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NEWS
我的新書《我好,你就好》出版了!全數版稅將捐給社區獨居老人。
自從那晚阿不失手親了我之後,我就再也沒有見到他,他一定是刻意躲我,每天晚歸早出,避開同租一間公寓的我。今晚我刻意守在客廳,想看他到底要躲到什麼時候?不過是一個吻嘛,好吧,是好幾個,而且是法式熱吻,但這年頭吻和性一樣任人解釋,要說有什麼就真有什麼,若要說沒什麼也的確不代表什麼,幹嘛搞得這麼尷尬!

半夜三點,門外終於出現掏鑰匙的聲音,阿不隨即出現,旁邊站了個穿小碎花洋裝的清秀女孩!我尷尬地回頭假裝看電視,原來阿不晚歸早出不是躲我,而是交了女朋友!哼!我就知道那個吻不算什麼!

阿不獨自進門,遲疑地對我開口,「她是我的大……」
大嫂?最近流行用大嫂當藉口嗎?
「大學同學。」阿不說。
「怎麼不請她進來坐坐?」我問。
「她只是想來借廁所。」阿不解釋。
半夜三點帶女生回家不就是想纏綿嗎?幹嘛還裝清純?怪我坐在客廳壞了你的好事吧?我忿忿起身關上電視,沒想到阿不是個花心男!

雖然我對阿不沒有非分之想,雖然阿不沒有承諾過我什麼,但畢竟他親過我,不是嗎?我還以為阿不和別的男人不一樣……我們很有話聊,彼此瞭解,以前我誤會他是gay,所以把他當姊妹,在他面前什麼都不掩飾。

第二天晚上我約了前男友Stanley到Bar喝酒,我一向認為前男友最適合當戀愛顧問(如果和平分手的話),因為他愛過妳,瞭解妳,很清楚男人愛妳和不愛妳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他大學和阿不同班,我在和他交往的時候認識了阿不。
「兩性專家還要向別人諮詢兩性問題?妳的飯碗不保囉!」Stanley嘲笑我。
「醫生也會生病,推拿師傅也會腰酸背痛,誰說兩性專家不能有兩性問題?」我沒好氣地回嘴。

「我們電機系只有兩個女生,根據我的印象,應該沒有會穿小碎花的同學!」Stanley為我解答,我心一涼。
「你覺得阿不是會認真的那種人嗎?」我不死心地問。
「妳打算跟他認真嗎?」Stanley反問。
我也不知道。這個城市的遊戲規則是如果你認真,我才要認真;如果你不認真,我絕對不能表現出認真,這彷彿變成一種禮貌,不要隨意表現出認真才有家教。而且只要誰先認真,誰就輸了!真正的贏家會一直裝作很認真,其實一點都不認真!

「妳們女人把感情想得太複雜,男人很簡單,喜歡一個女人,想追她,想上她,想跟她廝守終生,然後下半輩子都想逃離她。」Stanley說。
我承認,我們女人很複雜,因為我們永遠害怕愛上花心的男人,偏偏又質疑這個世界上有不花心的男人嗎?真想打電話問上帝,「老闆,祢還有製造販售活的,不花心的男人嗎?」

我老是在專欄裡教訓別的女人,要相信花心的男人不會比女人多,也不比女人少,花心的基因跟性別無關,事實上我也這樣相信著。的確,擔心遇到花心的男人是每個女人的夢魘,好笑的是,男人的花心都是女人寵出來的!這個世界上就是有太多女人願意忍受男人的花心,花心的男人才會愈來愈多!

「妳喝醉了嗎?講話好像在繞口令。」Stanley說。
不,我清醒得很,我站起身準備離開,決定今晚就要問清楚阿不那晚的吻是無心的還是有意的?沒想到我一轉身就迎頭撞上阿不!

「我有話對你說。」阿不攔住我,「我想告訴妳,她不是我的大學同學,她是我的前女友!」阿不看起來像豁出去了,「我一向認為前女友最適合當戀愛顧問,因為她愛過我,瞭解我,所以我找她出來討論該拿妳怎麼辦?我怕想妳誤會才撒謊。」
阿不說完不懷好意地看Stanley一眼,「該妳說了,這麼晚了還不回家,跟Stanley在聊什麼?」

我盯著阿不沒有回答,也許我們很適合在一起。


珈琲因愛情保證卡:對男人的性器官有點信心好嗎?
別以為男人個個都是受不了誘惑的下半身動物,這就像女人總是被解讀成現實的拜金女一樣,請別預設立場,認為男人一定如何,女人一定如何。人人都是獨立的個體,每個人都獨一無二,不能光用性別的二分法去看事情,這樣很容易彼此誤解,很難愛得幸福,也很蠢。

(本文原載於Yahoo奇摩戀愛特區咖啡因專欄。)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


留言列表 (3)

發表留言
  • Gabi
  • 天阿,這段真是太經典了:<br />
    "這個城市的遊戲規則是如果你認真,我才要認真;如果你不認真,我絕<br />
    對不能表現出認真,這彷彿變成一種禮貌,不要隨意表現出認真才有家<br />
    教。而且只要誰先認真,誰就輸了!真正的贏家會一直裝作很認真,其實<br />
    一點都不認真!"<br />
    <br />
    寫得真好
  • 咖啡因 於 2010/10/29 15:34 回覆

  • garphie
  • 謝謝Gabi~
  • 咖啡因 於 2010/10/29 15:34 回覆

  • edy
  • 20-40.人生是立體的.躍然紙上.來來去去無所懼.40以後.平舖直敘.心被抹平.縱有起伏.也只有眼角挑動一下.<br />
    站在中間.往前看.往後看.思索著如何把墓誌銘填上.該做的.該認的.去做.不該的.絕了念頭.很羨慕年輕.可以<br />
    任意的寫自己歷史.發光發熱.
  • 咖啡因 於 2010/10/29 15:34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