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6.愛先生與健健美》
愛先生和健健美的事,其實是阿德先發現的,他卻沒有告訴任何人。直到愛先生來找我,我才知道事情嚴重了。
愛先生待的上市公司因為不景氣大幅裁員,沒有工作的愛先生約我下了班去天母的PUB喝酒。我在愛先生面前點起煙,也讓他嚇了一跳,他說:『如果早知道妳抽煙,我可能會追妳,我好想交個會抽煙的女朋友,不會一天到晚吵著要我戒菸。』
自從我又開始抽菸以後,我發現男人比較願意跟我做朋友,以往我總避免在男人面前抽菸,現在卻發現他們把抽菸的我當成哥兒們而不是女人,我喜歡這種陌生的友誼。

『唉呀~沒什麼啦,看開一點,那種爛工作不做也罷。』我學習用兄弟的口氣安慰他,他看起來失意頹喪,不若以往帥氣整齊。『有領到遣散費算不錯了啦,我朋友在網路公司說倒就倒,連薪水都沒領全呢!』
『其實,我不是煩工作。』愛先生說。
『什麼?不是工作?那還有什麼好讓你煩的啊?不會是女人吧?』我有點意外,女人的事愛先生向來都自己搞定。
『如果男人要妳拿掉孩子,妳會怎麼想?』愛先生皺著眉,苦惱地問。
原來是那件事啊,不會吧,怎麼拖了那麼久還沒解決…。『問我不準,我會自己去拿掉,不會告訴對方。』我回答他。
『如果是一般女人呢?』愛先生再問,『如果很乖的女人第一次遇到這種事,會怎麼想?』
『應該會固執地想要生下來吧。』我同情地說。
『那…那怎麼辦才好?』愛先生看起來像要昏倒了。
『女人第一次遇到這種事,總難免會幻想男人開口說要娶她,第二次之後就會覺悟了。』我喝了一大口啤酒,這裡的紅酒太貴。
『我不可能娶她的,至少現在絕對不可能。』愛先生說。
『她逼你結婚嗎?』
『沒有,她沒說。』
『那,她不願意拿掉孩子,是嗎?』我問。
『對,她說不關我的事,要我別管。』愛先生似乎要哭出來了。
『哇,這就麻煩了…』我拿起啤酒瓶,敲了一下愛先生面前動都沒動過的啤酒瓶,『恭喜你中獎了!』
『別開玩笑了,露露,我可是傷透腦筋了…拜託妳也勸一下她吧,別這麼傻,她值得更好的男人。』愛先生說。
『勸她,誰啊?』我疑惑。
『健健美啊,她沒跟你說嗎?』愛先生看起來比我更驚訝。

『喂~妳在哪裡?』我跑出PUB,撥了健健美的電話,沒有人接,『聽到留言立刻回我電話啊!我等妳。』
『沒有人接吧?已經好幾天了,她不見了。』愛先生無奈地說。
『天啊!你這畜生,怎麼可以對她出手啊?』我揚起手賞了他一個耳光,啪!很響,PUB裡的眼睛全都往我們兩人身上集合。
『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愛先生說。

我去健健美的公司,終於見到了她,她看起來容光煥發,沒有我想像中憔悴。
『妳怎麼不告訴我?算什麼朋友!』我劈頭就帶氣。
『也沒什麼啊,別小題大作了。』健健美淡淡地說,從她臉上看不出心情。
『唉~妳唷,到底怎麼發生的?什麼時候的事?』我問。
『就前一陣子的事,自然而然就發生啦。』
健健美說得輕鬆,我卻很難想像,兩個人像天與地,相差十萬八千里,怎麼會湊在一起呢?『妳愛他嗎?』我問,話才問出口就覺得冒失,依健健美的性格,如果不愛是不會跟他上床的。
『我不知道。』健健美說出我預期之外的答案。
『那妳想要他怎麼樣做呢?』我關心地問。
『我一點都不想要他怎麼樣,他不是一個適合婚姻的人。』健健美說著竟笑了。
天啊!怎麼搞的,平常熟悉的朋友一談戀愛,就什麼都變了,連性格也讓人摸不透了。我認識的健健美是個對愛情認真,期望很高的實際主義者,不談虛幻無謂沒有結果的愛情。現在坐在我面前的女人是誰啊?是我的朋友健健美嗎?還是愛先生的女人?

『妳想把小孩怎麼辦呢?』我不得不提出最沉重的問題。
『我想留下來。』健健美臉上緩緩展開一個淡淡的笑容。
『妳到底有沒有想清楚啊?小孩不是說生就生的,還要養,還要帶,妳以為那麼簡單嗎?』我很擔心,愈說愈大聲。
『妳別擔心,我可以應付的,我這輩子沒有比現在更清楚過了,我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健健美堅定地說。
『妳真這麼愛他嗎?他不值得的。』我真想拿根棍子把她打醒。
『這不只是愛不愛的問題,我很難說得清楚,我只知道,肚子裡孕育的生命值得我為他付出,這是最重要的。』健健美露出蒙娜麗莎般令人難解的笑容。

當我告訴阿德這件事時,阿德並不驚訝,他說他早就發現他們在一起了。怎麼知道的呢?為什麼我沒看出來,我好奇地追問。阿德說,健健美對人很溫柔客氣,卻對愛先生一個人兇,惟有喜歡上一個人,才會對待他跟別人不一樣。那愛先生不喜歡健健美囉?我也沒看他對健健美特別?阿德說我觀察力太差,妳沒發現愛先生從來不敢亂開健健美的玩笑嗎?

那你認為她把小孩生下來是好的嗎?我問阿德。
只要她認為是好的,就會是好的,阿德說。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