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不知道他這麼會做愛》
劇情總是在最後一分鐘急轉直下,與他做愛的感覺也是一樣。起初的味道溫順宜人,他的撫觸柔美,他的親吻淡雅,如他說話的口氣。他總輕輕地來回撫摸我的頸項,輕輕地啃食我的耳朵,我幾次忍不住在這樣舒服馨香的氣氛中睡去。

沒有睡去的時候,我們會把愛做完。他的前戲舒適雅緻,就連進入我的身體時的姿勢與角度也是溫溫恬恬,那種沉醉是我這輩子體驗過最極致的舒坦,我有次就是在這樣的時刻墜入夢鄉。然而當他完全進入,卻從冰點竄升到沸點,全身的毛孔有如水龍頭失控,一開到底,徹底完全流洩沖激,一刻也無法停下,灼熱的感覺奔流四竄,全身的器官著火燃燒,瞬間從指尖酥麻到腳尖…忍不住想呼喊他。

剛認識他的時候不知道他這麼會做愛。
做一次愛花去了多久時間?我不知道,也不想爬起來看時鐘,眼皮已經昏沉,身體已經打烊,在做愛的高潮後睡去是我對自己努力工作的最大獎勵。

他習慣趴著睡,壓著枕頭,把臀部朝向天花板,不喜歡面對他的背部,我也只好翻過身去,擁抱我的絨毛娃娃。
這始終是種遺憾,戀人的遺憾,男人很難體會的遺憾。
女人總是希望能收到花束,接到晚安前的問候電話,一起牽手散步,讓男人幫你打傘提皮包,在情人節吃大餐,記得她的生日,在掛電話前說我愛你,買情人對戒,做愛後相擁而睡…這些俗套又無聊的舉動,在女人心中有一長串明細,每完成一項,就多了一分幸福。
不能在做愛後相擁睡去,成了我永遠無法完成的高難度項目。

我跟他說過,你身上應該掛個『特種營業』的牌子,上面註明專談光怪陸離的高難度戀愛,把那些普通的戀愛交給專談普通戀愛的普通男人。
他用他低沉渾厚,極富磁性的嗓音沉沉地說,我也是普通男人。

他的聲音是我喜歡他的一個重要原因,低低的厚實聲音從嗓子發出的時候,會讓四周的空氣振動,產生共鳴,尤其在做愛的時候,特別迷人,極具感染力。我沒有見過一個男人這麼會呻吟,不像女人嚶嚶的嬌吟,他的口中會在興奮的時刻逸出醉人的聲響,很像風的歌唱,也像春天的腳步聲,會讓人有置身花叢流水間的錯覺,很是攝人心神。每當他傾身對我說話之時,我都會想像童話裡被下了咒的公主,一開口說話嘴裡就跑出玫瑰花和鑽石。
當他喊我的名字,更像是愛撫,充滿了濃濃愛意,想當初我就是在他喊我時,沉醉在他的聲音中暫時失去意識而答應他的邀約。

我跟他是在動物園認識的,我正盯著猴子看而忘掉手上的冰淇淋,他拿著一疊紙巾,侵身過來拿走了我滴流滿手的冰淇淋,嚇了我一跳!
我不認識你啊先生,如果你喜歡吃冰淇淋的話,應該自己去買。
他展開了一個淡淡的溫暖微笑,奇怪的是他整張笑臉看起來溫暖陽光,眼眸卻在笑到最頂點的瞬間綻放出一線特別的黑亮銳利,有種攝人的氣勢,與他溫暖的笑臉不甚搭調,散發出一種魔幻般的邪氣。

一個星期之後我們有了第一次性關係,我完全沒料到他這麼會做愛。
很快地,我們上了第二次床。後來,我們有了穩定的性關係。

他大約一星期會找我一次,他的工作很忙,來訪的時間很晚,我大多已經上床入睡,他自己去開瓦斯洗澡,洗完澡之後爬上我的床,摸到我的身邊躺下,然後我們會親吻,脫衣服,做愛,再各自翻身睡去。

因為不斷重複這樣的步驟,我們有了更進一步的關係。
也許這是我自己的定義,因為我也不知道在男人看來,究竟上過幾次床之後才能算是有更進一步的關係?或者說對男人而言,我們只是有了穩定的性關係?
總之,我和他是有了關係。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