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再見,吻痕及其他》
那天吵過架之後我感冒了,踢昏你說我是報應。
笨蛋,妳連自己喜歡的是什麼都搞不清楚!那麼多戀愛都白談了!
這麼說妳很清楚囉?我一邊擤鼻涕一邊問。
當然,妳得搞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麼,才有可能得到啊。
那妳想要什麼?我問。
我想要跟我愛的人在一起,踢昏你笑著說。
這什麼答案啊!唬人嘛!這麼簡單的答案我也會說。
是嗎?那妳怎麼不說呢!踢昏你狠狠地瞪我一眼。

我提早下班,西裝頭送我回家,說要進來,被我拒絕了,我跟他之間還沒進行到可以讓他進房間。
妳一個人真的不會怎麼樣嗎?西裝頭看起來很擔心。我搖頭,急著進門。西裝頭用手掌擋住大門,還是先去看醫生吧,我陪妳,西裝頭耐心地哄著我。
看著西裝頭剪裁合身的西裝,擔憂無奈的表情像老了十幾歲,我忍不住一時情動,想放開他,別再折磨人了。
我拉起西裝頭的手,放在我的胸前。
你摸摸看,有一個洞,靠近心臟的位置,我跟西裝頭說。
西裝頭像是聽不懂我的話,露出迷矇的眼神,但是他很快地看懂我的表情,不行!妳不能現在喊停,太遲了!西裝頭說。
我鬆開手讓西裝頭進門,拿出他送給我的鑽石耳環和GUCCI手錶,這些還給你,不該給我的。
不要!西裝頭忽然抱住我,偌大的身體擠壓著我,耳環和手錶都掉到地上去了。

和西裝頭說再見以後,我撥了電話給他,他還在辦公室。
我發現對不起這三個字比我愛你還要難,但我還是捏著鼻子說了。
他沒有回答,靜默良久,兩人只好掛了電話。
過沒多久我就聽到門鈴聲了,他進門,與往常不同,提了宵夜。然而我們來不及吃,就瘋狂地親熱起來,衣服都沒來得及脫,兩人就緊密地結合了,這簡直是我們做過最美妙的愛。
呵~我很慶幸自己說了那三個字。

妳脖子怎麼了?
很慘,當我脖子上的吻痕被他看見的時候,我一隻腳還跨在他的肚子上,高潮的餘震還在我的體內迴盪,一時站不起來,兩人都很尷尬。
他很清楚我這脖子上的痕跡不是他的,他沒來得及親吻我的脖子。
大概是西裝頭剛剛抱住我的時候不小心留下的,因為我太專心要掙脫,沒有注意到,卻被他看見了,真是的…。
因為發生了這樣的事,所以也不能留下來過夜了,他走的時候眼眶潮濕,不肯看我,只說了一句,他要好好想一想…,我不知怎麼應對,只好哭。

妳別哭啊,是妳自己做錯事,踢昏你罵我。
手機不通,打到公司總在開會中,打到家裡他也不接,我只好對著他家的答錄機哭。
妳到底是愛他還是需要他?妳自己可得想清楚,踢昏你深深地嘆了一口氣,到底妳是不能沒有他,還是不能沒有男人?妳自己知道嗎?想要什麼妳清楚嗎?
我什麼都不要啊!踢昏你,為什麼男人總以為女人想要向他索取的是某種巨大的什麼,足以威脅到他的完整,是他給不起的,其實我什麼都不要啊!我什麼都不想要!
我只能哭,沒有辦法回答。

我以前常想,愛一個人的感覺是什麼?會痛嗎?還是會酸?現在我知道了。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