,為什麼不去找一夜情,或是召妓呢?我實在太好奇了,一句接著一句問。

一夜情說真的我不敢,太危險了,會遇到什麼樣的人你根本不知道,說不定對方糾纏不休,或是身染愛滋。職業的我找過,但是最近經濟不景氣,實在不划算!

我想我年紀可能大了,他說的話讓我好驚訝,一點都不在我的經驗範圍內。

好朋友的好處是彼此熟悉,只要是有需要,都可以幫忙,他繼續說,我就認識一對朋友,他們當彼此的性伴侶很多年了,配合得很好,相處得很愉快。
後來他們有在一起嗎?我一說出來就知道問了一個傻問題,他們不會在一起的,他們只是好朋友。
當然沒有!他們彼此都有要好的男女朋友啊。其實有男朋友的女人最好,偷吃之後一定擦嘴,絕不張揚,不容易出問題。不像有些女人…妳脖子痛是嗎?看妳邊講話邊捏脖子。
是啊,職業病,電腦打太久了。
我幫你按一按吧,我可是高手喔。

不知道是不是話題過於敏感的關係,我老覺得在我脖子、肩膀落下的手,過於溫柔,跟平常稱兄道弟時不大一樣。

其實我第一次也覺得很奇怪,後來想想覺得好朋友上床是最好不過的了,既安全又可靠,充分實踐好朋友互助互信的精神,我的好朋友拾起剛才掉落的話題,一邊幫我按摩,我有點接不上腔,只覺得脖子肩膀,好熱好熱,還有腰…

呵〜妳很怕癢是不是?看妳身體一直縮。
是嗎?好像吧,我覺得他的手燙燙的,碰在我的腰間,燙得讓人蜷曲。
這邊也怕癢啊?妳真誇張,這樣可以嗎?舒不舒服?
很舒服,我回答他,你真有耐心,我男友說要幫我按摩都是捏兩下就喊手酸了,你真有耐心,好舒服喔…

我感覺背後的熱浪愈來愈近,有一刻,我幾乎感覺到他赤裸火熱的胸膛即將貼上我光滑的後背,一種陌生的熱氣源源不斷地逼近,讓我想靠近卻又不能動彈。

VCD忽然停住了,片子播完了,我站起來關掉電視,拿出光碟片。
啊,快兩點了,我該走了,他站起來收拾背包。
改天妳女朋友回來再一起吃飯吧,我笑著說。
好啊好啊,沒有問題,打電話給我,我先走囉。

送他走出家門,我有點恍惚,一下子沒有辦法清醒過來。男朋友才走沒幾天天,我也未免想太多了,他純粹只是看我脖子酸痛幫我按摩吧,沒有貼上我,也沒有赤裸著身子。

我洗了澡上床睡覺,整夜竟是春夢連連。

一直到今天晚上,男友都沒有打電話來,我一個人,喝掉了一瓶紅酒,這樣可能會睡得好一點吧。而明天,我不確定我是不是該打電話給他。我是說男友,不是說可以上床的好朋友。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