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夏天結束了,我的戀情也要走了
夏天過去了以後,如我所預測的,明和淳果然要搬家了,要搬回原來居住的社區,明說是怕淳不習慣新學校和新同學。
是嗎?是你不習慣還是淳不習慣?

淳的腳傷已經復原得差不多了,整個暑假,我都陪著淳,我們在客廳野餐,在陽台做暑假作業,在廚房聽音樂,在地板上畫畫,還會一起去游泳,跟明。

明常說我瘋狂地愛上淳,吃醋地撒嬌,跟淳搶吃我做的三明治,淳的笑容明顯變多了,他的父親也是,但是他仍然只抱抱我,親親我,不肯跟再我進一步,我知道他葬了的心沒有回來,也許,入土為安,再也不會回來。

我逼自己別想那麼多,不談,也不問他。我有時任性地想,也許,男人會愛上不說話的女人就是有這樣的好處吧,不會嘮叨喋喋不休,耳根子清靜,不會跟你吵架,也不會成天問你愛不愛她。我試著回想我的每一段夏日戀情,男人似乎都不曾對我說,好可惜,妳不會說話!只會跟我說,妳不說話的樣子真美。

明也曾經說過類似的話,他說沒想到不會說話的女人比較美,也許,明會愛我也是因為這樣吧。啊,最近,我被自己奔騰的想像力搞得疲累,大概是因為夏天就快結束了。

自從明跟我說要搬走以後,我就心神不寧,雖然不是全無心理準備,但是當他說出口的剎那,我的心還是像被輪胎輾過那般緊痛,想到不久以後我就要恢復一個人的孤單生活,心裡覺得十分難過。

隨著夏天即將結束,難過的心情渲染擴散得更大了,尤其那天我在超市不小心聽見了鄰居的八卦閒聊,某小姐 (聽那吊高八度的聲音大概是我的高中同學李小姐吧) 跟某太太說我大概和明要搬家脫不了關係吧。
大概是懷孕了吧?所以不好意思再住下去。
會嗎?如果真是這樣的話,搬走的也不該是男方吧?
妳不曉得啊,她從學生時代就很會勾引男人呢!
真的嗎?我看她很文靜乖巧啊。
人怎麼能看外表呢?妳說不然她怎麼會一個男人接著一個男人換呢?
大概是運氣不好,遇人不淑吧?
什麼遇人不淑啊?妳想想像她這樣一個啞巴,如果沒有什麼狐媚功夫,哪個男人會願意和她在一起呢?
嗯,聽起來好像滿有道理的。
我可不想道人長短啊,這話可是別人說的,說她啊是個隨便的人,從學生時代就常勾引男人上床呢
啊,真的嗎?
那當然囉,我看個這次大概也是因為……

我沒有聽完,既然沒有從頭聽,也不用聽完了…在別人眼裡,我也許就是這樣的人吧。就連明也會開玩笑地跟我說別勾引他,或許不是說笑呢。但是,我想親近明,想貼近他,想光著身子擁抱著他,親他,溶化在他溫暖的懷裡,獻出自己,想我的身體為他而展開,想傾倒整個身體溫暖的潮水餵食他,這樣是勾引嗎?這樣就是勾引嗎?

我不知道,也沒有問明,在他們搬走的前一個星期,我送給自己一個旅行,走前我到郵局去寄了包裹,是給淳的,畫筆,還有紙,還有我送給他的另一幅關於魚的畫,話裡有兩隻魚,一隻大魚背著一隻小魚,大魚是明,背著書包的小魚是淳,兩隻魚快樂地游泳。其實我也把自己偷偷畫進去了,我是海水,包裹著,擁抱著,親吻著大魚和小魚的海水,永遠都不會離開魚的海水。

夏天結束了,我的戀情也要走了,如同往常的每一段戀情,我感謝夏天,賜給我一個男人;不同於往常的戀情,我發現自己居然需要用逃避來遺忘。實在是這段戀愛太美好了,洋溢著甜美熱切的氣味,令人難以放棄。大概因為這次我是同時跟兩個男人一起談戀愛吧,人數加倍,愛戀的深度也加倍,在近兩個月的旅途中,我不斷反覆回憶著明和淳的點點滴滴,把曾有過的美好味道打包整齊,藏在心裡。

等我結束旅途回家,已經是深秋,明和淳曾經住過的屋子已經租出去,我的夏日戀情已經搬走,離我遠去,我恢復了一個人獨來獨往的生活。

今年的夏天又快來了,我的身體竟又如往常微微地起了變化,就像每個月的經期,我體內的賀爾蒙顯然會在夏天做特殊的分泌,每到夏天,我那難以克制的情潮總會泛流成河。可能嗎?愛過了明和淳,我還能愛上誰呢?我很難相信我的身體給我的預告,原以為會因為明而消失的夏日情潮竟又開始蠢動。天啊,還不夠嗎?怎麼會這樣?難不成如明所說我真是魔鬼。

我的疑惑在夏天真正開始的時候有了答案,我收到一封信,是淳稚嫩可愛的筆跡,邀我在下個週末一起去游泳,信紙上畫了三條魚。

收到淳的信讓我驚訝,更讓我驚訝的是,當明開車來接我的時候,我竟聽到淳對我說話,淳圓圓的眼睛望著我,細細甜甜的聲音說,好久不見!

我看見明笑得光燦的臉龐,和淳天真的笑容好像。
我不禁想起去年夏天明曾開玩笑說過的一句話,說我體內在夏日氾濫的情潮,是死去的父母送給我的禮物。

(本篇完)
(本文原載於《高潮咖啡因》一書,咖啡因(即珈琲因)著,小知堂文化出版,http://www.wisknow.com/version/adver/coffee/index04-3.htm)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