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不拉用力撐住眼皮,準備移動到鐵人三姊妹的房門前。走到客廳,才發現徐媽媽已經在沙發上睡著了,阿不拉很不忍心。因為民宿人手不夠,只好請媽媽從台灣來幫忙,媽媽每天一大早要起床做早餐,還要整理房間,幫客人張羅茶水、水果,晚上還要幫忙陪客人聊天,從早忙到晚,每天都睡不飽,連想跟阿不拉說上兩句話都得等到半夜客人都去睡,可憐的媽媽……看來民宿主人必備清單還要加一樣,「記得帶上媽媽」。

清晨五點,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剛起床準備做早餐的徐媽媽嚇了一跳,「這麼早會是誰呢?沒接到訊息說有客人會這麼早到啊?」
徐媽媽急忙叫醒阿不拉,兩人小心翼翼地打開大門,忽見眼前兩道黑影聳立,差點沒嚇昏。阿不拉趕緊護住徐媽媽,他定睛一看,原來是兩個高大的男生穿著雨衣,擋住了門口。
可是,沒有下雨啊?兩個雨衣怪客全身卻沾滿了泥巴。
「請問還有空房間嗎?」雨衣怪客之一出聲,手上還拿了一顆排球,真是詭異。
雨衣怪客之二自顧自的說:「謝天謝地,終於到澎湖了,昨天我們兩個走了一晚上的路,快累死了!不知道是來澎湖玩的還是來健身的!本來想說坐夜車比較省錢,沒想到公車司機太High開太快,我們就下錯站了。半夜沒車,只好一路走到碼頭,走到一半又下雨……」
「既然下雨為什麼要帶排球?」阿不拉問,客人見多了,應變能力也強了,他試著跟上雨衣怪客的邏輯。
「因為我們走到碼頭的時候太早了,船還沒開,所以我們買了排球,邊等邊打啊!」雨衣怪客之二回答。
噗通!噗通!不知從哪裡突然掉出兩瓶超大瓶汽水。
「我們怕澎湖沒有大賣場,聽說觀光區飲料很貴,所以上船前先買好四瓶兩公升裝的飲料,比較省。」雨衣怪客之一彎腰撿起汽水。
「那另外兩瓶呢?」徐媽媽問,看來她也跟上了。
「在這裡。」雨衣怪客之二指著自己背上的大揹包。
阿不拉和徐媽媽對望,無語。這兩個雨衣怪客帶著八公升的飲料和一顆排球,冒著雨走了一個晚上……這時候要是跟他們說沒有空房間太殘忍了!
「快進來吧!」徐媽媽熱情的說,把兩個穿雨衣的怪傢伙拉進祕境,在清晨五點。

兩個雨衣怪客分別叫做阿哉和辛達,徐媽媽招呼著兩人放好行李,請他們先去洗個澡,歇一下。沒想到這兩位仁兄卻不休息,借了摩托車,馬上往外跑。不是說走了一個晚上累壞了嗎?阿不拉搖頭,為什麼這兩天老是出現怪客人?看來我們家民宿應該要改成二十四小時營業,跟便利商店同步。

清晨六點,徐媽媽已經在廚房暖身,因為鐵人三姊妹就要起床啦〜她得趕快把早餐準備好,今天煎蛋的速度一定要趕上她們吃的速度!徐媽媽精神抖擻的整理廚具,沒想到開民宿比開公司還辛苦,本來以為民宿就是準備幾個房間,讓大家玩累了可以睡覺,沒想到這麼多瑣事要忙。還好徐媽媽以前鍛鍊過,年輕時在市場做過多年生意,後來還跟著徐爸爸管理工廠,不管是進廚房、打掃、管帳、接單還是招呼客人,都沒問題!
「要不是有我來幫忙,這兒子自己怎麼搞得定啊~」徐媽媽架勢十足的揮動鍋鏟,準備開戰。

鐵人三姊妹果然沒讓徐媽媽失望,三兩下就和徐媽媽形成拉鉅戰。眼看三姐妹堂堂邁入第二條超長土司之際,門口響起一陣聲響,雨衣怪客回來了,卻是用走的,摩托車用推的。
「不知道怎麼搞的,車子發不動了。」辛達不好意思的說。
阿不拉正打算蹲下查看,鐵人三姊妹卻率先殺出,團團圍住摩托車。
「我看一下好了!」小玉說著便動起手來,看她在車子身上摸來摸去,居然沒兩下就修好了。小玉發動車子,試騎了一圈,比了個過氣卻很符合她風格的「YA」手勢,對大家露出可愛的笑容。
阿不拉訝異的看著小玉,阿哉和辛達更是眼睛瞪得老大,說不出話來。

當天下午,阿哉和辛達把阿不拉抓到一旁,「我們想跟那三個女生一起出去玩,尤其是那個可愛的小玉,幫一下嘛!」
「怎麼幫?我又不是把妹達人,自己都沒女朋友了。」阿不拉回答。
「小聲一點啦!」阿哉尷尬的制止阿不拉的大嗓門。
「再怎麼說你也在澎湖待了好幾年,澎湖哪裡浪漫,哪裡適合談戀愛,你一定最瞭的啦~」辛達亮出誠懇的雙眼。
「叫我們不要睡,走一個晚上沒問題,但是叫我們約女生,唉……」阿哉和辛達同聲一嘆。

(待續)
(本文收錄於咖啡因即將出版的最新小說《幸福事務所》,《幸福事務所》根據真人實事改編,想認識男主角阿不拉和澎湖祕境民宿嗎?歡迎造訪http://www.secret-confines.com/index.html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咖啡因 的頭像
咖啡因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