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5.我,露露》
『妳回到家打電話給我好嗎?』
我帶上門,假裝沒聽見他的話,很快地下了樓,這是第幾次了呢?我算不清了…在這男人之前,是哪一個男人?我一點也記不得了…夜裡的仁愛路街燈很亮,我匆匆往前走,想要逃離,也想忘記。真可惜…今天這個男人是個好人,在前幾次的約會中,我還曾有過短暫的幻想,大約30秒吧,想像也許可以跟他維持一段長久的關係,沒想到上過床之後,那種想要逃跑的感覺又出現了,彷彿是肇事者想逃離車禍現場的迫切,也像忽然暈車反胃,不得不停下車大吐一場一樣,憋也憋不住。

『哦呃~』來了,在做完愛之後,我總是會打嗝,從胃裡深處直接打上來的那種嗝,很難受,偏又打個不停,反胃的感覺讓我一整天失去食慾。呵~也許我應該把上床的頻率提高,應該比吃減肥餐更有效。

『露露~』好像有人喊我,是他追上來了嗎?我小跑步,頭也不回地一直往前。
『走那麼快幹嘛?躲男人啊?』一輛車子忽然衝出,猛地煞車停在我前面,是阿德。
『是你啊?我還以為是色狼呢。』我說。
『去哪裡?』
『哦呃~』又來了,打嗝,『沒事~閒逛。』
『上來吧。』阿德說。
阿德沒有問我要去哪裡,直接把車子開上了陽明山,一路上只聽我不停地隨著音樂打嗝。
『下車吧。』阿德從後座拿了外套,遞給我,要我穿上。
『啊!星星,好多喔!』天空鑲滿了亮晶晶的星星,近得像是一伸手就摸得到。『這是哪裡啊?』我問。
『這兒都沒來過?妳是台北人嗎?』
『是啊…不熟台北的台北人。』
『這是擎天崗,台北最適合談戀愛的地方之一。』阿德說。

夜深了,擎天崗的母牛們都在睡了,散落在黑漆漆的草原上,我和阿德踩在碎石子路上,一直往上走,偶爾有母牛會睜開惺忪的睡眼看我們。天氣很好,星星滿天,空氣很清爽,我們走著走著,石子路到了盡頭,改踩在草地上,露水讓草地濕滑,阿德伸出手,握住我的,放慢了腳步,我終於停止了打嗝。
『你剛去哪裡啊?』阿德的手太溫暖,我趕緊找話題打破沉默。
『去吃宵夜。』阿德說。
『喔~去吃宵夜不找我,太不夠意思了。』我作勢捶他一下。
『妳猛打嗝還想吃宵夜啊!』阿德笑著說,不往前走了,隨地坐了下來。
我也學他要往地下坐,卻讓阿德給阻止,『等一下』,他把外套脫掉,鋪在地上,『請坐。』
『唷~這麼體貼啊,嚇死我了!等會兒可要下大雨了。』不習慣他意外的溫柔,我忍不住要揶揄他。
阿德只是笑笑沒有回我,伸手進口袋掏了菸。
『我也要。』
『妳抽菸?』阿德楞了一下,還是給了我一根菸,幫我點著。
『心情不好的時候才抽。』我深深地吸了一口,久違了,尼古丁。
我和阿德各自吞雲吐霧,天上黑黑的雲飄動得很快,星星一眨一眨的,阿德沒有問我為什麼心情不好,他總是這樣,很少問問題,反而讓人有一股想對他傾訴的慾望。
『和一個人交往那麼久是什麼感覺?』我問阿德,很殘忍地去挑撥他的傷痕。
『嗯,沒什麼特別的感覺,像是親人相處一樣自然。』阿德若無其事地說。
我一直很好奇那種愛情長跑的感情,『我從來沒有跟人交往超過一年。』我說。
『也許妳應該停一停了,愛情不是賓果遊戲,連的線愈多就可以贏。』阿德說。
『我從沒想要贏啊。』
『有的,露露,妳太想贏了。』阿德看著天上的星星,沒有像一般人看著我的臉或是胸部說話,『妳只要一覺得沒有勝算就棄守,妳太好強了,所以得失心太重。』
『是嗎?你還真了解我啊?』我覺得他胡說八道,我一點都不好強。
『其實,妳大不需要戀愛的,也不需要男人。』阿德緩緩地說,『妳只是怕寂寞而已,妳需要的是朋友。』阿德說。

我和阿德下了陽明山,在路邊的7-11買了紅酒,一人一瓶,外面的天氣有點涼,我們進了24小時的吉野家。吉野家是台北夜裡另一個可以和漫畫王媲美的好去處,晚上人很少,環境很乾淨,咖啡很便宜,今天我們點了咖啡卻喝酒。
我通常跟健健美才會來吉野家,吉野家的燈光太亮,晚上妝已經掉得差不多的女人不大喜歡跟男人來的。阿德不一樣,喝了酒的阿德已經是我的好姊妹好哥兒們,可以素顏相對。
『你知道我的問題是什麼嗎?』已經喝光了一瓶紅酒的我說話,『哈!我很糟糕,我太難愛上別人,又太容易被別人愛上。』
『我知道,但是男人愛上的都只是妳的外表,一旦更認識妳之後就會退縮,對吧?』阿德說,今天的他出奇地了解我的心事。
『對!沒種,男人就是膽小,就是沒種,只敢去愛容易愛的女人。』我知道自己已經開始胡言亂語,卻無法阻止自己。
『沒辦法,妳太貪心,要的太多了,妳想要100%高純度的愛,只想要100%投入的男人,呵~普通男人沒有辦法承受的。』阿德說,『一般男人只喜歡談輕鬆的戀愛。』
『哪有啊?我很知足的,我從不開口要求男人為我改變,也不索取承諾,怎麼會貪心呢?』我反問。
『妳是不會開口要求,但會偷偷扣分,只要不如妳意就扣分,一旦分數扣光了,便頭也不回地走了,對吧?』阿德咕嚕咕嚕喝著紅酒,口沫橫飛地說。
『對啊,你怎麼知道?』我笑問,原來喝多了酒,音量會很難控制,笑聲太大了,轉不回來。
『告訴妳一個小秘密』阿德湊近我耳朵,在我耳邊吹氣似地說,『我也是這樣。』

那天我跟阿德聊得相當愉快,我們又回7-11買了一手啤酒,回我的小套房暢飲,一直喝到天亮。最後到底是誰先趴在誰身上睡著的,我們都不記得了。也許阿德說的對,我需要的不是戀愛,是陪伴;我需要的是朋友,不是男人。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