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NEWS
我的新書《我好,你就好》出版了!全數版稅將捐給社區獨居老人。

去年聖誕夜,我在北京收到了有史以來最棒的聖誕禮物。
晚上十點半,我光著身子躺在解放軍醫院的手術台上,年輕的男性麻醉醫師問我:『你在哪兒上學?』
瞬間我笑了!我離大學畢業有段很長的時間了,離高中更遠了,還問我在哪裡上學?
我看起來有這麼小嗎?那我真該去代言抗老護膚保養品。
眼前雖然沒有聖誕樹,但我好像看到聖誕老人。
2011-12-27_12-46-26_772.jpg  

時間回溯到凌晨一點,我打開新買的朋友推薦的牛欄山二鍋頭,心情很好。前一天剛交完小說稿,一個人喝點小酒,在微博上閒逛。
1:20,是我當天微博回應的最後時間,當時我還清醒。
四點鐘,我醒來往廁所衝,吐了卻不是因為酒。
我原以為酒不好,或是吃壞肚子,而我也沒喝很多,只是微醺,怎麼會吐呢?肚子好痛,當下第一個反應是腸胃炎。 
鼻炎膠囊、胃藥、頭痛藥、感冒藥......這趟來北京,我什麼都帶了,就是沒帶胃腸藥。害呀~怎辦呢?
昏昏沈沈邊睡邊吐到七點多,和我家老爺來到北京朋友推薦的中日友好醫院。
據說他們都在這兒看病,這兒有個國際部,頗受好評。

可惜急診沒有分國際和國內,有些昏暗的急診室,我看了有些擔心。
很快地驗了血,白血球高達一萬九,內科醫生要我到對面外科報到,外科醫生看了不到一分鐘,便說:『急性盲腸炎,開刀!』
我不相信!不會那麼倒楣吧?我是肚臍周圍痛耶,又不是盲腸的位置痛?
經過醫生解釋之後,我半信半疑,
我家老爺當下第一個反應是趕快改機票時間,立刻回台灣。

醫生建議先輸液(打點滴的意思),要回台灣還是開刀再說。
老爺回住處打包行李,我留在醫院輸液,這裡是坐著打點滴,小小的輸液室擠滿了人,邊打點滴邊聊天,說真的我嚇到了!
這輩子第一次坐著打點滴,真的不習慣,好想躺下!但很抱歉這裡只有坐票!

打完點滴回到住處,發現我家老爺也慌了手腳,不如平時有效率,行李還沒收拾好。
見我肚子仍痛,老爺猶豫了,把我從床上挖起來,要我再回醫院,因為我的疼痛的確轉移到盲腸了,應該是急性盲腸炎沒錯。醫生沒騙我。

我們陷入畢生最大的猶豫,要留在北京開刀嗎?
為什麼會有這種猶豫呢?坦白說幾個朋友在內地開刀的經驗都不佳,細節?你可以問問你身邊常駐內地的朋友,這裡就不贅述了。

所有的朋友都勸我們立刻回台灣,擔心我們在北京做手術會出問題,當時的心情真是有史以來最掙扎......比我決定要不要結婚時還難選擇!
最後我們還是獨排眾議,決定留在北京看醫生,把機票取消。

最大的原因是老爺擔心飛行途中會有問題,不知道我能撐多久,更擔心拖延萬一引起腹膜炎......

我們本要回到中日友好醫院,在出租車上接到朋友電話,一番商量之後改往和睦家醫院。(請務必記住這個名字,和睦家!)

因為出租車司機找不到和睦家,我們繞了繞,最後還被放在錯誤的地點,問了半天路,發現還有一段距離,又攔不到出租車,當時我真的快抓狂了!心裡偷偷罵了好幾遍髒話。

好不容易來到和睦家醫院,看到乾淨明亮的裝潢,整潔科技感的病房,彷彿回到台灣的醫院,有一種莫名的熟悉感,我們終於放心了。(唉,人總是被外表矇騙!)
再次打點滴、抽血,過了一會兒,一個有廣東口音,普通話講得不輪轉,不時夾雜英文的男醫生建議我們做CT(電腦斷層掃瞄)好確診。
大概平常怪醫豪斯看多了,或者說人在屋簷下不得不低頭,雖然我和老爺都不認為盲腸炎需要找什麼CT,但我們還是低頭認輸了!
因為該醫生說他看了驗血報告還不能確認這就是盲腸炎,而CT可以確認。

好吧,照就照俻呗~我還沒有勇氣和醫生爭執。(換做你也不敢吧?很少人敢質疑醫生!很妙吧?)
這一照就是一萬二人民幣。(請乘以4.7或4.8換算成台幣,我乘以4.75好了,這樣是NT 57,000)

和睦家醫院大多收外籍人士,還有不少藝人會到這兒看病,例如王菲。
這裡的護士雖然都會說英文(想必學歷不低吧?),但打針的技術超級差!換了兩個人,還是戳得我痛死了,(當然,後來也留下了一大片瘀血,活像被家暴。)
雖然護士一直跟我解釋可能是針比較粗,所以比較痛,但我看她們緊張的模樣,只能主觀地認為她們練習不夠,都把時間拿來練英文了,沒時間練打針。

被針戳了半天,折騰來折騰去(真的是超級折騰,我兩隻手都被戳遍了),弄了一個多小時,照完了CT,醫生卻說無法確診,你裝小偉喔?我當時很虛弱,根本沒力氣罵他,而我的臉色應該已經夠難看了,分不出來是生病還是生氣。
(別提我在台灣照CT從頭到尾頂多十分鐘就搞定收工了@@ 而且全部連掛號費只花了一千多塊,台灣人真幸福,有全民健保!)

我家老爺的脾氣一向比我差,這時看他也很沒力,連罵人的力氣都沒有,這也是啦,他睡沒多久,我凌晨起來吐時他睡不著已經醒了。
一旁陪著我們的北京友人一向走氣質路線,當然也沒罵人,但我們三個都很傻眼,這就是花一萬二人民幣的結果嗎?答案竟然是沒結果!

好吧,我們忍住氣,繼續等他們所謂的外科醫生趕來醫院。
因為是聖誕夜,我們可以理解北京大塞車,但是時間一分一秒地過去,已經下午四點多(沒錯已經痛了12個鐘頭了),接著五點多了,據說住在附近的外科主任終於趕到了!

外科主任說如果我們要做微創手術,需要另一位醫生趕回來,因為他本人是做傳統手術,不精通內視鏡手術,但這另一位醫生人不在北京,據說要晚上九點以後才能趕回來。
好吧,那怎麼辦?也只能等啊~
走氣質路線的北京友人此時問了一句,手術要多少錢?
答案是:12萬,當然是人民幣!
我幫你換算成新台幣,保守一點算乘以4.75就好,將將將將~答案是57萬台幣,你答對了嗎?

一個簡單的盲腸手術要57萬台幣,近60萬,真的令人很難接受!

但怎麼辦呢?再換醫院嗎?
老爺不斷打電話,台灣北京和朋友商量,朋友們的電話也沒閒著,到處幫忙問,但有些醫院對急性的盲腸炎不給做微創手術,有的醫院則是沒病床,電話打來打去的結果都沒好消息。

我和老爺考慮再三,最後還是決定做了。(其實都是他在考慮啦,我根本沒力氣想了)
60萬就60萬吧,小命重要!

正當我們打算在和睦家做手術時,我的霉運終於結束了!聖誕老公公終於響起他忘了給我禮物了!
朋友S聽到12萬人民幣的價錢,完全無法接受,幫我們多打了幾個電話,終於喬到了好位置。
於是,我們告別和睦家,坐上救護車,前往304醫院—解放軍總院第一附屬醫院。

事後,老爺說起在和睦家結帳時,總共一萬七人民幣,會計還不斷遊說他再繳一千多辦張會員卡,『下一次來可以打折喔!』
老爺氣炸了!說他以後不會再來了!別咒他!
我則笑翻了!沒想到醫院還可以搞會員卡促銷,敗給它了!

進了解放軍醫院之後,還有一堆爆笑的,明天再說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咖啡因"上癮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霜葉,紅於二月花
  • 有個朋友在安南國發生車禍,醫生告訴他:你不開刀可能會死,開刀也可能會死...嚇得他馬上辦出院,拖著老命回台灣開刀,說是要死也要死在自個兒家裡(是說我怎麼沒聽過車禍骨折開刀死掉的)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