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誤會一場!叫不叫跟爽不爽完全沒有關係。』我誠實地對賽門說。

前幾天在精神不濟的狀況下,勉強還是去了咖啡店,赴了賽門的約。
『咦?珈琲因,妳晚上都沒睡嗎?怎麼變熊貓眼了?』賽門問我。
『別說了,我最近剛租的那個房子,每天晚上都吵得要死。』我立刻灌了一杯咖啡。
珈琲因最近想要有一個獨立的工作環境,租了一個房子,本以為在巷子裡應該深幽僻靜,可以靜下心來寫作。誰知道一入夜,正當文思泉湧之際,隔壁就開始演奏起彈簧床協奏曲,咿咿啊啊喔喔喔~干擾寫作,害得我寫稿效率變差,欠下一堆稿債。

『精采嗎?』賽門好奇的問,男人都是一個樣,講到床啊〜裸露啊〜做愛啊〜這些字眼,眼珠子馬上亮起來,比咖啡因還提神。
『唉……差得很,跟殺豬一樣,吵得要命,沒有絲毫節奏感。』我搖頭。
『喔~聽起來妳還滿有研究的。』賽門饒富興味地看著我。
『還好啦,反正你們男人都喜歡女人叫,這種身為女人的基本技巧還是得研究一下。』
『可以叫當然最好,就像我們看電影一樣,總是得講求聲光效果嘛;不過,不叫也無所謂啦,只是……』賽門這時突然靦腆了起來,想說又猶豫。

在我好學求知的眼神央求下,賽門才繼續開口,『多數男人還是認為女人叫床是一種義務,一種盡責的表現,也是對男人的肯定。如果女人不叫,男人會懷疑自己是不是不夠努力,或是方法不對,能力不好,所以沒辦法讓女人享受到,才會叫不出聲。』

『聽你這樣說,上床卻不叫床,好像很不夠義氣?』
『不能這樣說!叫不叫跟義氣無關,跟爽不爽比較有關吧。』賽門反駁。

『誤會一場!叫不叫跟爽不爽完全沒有關係。女人的叫床有好幾種,有的是因為要讓男人有感覺,有的是要讓自己有感覺,有的則是因為沒感覺,帶著怨嘆而叫;還有……』
看到賽門好學求知的眼神,換我開始解釋,女人的叫床大致上分為以下幾類:
(1)女人若沒有性感的胴體,最少要有性感的叫床聲,刺激男人達到高潮,這是第一種,為了讓男人有感覺而叫,是一種催促的,鼓勵的叫。
(2)有的女人難度比較高,無論男人再怎麼努力也無法達到高潮,只好自己叫給自己聽,用假興奮的聲音來刺激自己達到真興奮,這類叫聲通常較具戲劇效果,為了要讓自己有感覺而叫,屬於自我催眠式的叫法。
(3)對男人的埋頭苦幹無動於衷時,女人只好含糊叫兩聲來交代,順便暗示男人快點結束。這時候的叫聲短促激烈,含著些微的怨氣和壓抑,帶著一點不耐,像是快轉的變調歌曲,只想儘快唱到副歌,迅速收尾好卡歌。這種則是最慘烈的叫法,卻也最常見。

『沒有感覺還叫,妳們女人太做作了!』賽門鄙夷地看著我。
『那是一種仁慈,一種包容,不想讓你們男人瞭解殘酷的事實。』我辯解。
『所以女人就很鄉愿的叫了……』賽門一臉失望。
『也不見得啦,還是有不少女人是心甘情願的叫,在強烈的高潮下喪失控制能力,無意識地發出聲音,這種叫聲以單音節居多。』我試圖安慰賽門。

『那妳呢?妳會叫嗎?』賽門話風一轉,狡猾地轉到我身上。
我微笑,『看你們男人這麼在意,不叫還真是不好意思呢!』


【咖啡因喝咖啡→寫給女人】

為什麼男人自己不叫床,卻喜歡女人叫?

各位姊妹,理由很簡單,對男人來說,叫床就代表被打敗!
所以女人叫呢,代表女人被他征服;而自己叫呢,就表示認輸,這怎麼可以?所以男人當然不叫囉!

愈喜歡女人叫床,甚至會要求女人一定要叫的男人,他愈是喜歡當床上的強人,喜歡當征服者。各位姊妹若是遇到這種男人可要小心啦!畢竟床上不是競技場,非要分出個我勝你負,重要的是兩個人身心進行交流,那種愉悅又滿足的氣氛下,形成的雙贏局面,才是做愛追求的目的。

(本篇是舊文新貼,原載於時報周刊專欄,後集結於咖啡因的書《男人都是詐騙集團》,圖是小3畫的。)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