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我在改學生的劇本作業,老公隨手拿了一本來看,說:「這個人是不是長得胖胖的、壯壯的?講話聲音宏亮,個性粗枝大葉?」

我對了學生的名字,嚇了一跳:「咦,你怎麼知道?你什麼時候學會用劇本算命?」

老公又隨手拿起另一本劇本繼續表演,「這個是秀氣型的,乖寶寶,上課都坐第一排?」

Bingo!又對了

OMG!早知道老公有算命天分,應該勸他改行,現在改來不來得及?

S_1029793613 

「什麼樣的人,就會寫出什麼樣的劇本!」老公得意地解釋:「妳看這本劇本的寫法,形容草率,一定是個性粗枝大葉的人;另外這個剛好相反,寫得詳細又清楚,連標點符號都對……」

其實我一開始還不太相信老公說的,但改完兩個班一百多份的作業後,
我不得不咬牙承認,我家男人又對了!

 

從每個學生的劇本作業中果然清楚地看出他的個性、喜好,以及他的問題。

有的人害怕犯錯,限制自己的創意,不敢自由地跳躍。

有的人過度自信,飛得太高,拉不回來,以為自己真的長了翅膀。

有的人明顯憤世,嚮往脫離這個討人厭的世界。

有的人上課愛講話,不甩老師,看起來對整個體制都有敵意,寫出來的劇本卻感情豐富。

 

我想起我剛入行寫劇本時,有個前輩問我:

「妳是不是不敢講髒話?」

是的,從小的家庭教育讓我深深認定講髒話是錯的。不過為什麼前輩會知道呢?

「妳從不寫髒話,每個人講話都很保守文雅。這樣不行,妳得學會講髒話!」

我試了,可是,我還是說不出來……

「那至少要學會『屁啦!』、『很爽!』這種程度的用語。」前輩誠懇建議。

的確,我連『屁』都說不出來,我覺得這樣說很奇怪,聽到別人說,我也不自在。

雖然知道說『屁啦!』不會被警察抓,但我還是說不出來。

 

後來,我逐漸認清不是我個性優雅,是個性有問題。

 

習慣當乖孩子,害怕犯錯,謹守著所謂的正確,固執己見。

 

「難道妳身邊沒有會講髒話的朋友嗎?」

想來想去,還真的沒有耶……

難怪我一向喜歡黑道大哥型的男生,只要聽到『林老師……』之類的發語詞,我就羨慕他個性奔放。

 

剛認識老公時,他偶爾也會冒出這種字眼,最嚴重是開車時。我常常糾正他,說我聽得很不舒服,希望他不要在我面前這樣說。

但有一天,老公很正經地告訴我,這是一種言語發洩。

 

發洩……這字眼有些陌生,是啊,我好像很少發洩。

我和地球上發生的事常有莫名的距離感疏離。從小,就算輸了也不會哭,得不到我想要的就勸自己算了,喜歡的人喜歡上別人也不會難過太久。看起來好像是個性成熟理智,沒有什麼需要發洩的事,事實上,卻是沒學會偶爾放縱自己的任性。

 

這是我的功課,要學會講髒話,才能突破自己的性格障礙。

 

於是我開始從屁和爽字練習起,先慢慢地適應別人這樣說,再刻意地跟著練習。

到後來,我已經可以不結巴、流利地說出『他馬的』。

 

這些對很多人來說像挖鼻孔一樣自然,不用學就會的事,我卻缺乏天賦,花了很多時間才學會。

 

學會髒話後,雖然沒有什麼個性上的長進,我卻真切體會了所謂的言語發洩。

 

上週,我又遇到了一個學生,跟我有類似的問題,他也不敢說髒話。

我有暗示他多開放自己,但我不想建議他練習說髒話。

畢竟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性格障礙,需要靠自己克服。

 

而且,或許他不認為那是性格障礙,而是個性優雅斯文。

讓他一輩子繼續這麼想也不是壞事。

 

再說,就算學不會說髒話,也能擁有美好的人生。

 

不過,不知道老公能不能轉行當世界第一個用劇本算命的占卜大師?

超神準的!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5)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