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說真的,我到現在還是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什麼。」阿不拉對小玉說。小玉沒有接話,只是看著阿不拉,黑色的眼珠深深的,似乎沈浸在阿不拉的描述裡。

「那天談的很不愉快,我們都說了很多,卻說不到對方心裡,也說不到對方想聽的。隔天她就要回七美上課,我很想跟她回去七美,我隱約覺得,如果這一次沒有一起去,我們之間可能就完了。」然而,隔天阿不拉有團要帶,沒有辦法抽身。不巧的是一下團又遇到颱風警報,「沒有船,沒有辦法下去七美,連天氣也不幫我。」
「後來呢?」小玉追問。
「沒有後來了。」阿不拉咧開嘴笑,看起來一副什麼都過去了的模樣,視線定定的看著碼頭旁邊的彩繪油槽。
「看來,你的心裡有沙漠。」小玉突然說。
阿不拉沒有轉頭,他不想讓小玉看到他的表情……沙漠,也許是吧,這形容莫名其妙的貼切。雖然站在海邊,看著快艇,吹著海風,但是他的心好乾。

眼看西嶼落霞無效,阿不拉祭出法寶,帶大家到白天去過的山水沙灘尋找夜光沙,不料阿哉與辛達又耍寶,夜光沙差點變成夜光殺!

有月亮的晚上,山水沙灘的夜有一片月亮海,海水在金黃色的月光下細細的舞動,美得讓人不想眨眼。而沒有月亮的時候,正是尋找夜光沙的最佳時機。在靠近海水的沙灘上,浪花與沙灘的交接觸,用手輕輕撥開沙地,你將會看見。
「沒有啊,我沒看見!」阿鳥大聲說。
「我也找不到!」辛達抱怨。
「在哪裡啊?阿不拉你騙人!」阿哉說。
「小聲一點啦,都被你們嚇跑了。」笑花罵道。
「夜光沙其實是一種浮游生物,你們不要挖太深,要撥淺一點,像這樣慢慢的、輕輕的。」阿不拉示範。
「啊!我看到了!」小玉興奮呼喊。
她的手心上有細細碎碎的螢光綠亮點。
「我也看到了!」
「哇~好漂亮喔!」阿鳥和笑花也跟著驚呼。
沒有光害的海邊,點點的光忽明忽滅,閃閃發亮。
「好像手裡有星星喔……」小玉浪漫的說。
「真的耶!好美喔!」辛達和阿哉難得的露出應景的浪漫溫柔語氣。
阿不拉笑。每個人手裡都在閃爍,但那光亮一下子就消失,畢竟星星不能握在手上,只能追尋和仰望,和回憶一樣。

找完夜光沙,阿不拉帶著大家往沙灘深處走去,夜色裡隨興漫步,隨意笑鬧,海風略有涼意,大家靠得很近。忽然間,阿不拉手上的手電筒熄滅,天上的弦月也惡作劇似的躲到雲後,眼前一片漆黑,緊接著一陣混亂登場。
啊〜啊〜啊〜啊〜啊~連著五聲啊!
第一聲是阿鳥,第二聲是阿哉。堅持純愛路線的阿哉擔心小玉跌倒,伸手想牽小玉,卻牽到阿鳥。
「啊!」阿鳥嚇得尖叫,俐落的身手立刻反射,一腳踢去,正中紅心。
「啊〜」阿哉痛得跪下,雙手護住最需要自尊的重要部位。
第三、四聲啊分別是笑花和辛達。辛達趁著黑鼓起勇氣出擊,閉上眼睛,準備不顧一切吻下去,不料瞄準失誤,想親小玉卻親到笑花的屁股。為什麼是屁股呢?因為笑花剛好彎下腰撿手機。
「啊!色狼!」笑花迅速的一掌揮出去。
「我看偶像劇不都這樣演的嗎?」辛達摀著臉,委屈的問。

最後一聲啊, 是小玉和阿不拉跌成一團。小玉的手肘命中阿不拉的肋骨,啊〜好硬的骨頭,阿不拉忍不住叫出聲。小玉尷尬的站起來,立刻拉開距離。


(待續)
(本文收錄於咖啡因即將出版的最新小說《幸福事務所》,《幸福事務所》根據真人實事改編,即將開放訂購,更多訊息請上http://www.books.com.tw/exep/prod/booksfile.php?item=0010410803  )

全站熱搜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6)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