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幾天趁混亂的空檔看了兩本愛情小說,我一直偏愛小說,除了推理和奇幻,最愛的就是愛情小說了。

一本是我愛的江國香織-愛無比荒涼。

有種讓時間慢下來的錯覺,這是我喜歡江國香織的原因。
紅茶、魚乾、果醬、甜點、泡澡、喝酒、做菜、換燈泡,
江國香織喜歡描寫食物和生活,閱讀的時候,覺得自己的心跳慢了下來,不再急促。

(本文涉及小說劇情露出,如果還沒看過這兩本書,請自行決定要不要往下看。)


『愛無比荒涼』裡有兩個女人,一個是美麗清秀的高中女生咪咪。
一個是四十五歲的熟齡女子柊子。

兩人在度假飯店相遇。
美麗的柊子吸引了咪咪父親的目光。
兩人在夜晚的沙灘交歡。

柊子深愛她的丈夫,但她知道她的丈夫不只屬於她一人。
「我一直不認為自己能專情於一個男人。社會上,那些宣稱自己只愛一個男人的女人,我認為她們不是在吹噓,就是愚蠢。至於結婚,我覺得那只是假愛情之名、以甜美砂糖粉飾的保身之物。」

柊子原本是這樣的女人,卻在遇到丈夫之後被改變……
「我是在被丈夫擁有之後,才第一次感到解脫。」

「我渴望他陪在身邊,也渴望他不在造成的空虛;渴望只有他才能帶給我的甜美,也渴望只有他才能造就的痛苦。」因為她的丈夫不會難過,所以她決定要和別人上床。

丈夫有許多其他的情人,有時候,丈夫會邀柊子和他的情人一起喝酒。有時候,柊子從他的情人身邊,把丈夫接回家。

因為愛得很深,太渴望擁有,於是試著放手?
渴望深深被愛,於是假裝沒有愛得太深?

我可以理解這樣的愛。
我曾經試過。
實驗結果失敗,這樣的方式只會讓愛提早死亡。

我們自以為很聰明,發明各種延長愛情的方法。
卻只能證明,我們的愚蠢。

愛無比荒涼。
我喜歡這本書的筆調,文字溫溫的,卻很深刻。
這向來是江國香織的強項,很文靜細微的文字,看似脆弱,卻堅強到令人側目。
但,我不喜歡這樣的關係,
放逐、墮落和自欺的愛,無比荒涼。

另一本是張小嫻的作品-我終究是愛你的。
我很想說這本書好看,但我做不到,因為,我看不懂,這是什麼樣的愛。

我是喜歡張小嫻的,她有獨特的魅力,以及努力。
但這本小說,描述一個總是落選的小舞者-喜喜,意外繼承一筆遺產,
花錢雇用一個像他哥哥的偵探林克跟蹤自己。

整本小說有三分之二都在跟蹤。
喜喜知道林克在跟蹤她,於是帶著他去旅行,去酒吧,去街上,去任何地方。
喜喜想像自己和林克有特殊的感情,享受自己被關注。
林克看出來喜喜的寂寞,在幾年跟蹤的過程裡,愛上了她。

最後,喜喜花光了錢,卻意外得到了林克的愛。
很浪漫,但是很難懂。

兩個不交談的人,如何愛上對方?

光用眼神和想像?用感覺?還是自以為是的命中註定?

我好想說,真希望這樣的愛能存在。
但,我說不出來,因為,這樣的愛最危險。

都是因為寂寞,所以放任感覺無盡蔓延。
異常羅曼蒂克的同時,異常凶險。

愛情不是推理戲,不用到現場也能解謎
需要深深的接觸、體會、感受、理解和交流,才能讓愛延續。

對小說而言,『愛無比荒涼』、『我終究是愛你的』都是不錯的故事,
和丈夫之外的任何人上床,找人跟蹤自己,愛上跟蹤的人,都極有戲劇性。

但畢竟是小說,如果是真的,該會是多麼傷心的紙頁。
一張一張,一日一日,只會讓人流淚。
愛不該是這樣的。

我不想傷心,也不想你傷心。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