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我愛明是跟淳一起愛著的
直到我跟明在一起之後,我還常常想起第一次在游泳池相遇的那一幕。明黑色的泳褲,寬闊的肩膀,厚實的胸膛,曬得恰到好處的古銅色皮膚,健壯的大腿,結實的腹部,還有美妙的臀部曲線…當他向我揮手走來的時候,有種甜甜鹹鹹的莫名氣味湧進我的鼻腔,一種奇怪的氣味,像是揉和了冰淇淋、花朵、茶葉、菸草、清潔劑…好像還有陽光和植物的味道。雖然明距離我還遠遠的,但那種氣味從鼻腔衝入我的腦部,影響我的思考,讓我不知怎麼地忽然覺得心悸。

我撫摸身旁的明依然熟睡的臉,他的臉型真好看,就算是靜靜躺著,都散發著強大的魅力,那個週末下午我感受到的氣味仍然淡淡地持續發散。然而,我仔細地嗅聞他的腋下、胸膛、膝蓋,甚至腳底板,就是找不到這氣味從何而來。

小魔鬼,妳在幹什麼?
明忽然喝了一聲,抓住我的手腕,嚇了我一大跳。
妳想趁我不注意的時候扒光我的衣服嗎?
明侵身貼近我,熱呼呼的皮膚,滾燙發熱,我沒有掙脫,也不想掙脫,我放縱全身的重量依靠向他,明〜我的愛人。

小魔鬼,妳不可以…妳不可以這樣誘惑我…
他鬆開我的手,深深吸氣,輕輕地退開了一些。
院子裡蟬兒的叫聲忽然間充滿了我的耳朵。

明說我是他的小魔鬼,說我施了法術偷走了他的心,還有淳的心,但是他的心還不能全部給我,因為有一部份已經跟著他的妻子下葬了。明說他現在還沒有辦法全心愛我,所以他不能對不起我,不能自私地滿足自己的慾望,他不願意跟我做愛。

我沒有辦法說什麼,我的戀愛總是在夏天的時候來,在秋冬的時候走,明會不一樣嗎?過了夏天還會留下來嗎?我不敢想,也沒辦法問他什麼。

如果我跟明之間會隨著季節結束,那淳呢?淳也會走遠嗎?我最近愈來愈害怕…現在的淳,像是我的小孩,放學回來的時候先來找我,他陪我一起看書聽音樂,我陪著他做功課,有時候興致一來我會給他帶便當,我們彼此陪伴,度過明不在的時間,度過每一個寂靜的傍晚。有時候我甚至覺得,我愛明是跟淳一起愛著的,明的迷人有一部分是因為父親的角色,如果沒有淳,我也許不會愛上明。

所以那天當我接到隔壁鄰居的通知說淳在學校裡摔倒了,我才會那麼害怕…淳因為小朋友的惡作劇從盪得很高的鞦韆上摔下來,校醫說右小腿骨折了。
是淳自己沒有叫停的啊!
惡作劇的小朋友哭著辯稱,如果他說太高了我們就會停下來的嘛,是淳自己沒有說啊!是他沒有叫我們停的…我們只是跟他玩嘛…
淳沒有哭,一定很痛吧,這麼小的孩子…他大大的眼睛圓溜溜地望著我,我忍不住哭了起來。想像淳在愈盪愈高的鞦韆上,底下的小朋友叫鬧著,緊緊抓著兩邊的繩索,屁股下面的坐椅好像不見了,失去重心,快要掉下去了,愈來愈害怕的他想要大喊停下來!停下來!但是喉嚨卻好像卡住了,張不開,發不出聲音,就像沉沒在水裡,週遭卻連一個人也沒有,爸爸呢?你在哪裡?快要淹死了…媽媽呢?妳在哪裡?張開嘴巴想大叫,卻吃進了水,水咕嚕咕嚕地流進身體,我就快淹死了…有人聽得到嗎?怎麼沒有人聽到?
淳一定是為了結束這種恐怖的感覺,才把手鬆開讓身體掉下來的吧,我握住他小小軟軟的手,眼淚直流,怎麼說都還是孩子啊。

別難過了,只是骨折,小朋友的骨折很快就會好的,不要緊的,男孩子一點皮肉傷算什麼,醫生已經在處理了,妳別哭了…已經趕來的明不停地安慰我。

明,你別說了,你不會知道這種感覺的,你很聰明,你是個遇到事情會哭會發洩,難過的事情花點時間就可以遺忘,自己可以靠自己站起來的人,你不會知道這種哭不出,說不出來的感覺,你不會知道的。

唉呀~妳別哭嘛,別哭…再哭就不美囉…乖…
明不知道我在說什麼,他聽不到我的聲音,他只看得到我的淚水,看我淚如雨下,慌得直哄我。

我只能淚汪汪地看著他,用我的心看著他,看著這個有部分的心歸我所有的男人,沒辦法,誰叫我不能說話。

跟淳一樣,我在小的時候就失去了說話的能力,從小因為功能性的障礙,發聲有困難,所以很少開口,所以我的朋友不多,大家都沒有耐性等我一個字一個字慢慢地說話。在爸爸媽媽車禍去世之後,我就愈來愈少說話了,也不去上矯正課,不去醫院,不願意跟任何人說話。而在疼愛我的外公外婆相繼離開了以後,我就完全不開口了,和朋友也失去了聯絡。

要跟誰說呢?要說什麼呢?有什麼好說的?當時的我是這樣想的,覺得愛我的人都一一離我而去,孤單的人沒有對象,沒有什麼話好說的。

我常常會幻想,我的每一段夏日戀情,大概都是對方要離開的時候,我沒有開口挽留,所以才會結束的吧。如果我開口挽留,結果會不會不一樣?我無法得知,我沒試過,我做不到。


(待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