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
第二年,賽琳娜好不容易擺脫纏溺她已久的男人,結束歷時五年的婚姻。她很年輕就結婚,嫁給一個當時看起來像是會很有發展的男人,這男人的確很會發展,卻是在外遇方面,一次又一次的外遇讓賽琳娜厭煩,一次比一次死心。賽琳娜的身上常見淤痕,映在白皙的皮膚上特別礙眼,那是激烈爭吵的附屬品。

愛與不愛對賽琳娜來說早已不是那麼重要,五年的婚姻生活讓她對愛情死心,年輕的時候她也以為死心塌地守著一個男人,終會得到垂憐,等到他回頭。然而一年一年過去了,男人依然如故,外遇的對象繁複,早已計算不清而懶得爭吵,她照常賣力上班吃飯看電視,接受別人對她美貌的稱讚,把工作當作成就,把婚姻當作身份,生活於她沒什麼改變,只是性格愈來愈冷漠黯淡。

若不是老公開始打人,安於現狀的她也不會想要離婚。她發現他把女人帶回家,在她的床上纏綿,這讓她失控!
『你可以過你自己的生活,但請別侵犯我的領域,這是遊戲規則,不容打破。』
激烈的爭吵讓賽琳娜的臉上帶傷,她足足請了一個星期的假,沒有辦法帶著怎麼看都像被毆的掌痕還有破裂的嘴角去拜訪客戶跑業務,在家裡休養的時候她下定決心離婚。

結束婚姻之後的生活回歸到單純平穩,沒有男主人的房子顯得空曠寬敞,賽琳娜沒有向太多朋友說起婚姻的不幸,這些年來驕傲的她默默地吞忍,因為連她都沒辦法安慰自己,根本就是自作自受,早該離婚了。

毛峰的信變成生活的出口,情感的治療,回他的信可以轉移目標,有個人可以說說聊聊,愈聊愈多,每天回信成為她最放鬆的時刻。什麼都不知道的毛峰不會詢問她離婚的事,不會碰觸她的傷口,也不會多話安慰她。賽琳娜其實怕人安慰,那種悲憐的角色她做不來,好強的她像天生站在舞台中央讓人欽羨的,不是讓人可憐的。

離婚半年後她給自己一個假期,到加拿大旅行。
毛峰的家很美,佈置得很有格調,卻很溫馨,看起來不像男人的家。
「你把女主人藏到哪裡去了?」賽琳娜現在已經可以自在地對毛峰開玩笑。
「還沒找到呢!」毛峰微笑說。
「是嗎?」賽琳娜懷疑,這樣好條件的男人,怎可能沒有對象。
「是吧。」毛峰看著她,自然地牽起她的手,領她看房子,他的手掌好大,很溫暖。這裡是廚房,這裡是書房,這裡是浴室,妳的牙刷毛巾我幫妳準備了,妳怕冷,我幫妳多準備了幾條毛毯,夜裡若不夠暖在這衣櫥裡拿。

賽琳娜讓他牽著,站在衣櫥前,櫃子門上有一片大鏡子,映照她白淨無暇的容顏,身邊站著一個男人,她伸出手,撫摸鏡子裡男人的眉毛,眼睛,還有嘴唇,手指在嘴唇上來來回回,冰冷的手指來回摩擦,冰冷的鏡面變得溫熱。

賽琳娜看到鏡子裡的男人張開手臂,感覺到溫暖的熱氣環繞上昇,氤氳的蒸氣使她閉上眼,熱燙燙的口對上冰涼涼的唇,盈盛的氣流滿貫了她的胸腔,身體升起一道虹光。

也許是加拿大美如仙境的景致讓人著迷,失去理智,也許是失婚之後的寂寞來襲,沒有猶豫,賽琳娜沉入深深的溫暖海湯…。她順著床沿倒下,失去力氣,像夢境,茫茫然又昏昏然,清楚又迷離。毛峰的堅硬根器如同樹木撞擊頑強的大門,一次又一次,一遍又一遍,如浪花拍岸,洶湧卻溫柔,賽琳娜的玫瑰花瓣徐徐開啟,把他包藏,進入內心。在那短暫的一刻,膚觸,親吻,擁抱,都變得滾燙,兩人的身體彷彿連結成一股強大的什麼,一面火牆或是一座溫泉,澎湃的潮騷,或是狠勁的颶風。

「我在澳門機場看了妳好久,遠遠的看妳,不敢走近,妳好美好美,像畫裡走出的人,像我夢想中的樣子。我告訴自己一定要想辦法接近妳,跟妳說話,否則就沒有機會了,再也看不到妳。那是我畢生最長的掙扎,跟客戶簽訂合約也沒那麼審慎。」毛峰擁抱著她,坦白第一次見面的情景,「信不信這是我第一次跟女孩搭訕,我也不知道該怎麼做,只好拿本書在妳旁邊坐下。妳知道嗎?我根本就沒在看書,都在偷偷注意妳,卻怎麼也沒有勇氣抬頭。」毛峰想起當時的情景還害羞地笑。
「還好上飛機以後你坐在我旁邊,才有機會說話,不然就不會有現在了。」賽琳娜抱緊他暖烘烘的身體。
「呵,那是我好不容易跟人換位置的。」毛峰坦承。
賽琳娜醒來的時候,看著自己雪白的裸身,被毛茸茸的軀體裹覆,她緊緊地閉上眼,不想清醒,唯有沉醉,才可以持續,繼續擁抱,體溫才不會散逸。

(待續)
(本文原載於《雙城故事》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2.htm)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