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art8.健健美、愛先生、阿德與我》
健健美和愛先生趕在年底前結了婚,出乎意料地受到了雙方家長的熱烈祝福。健健美的老媽對斯文有禮的女婿滿意極了,愛先生的父母也對有本事讓兒子定下心結婚的乖媳婦百般愛護。健健美的肚子愈來愈大,走起路來已經有孕婦的架勢了。

我和阿德依然維持著不慍不火的關係,有時像朋友,有時像情人。現在健健美和愛先生都改變立場,勸我放棄阿德。
健健美說,『不要用青春陪他療傷,太不值得了。』
愛先生說,『男人跟女人不同,女人是比較容易痊癒的,男人的療傷期可以從一年到五年,而女人通常以新的感情來療傷,女人容易重新開始,男人則會退回到原點。阿德就是退回原點的人,如果妳要等他,得有心理準備,要等很久很久,而且還不一定等得到。』
我不知道該怎麼做,我只知道我還是喜歡跟阿德在一起,喜歡跟他談天說地,喜歡跟他胡混瞎鬧,喜歡跟他親熱,但是我不喜歡他對我的態度,有時親暱得過分,有時冷淡得嚇人。

2001年的最後一天,像往年一樣,市政府廣場舉辦活動,整條仁愛路張燈結綵,湧進了大批人潮,全台北市的人彷彿都在這裡出現,大家都在期待倒數計時的時刻。我和阿德約在仁愛路圓環,可是我等不到他,他的手機沒開,或是沒電了,撥不通。風吹著,天氣很冷,還好是晴天,我在路上徘徊,看著人來人往,回想起這一年來因為認識了愛先生,而被莫名其妙地帶進一個悲喜交纏的故事中,說不清是幸運還是倒楣。街上的情侶挽著手,搭著肩,看起來都比我幸福,阿德的手機還是打不通,他會是我2001年最後的機會嗎?我等會兒想要問他,究竟想拿我們怎麼樣?

阿德曾說過,『天下沒有永恆的愛情,所以用永恆的相思來彌補。』這是他有次喝酒說起前女友時說的,我印象很深,覺得很浪漫,當時我們還是純粹的朋友。最近不知怎麼,我常想起這句話。也許阿德騙我,他跟我不一樣,不想要100%高純度的愛,只想要輕鬆的戀愛。

阿德終於來了,在2001年的最後10分鐘,因為交通管制,我們只好搭計程車去停車場開車,當我們一進車打開收音機的時候,已經聽到倒數計時的聲音了。2001年就要過去了,我的愛情明年還會在嗎?我看阿德低頭專心調音響的側臉,向著我的右臉頰微微地顯出酒窩,停車場沒什麼人,我忍不住親了他一下,他笑了,伸手握住我的手。
『謝謝妳這些日子陪我。』阿德感性地說。我卻很好奇,他想要我陪他多久?
『…五、四、三、二、一,Happy New Year!』隨著人群的歡呼聲,我的腦子像歲末總檢討一樣,轉個不停,不停地想起今年的片段記憶。我還記得愛先生有次喝了酒說,男人在年輕的時候會瘋狂地愛上一個女人,為了她改變自己,但在發現無論如何改變自己,還是無法得到她的愛之後,就會有一種頓悟,覺得不該改變自己。當男人愈老,也愈懶得改變了,等到男人年齡大了之後,只要覺得一個女人不大麻煩還可以相處就好了。
我那時是在某個PUB聽到愛先生這論調的,當時覺得很有趣,也很有道理,現在把它套在我身上,覺得自己原來只是個『不大麻煩還可以相處』的女人,覺得很可悲。

車子來到了淡水,有人在海邊放煙火,夜很黑,煙火很亮眼,映得天空像開滿了花一樣。我決定做個小小的測驗,賭賭看我2002年的運氣。
『我懷孕了。』我說。
『什麼?』阿德說。
『我…』以為他沒聽清楚,打算再說一遍。
『不會吧?怎麼可能呢?我們都很小心的。』
『我也不知道。』
『再檢查看看吧。』
『好。』
『應該不會吧。』阿德伸手進口袋掏菸,掏了半天沒找著。我打開皮包,拿出他留在我住處的半包香煙,遞給他。
『萬一不幸有了呢?』我問。
『妳說呢?』他拿起菸放進嘴裡,卻沒點火。
『我不知道,我心裡很亂,你說怎麼辦?』我看著他。
『我也不知道,我從沒想過會這樣。』阿德說。
『好吧,送我回去吧,我睏了。』我想我已經做完測驗了。

一路上阿德沒有再說話,氣氛很僵硬,到了我家門口,阿德用亮得像星星一樣的眼睛看著我,對我說,『露露,我想如果真有的話,還是把孩子拿掉吧,對不起,我還沒準備好。』
『我知道你還沒準備好。』我2002年的愛情運勢不大好,也許我連個『不大麻煩還可以相處』的女人都當不成。

後來阿德打了電話給我,我跟他說又驗過一次了,『這次沒有,你可以放心了。』
『那就好。』隔著電話,我還是聽到他重重地呼了一口氣。

我事後想想,其實並不是這個無聊的測驗讓我下定決心的,應該是站在仁愛路圓環等阿德的時候忽然想通的;或許更早,是在健健美說不要用青春陪他療傷時點醒我的吧?又或者,在阿德家看到照片的時候就覺醒了…還是說,第一次跟阿德上床時我就預見了,所以我始終想不起來事情發生的細節?

再見了,阿德,愛先生說的對,女人應該比較容易痊癒吧。
阿德聽到我的決定,問我為什麼,『為什麼我們連朋友都做不成?』
『我比較貪心,要的更多!』我套了句他以前說過的話。
『我們還可以見面嗎?』他輕聲地問。
『我想沒有必要刻意見面了。』我禮貌地說,『台北很小,說不定又會在路上遇見了。』
但我心想,台北是很小,真要遇上誰,卻也不容易。
『那祝妳幸福吧!很抱歉耽誤了妳的寶貴時間。』
『沒關係,很高興認識你,與你共度美好時光,謝謝你的照顧。』我的眼前迷濛了起來,不能哭,我深呼吸,現在最要緊的是把再見說得漂亮婉轉。

分手很重要,絕對不能馬虎隨便,讓人留下壞印象,因為台北太小,有情男女太少,天知道哪天又會轉一圈回來愛上他……所有在台北練習愛情的人,都知道這個道理。


(本文完,謝謝收看!)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全站熱搜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7)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