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7.我與阿德》
在健健美與愛先生雙雙退出假日瞎混團之後,我只好和阿德一起廝混了。我愈來愈喜歡跟這個兄弟在一起,很輕鬆自在,不用打扮也可以出門,我們常到淡水去散步,聊整夜的天,喝酒打屁,再繞去陽明山看日出。如果不是發生那件事,也許我和阿德會成為永遠的好朋友。

別要我仔細地回想事情發生的經過,我已經記不得了,不知道是菸酒沾多了記憶力退化,還是選擇性遺忘,總之我很難交代清楚事情發生的始末。我只記得感覺,不記得事情了。
我只記得我感冒了,頭暈,阿德說等我睡著再幫我關燈,他才回去。我只記得阿德的手很暖和,不像我的冰冰冷冷的,我的腳也冰冰的,我要阿德摸它,阿德沒有摸,他親它,又親我的手,親我的臉,很溫柔,很舒服,像很累的時候泡熱水澡,讓人全然放鬆。後來阿德鑽進被窩抱我,我不記得是不是我先脫衣服的,我只記得阿德的身體熱熱的,讓我想貼著他取暖。我也不記得到底是誰先撫摸誰的,我只記得阿德的手觸摸皮膚的感覺,好癢好癢,讓人起雞皮疙瘩。後來我也變得熱熱的,只想要抱緊阿德,阿德在我耳邊說了什麼我也不記得了,只記得他的身體進入我的,兩個人都熱熱燙燙的。

後來我哭了,因為阿德說,對不起,我不是有意的。
做過愛之後,女人大概最討厭聽到男人說:1.對不起。2.我不是故意的。3.我要回家了。4.就當沒發生過這件事吧。5.我先走了,再打電話給妳。
阿德一連說了兩句,我忍不住哭了,在阿德走了之後。

我知道阿德還是沒有忘記他以前的女朋友,雖然我和阿德常常在一起,但是我知道他心裡想的是別的女人。我原來也沒預計要跟阿德發展這樣的關係,但現在要怎麼退回去呢?我心裡很苦惱…還好後來阿德打電話給我,口氣還是像以前一樣自然輕鬆。
不好的是後來我們又上了一次床。如果只發生過一次,還可以假裝忘記,發生過兩次以上,就比較難假裝了。也許我和阿德都不知道該怎麼結束這件事吧,只好繼續親吻,擁抱,像情侶一樣,可是外出的時候,我們還是不會牽手。

有天去逛士林夜市的時候,阿德對我說,『我們還是做朋友吧。』看來他比較懷念我們的舊關係。我笑著跟他說沒問題,我可以配合。他看起來如釋重負,可是送我回家時,他卻吻了我。

健健美說,『阿德是好人,若是妳沒意思,就別折騰人家了!』
什麼呀,誰折騰誰啊?大家都以為我欺負阿德,紛紛站出來聲援他,愛先生也打電話來關切,『他是會認真的那種人,露露妳可別玩弄人家啊。』怎麼搞的,我做人這麼失敗嗎?

我的好朋友好兄弟阿德,在重申我們還是朋友之後,待在我家過夜,他的肚子軟軟的很好睡。我覺得自己很賤,又不是沒人要,為什麼會忍不住想要親近他?而他像是在玩遊戲,一下子說是朋友,一下子跟我上床。這樣的角色反覆無常,終於讓我們發生了第一次的爭執,就在他帶我回家跟他父母親吃飯那天,我看見他的床頭還是擺著以前女朋友的照片。我忽然驚覺自己只是一個配角,雖然戲份很重,卻可以整段刪掉,絕對不如想像中重要。

我多麼懷念那段稱兄道弟的日子,哥兒們不吵架的,多了一層關係,卻變得小心眼了。以前他說起前女友的時候,我特別同情他,現在他提起同一個女人,卻讓我難受極了。
『我就跟妳說吧,我們兩個還是比較適合做朋友,是妳不相信的。』他的口氣很衝,不像我的好朋友阿德。
『不然妳想怎麼樣呢?我不想和妳變成陌生人,我們還是可以成為好朋友的,真正的好朋友。』他抓著頭髮,表情相當無奈。

親愛的阿德,每次你都說我們還是當朋友吧,這樣你我都會比較快樂。過去,她只印在你的身上、心上,在你擁抱我的手上,但是現在,她已經蔓延到你的臉上來了,遮住了你的眼睛,讓你看不見我。我不只一次試過聽你的話,要跟你做朋友,只是那條朋友與情人的界線,該怎麼劃分呢?
擁抱過後,親吻過後,你總是喜歡說,我們還是朋友。


(未完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