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4.愛先生的女朋友們》
愛先生真的很有一套,不知是運氣好,還是舌頭特別靈活,或是哪裡有過人之長處,女朋友像旋轉木馬一樣,轉一下就換一個,轉得人眼花撩亂。
認識阿德以後,我和愛先生、健健美還有阿德,假日常常泡在一起,阿德是愛先生的老朋友,一點都不辜負多年交誼,把愛先生從小到大的糗事記得清清楚楚,尤其是他的花花史。經由阿德有系統的介紹,我和健健美都對愛先生有了更深一層的認識。愛先生眼見大勢已去,也不再避諱以真面目示人,開始帶來女朋友們參加我們的假日瞎泡團。開著兩台車,從南到北,從北到南,台北一下子就被我們玩遍了。

愛先生第一次帶來的女朋友叫小恬,瘦瘦的,圓圓的臉,不算漂亮,但很清秀,笑起來眼睛瞇成一條彎彎的縫,很可愛,看起來很乖巧。小恬也是愛先生的網友,跟我們去陽明山泡茶,去北投洗溫泉,處處都要挽著愛先生的手,愛先生說她溫柔體貼,大概是他2001年最後的機會了,他定會好好把握!還來不及驗收愛先生好好把握的結果,他又帶來了新的女朋友,這次叫娜娜,是個髮型設計師。小恬這名字就像是垃圾一樣被隨手扔掉了。

後來我們又陸續認識了愛先生的護士女友、會計女友、記者女友、化妝師女友、櫃檯小妹小妹女友、空姐女友、咖啡店服務生女友…愛先生葷腥不忌,什麼樣的口味都吃,更厲害的是他會搭配著吃,交個工作狂女友,就會再交個洋娃娃女友,也許再配個學生女友,這樣時間安排比較洽當,接完學生女友下課,剛好趕去和洋娃娃女友看電影,假日的時候再約工作狂女友,總之不肯浪費一點時間,就是要把愛情時刻表塞得滿滿的才過癮。

不會出包嗎?愛先生老實地說,的確有過幾次被抓包的經驗,讓女朋友們互相見面了,情況有點尷尬。但是,不難擺平,他補充說。雖然被抓過包,愛先生還是意志堅定,勇往直前,還不停地開發新的潛在對象。
『不累嗎?』我問他。
『有時候吧,但是大部分的時間,我很快樂。』愛先生滿足地說。
『你不覺得對不起這些女生嗎?』健健美斜瞇著眼,尖銳地問。
『其實事情不是妳所看見的那樣…表面上看來,像是我在傷害她們,其實我是在幫助她們。』愛先生毫不畏懼,盯著健健美鄙夷懷恨的眼光,用他好聽的低沉嗓音繼續訴說,『我實現了她們對愛情的幻想,讓她們充分體驗到被愛過的真正滋味,也讓她們嚐到愛情的痛楚,體驗到男人的醜惡。唯有經歷過這些,女人才會成長,才會變成一個真正的女人。』
『什麼歪理啊?』健健美不屑地反駁。
愛先生微微一笑,說『當她們垂垂老矣,躺在禿頭大肚子丈夫的身邊,肯定會懷念我,那個年輕時候讓他們愛過痛過的男人,不瞞妳們說,能被女人們永恆地懷念是我一直以來的心願。』
『還真是偉大的心願啊。』健健美諷刺地說。
『總比我把戀愛談糟了,被女人拋棄,讓人隨便就忘記了來得好吧。』愛先生悠悠地說。

健健美似乎很看不慣愛先生對愛情的輕率,這也難怪了,一個處女要如何理解一個浪子的愛情觀呢?不過我倒是挺能諒解愛先生,其實那不是輕率,反而是一種力求完美的心態,這樣的人因為做事只想做到100分,所以一件事情如果試了幾次都做不好,大概就會隨便地敷衍了事,或是棄之不顧了。

棄之不顧有時可以解決問題,有時卻會搞得更糟,很久不見的小恬在換季之後又出現在我們面前,那天是個不晴不雨的陰天,我和健健美、阿德、還有愛先生在錢櫃唱完KTV之後,直驅愛先生的家準備熬夜廝殺,挑燈大戰打麻將。當我們好不容易找到車位停好車,卻看見小恬就站在愛先生家的樓下。
我們差點就不認得她了,頂著大濃妝,低胸細肩帶貼身洋裝,裙子短得遮不住臀部,高跟鞋扭著搖搖擺擺地走向愛先生,我和健健美、阿德都愣住了,不知道該不該打招呼。
『我等你好久了。』小恬滿身酒味、煙味,還有腥鼻的濃香水味。
『妳怎麼在這裡呢?』愛先生看來也嚇了一大跳。
『我翹班啊,哈哈哈!』小恬嬌笑著,歪歪斜斜地倒進愛先生懷裡。
『找我有什麼事嗎?』愛先生很快地恢復了一貫禮貌斯文的音調,試圖把她的身體扶正。
『沒事不能找你啊,人家想你嘛!』小恬嬌滴滴地說。
『沒事就早點回去休息吧。』愛先生禮貌地說。
『我不回去!我不要回去,我找你有事!』小恬忽然甩開愛先生,大聲咆嘯。
『好好好,不回去,什麼事找我?妳說。』愛先生輕聲地安撫她,把鑰匙遞給我,使眼色讓我們先上樓等他。
『我懷孕了。』小恬說。

後來麻將當然沒打成,我和健健美、阿德三人識趣地躲進誠品喝咖啡,夜裡的敦南誠品書店很有趣,看書的人少了,看人的人倒是多了。
『一個男人一輩子到底要讓幾個女人懷小孩才甘心啊?』我很同情小恬。
『孩子是誰的還不知道呢?』阿德馬上出手捍衛男人。
『這什麼話啊?女人怎麼可能連孩子是誰的都搞不清楚?這樣說就太侮辱人了。』健健美立刻為女性同胞叫屈。
『喂~不能怪我這樣想吧?你看她的打扮,分明就是上班小姐,又不是什麼貞節烈女。』阿德說。
『穿那樣就是上班小姐嗎?那你帶著老二,不就是嫖客囉?』我忍不住出言相譏,最討厭男人批評女人穿著暴露了(愛看又愛批評),彷彿女人穿著性感就是在臉上貼個出售的標籤,可以隨便輕薄…我去Pub時偶爾也穿那樣的。
『我不是這意思啦…』阿德瞪我一點,住嘴不說。
『你們說愛先生會怎麼辦?』健健美提出了最重要的問題。
『當然是叫她去拿掉囉!』我和阿德意見一致。
『唉…一個女人一輩子到底要為男人拿掉幾個孩子呢?』健健美這個未嘗人事的超齡少女居然像是有感而發地嘆氣。
『肯定比生下來的多吧。』阿德回答。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4)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