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
-在海灘替安拾起了散落滿地的稿紙,就這樣安遇見了摩根哈利這個社交界名流,有名的花花公子,也是千萬女人夢寐以求的成熟男子典範。摩根哈利真心愛著安,所以向她求婚,「請妳嫁給我,我不能沒有妳」,摩根充滿企盼之心哀求著,卻還是遭到安的拒絕。

在我的國度裡,沒有法律,沒有旁人,甚至沒有房舍,沒有藍天,只有我和妳,我只知道我愛妳,沒有其他,其他我都不知道…,來到上海以後,玖安常常想起摩根哈利對她說過的情話。

他真是一個好情人,玖安笑著,提起摩根哈利讓她變得女性化,手勢和語氣,還有纖細身體的顫動,都轉換了旋律。我從來沒想到可以有男人這樣對待我,專心地聽我說話,走路握住我的手,進門就給我擁抱,從不對我說難聽的話。她笑,眉梢有被寵愛的喜悅,但沒幾秒鐘,卻輕聲地嘆氣,哎,怎樣才能愛得心無罣礙,無風無浪呢?玖安陷入深思。

上海比想像中難以適應,玖安一個人當先鋒部隊,負責公司在上海的業務拓展,工作繁重,疲於應付上海精明的客戶,連睡眠都不夠時間,卻沒有辦法阻止自己的思緒徒勞無功地反覆往返上海和台灣,無論行住坐臥,都只看到摩根哈利的影子。

辛德瑞拉一旦穿上了玻璃鞋,就沒辦法輕易脫下,玖安沒想到失去聲音還不夠,還要失去自由。
我很痛苦,每天想念,失去了依靠,卻沒有辦法向任何人傾訴…。這是妳自己做得的,自己要背,沒人能擔,玖安說起母親從小常唸她的話。

難道你們沒有聯繫嗎?我問。
哎…,玖安嘆了好長一口氣,好不容易乾了的眼又開始潮濕。
自從玖安來到上海,摩根哈利的關愛就斷了線。我曾經幾次打電話給他,他都不方便說話,我密密麻麻的電子郵件也只能得到「我很好,一切如常」幾個簡單的字吃力地回應。玖安調整了坐姿,一直交叉合十的雙手鬆開了,撐在桌面。
『也許愛著我對他來說,就像生了一場病,離開以後,他並不是不愛了,只是症狀變得輕微了。』
我到上海來最大的嗜好便是走路和拍照,一個人走在陌生的街頭,淮海路、南京路、人民廣場、城隍廟、豫園、港匯中心、美羅城、多倫路…,我想像他在我的身邊,牽著我的手,一路依著我的肩…,玖安邊說邊微笑,進入了自己的夢幻世界。

走吧,時間晚了,地鐵快趕不上了,我打斷玖安,不忍她再繼續自憐。
玖安茫然地起身,愣了一下,拉住我,眼淚瞬間鬆懈,妳知道嗎?妳知道嗎?她哭著說,我最難過的就是不知道自己為什麼愛,為什麼苦。

後來,我跟玖安成了好朋友,這個愛說話怕寂寞的女孩,常常在我休假的時候來找我消磨時間,我們一起看電影一起吃飯喝茶,共同陪伴。在不久的後來,我們還一起認識了吉伯。在上海書城找書的時候,有個男孩熱心地幫助我們,原以為他是店員,沒想到他只是善良的閱讀者。

我們在上海書城旁邊的小歇泡沫紅茶聊了起來,男孩在外商公司做事,常常接觸台灣客戶,眼界很寬,動作很體貼,說話很有條理,我和玖安都沒想到上海的男孩如此優秀。
吉伯伴著我們度過往後的時光,週末假日找他一定奉陪,唱KTV,逛美術館,帶我們吃地道小吃,陪我們逛街殺價,他的表現殷勤又合宜,跟他出去很開心。對吉伯來說,台灣的女孩聰明卻不過分精明,能幹卻不搶鋒頭,柔順又不過於依賴,懂事得體,落落大方,處處吸引他。當我感覺到他和玖安之間話愈來愈多,便偶爾以工作未完成為藉口拒絕他們的邀約。

我想像玖安會與吉伯發展出一段異地戀情,卻沒想到吉伯的分數遲遲無法超越摩根哈利。
我問玖安對吉伯哪裡不滿意,玖安的回答很妙,我沒有像安雪麗一樣的紅頭髮,也許沒有她的好運氣,不會有個吉伯痴心地愛著我。

(待續)
(本文原載於《雙城故事》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2.htm)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