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午接到電話,我第一份工作的第一個好同事S過世了。
下午打開電腦,看見了朋友轉寄來的信,主旨是愛是什麼意思?

剛離開的S有一對年紀還小的兒女,她大我沒幾歲,在我剛踏入社會時,給了我很多工作上的指引和陪伴。我們一起加班,中午一起吃飯,我始終記得她的堅強和好強。

她帶著我們喝溫熱的高粱,一次一大口,面不改色。
不管工作上發生什麼,她總能從容應對,理智而冷靜。
很少聽她訴苦,她擅長扮演傾聽和安慰人的角色,歇斯底里失控的那個人絕不是她。
結婚那天,瘦高的她領著新郎和雙方父母,逐桌介紹,大聲笑著,爽朗大方,妝很淡,很自然。

患病之後,我們曾在MSN上談過,她坦白的告訴我,或許找一個宗教的依歸是好的,但她沒辦法做到,好奇人怎能全然的相信另一個人,即使是神。
『可能是我太鐵齒。』她說。
我毫不意外,完全覺得那是屬於她的台詞。

她讓我想起帶槍上陣的女戰士,夜城裡的霰彈蘇西(當然,去掉那些髒話和粗魯)
不等男人搭救,什麼事一個人就能解決,沒什麼大不了,事情發生了便扛下,比起別人,比較相信自己。

這樣一個女人,即使生了病,還是狠角色,不會隨便把脆弱給別人看。
S的確是這樣。

生病之後,幾次短暫的見面裡,她總淡淡的帶過病情。
臉上仍是堅定無懼,讓我們相信她很好,沒事,
並扮演起傾聽和安慰人的角色,
聽我和桑妮說著生活上、工作上的不安,不時提出智慧的見解。

姊妹桑妮說過年後便約不到她,當時桑妮還很難過是不是友誼不再。
我心裡卻有了不安,但沒說出口。

她只有狀況不好的時候才會不見人。
不管是見面、電話裡、MSN上,她不會說自己不好。

我不知道現在的她,是不是卸下了盔甲。

很重嗎?那樣的武裝?


愛是什麼意思?轉寄的信上說了很多定義......
『我奶奶得了關節炎,再也不能彎下來塗腳趾甲。於是我爺爺總是給她塗,甚至當他自己的手得了關節炎也是這樣。這就是愛。』
『愛就是當你出去吃飯時,你把自己大部分薯條給某個人,而卻並不在意他是不是也給你。』
『愛就是在你累的時候讓你笑起來的東西。』

我想,為了自己和所愛的人,穿上武裝,扮演著我很好,我沒事,我可以處理一切的角色,也是愛的定義。

這是S愛人的方式。
堅強和好強。
即使離開,也默默的走,不說再見。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3)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