咖啡因NEWS
我的FB:https://www.facebook.com/garphiemore/,我的編劇社團『編劇追劇』:https://www.facebook.com/groups/728997084584479/

目前日期文章:202101 (7)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Wonderful_Rumors.jpg(圖/維基百科)
《驅魔麵館》(又名驚奇的傳聞)是個漫改劇,改編自同名網路漫畫,描述一家排隊名店「姐姐麵館」背地裡是個惡鬼獵人組織,這些惡鬼獵人如何打擊惡鬼的故事。雖然主演陣容不夠華麗,卻憑藉著有趣的設定、成功的角色、富有感情的人物關係,在OCN首播的收視率從2.702%一路攀升,到第12集10.581%(AGB尼爾森收視率調查),破了OCN的紀錄,在Netflix每週更新也幾乎都進入Netflix排行榜前10,於台灣和香港都得到了收視冠軍,然而,最後四集傳出更換編劇的消息,導致結局翻車,收視率也往下跌,雖然最後一集依然衝出了該劇的最高收視,網友卻對第二季感到憂心。

我想要用一個編劇的角度來聊聊這部戲更換編劇的風波,先問大家一個問題,你看得出來一部戲好是編劇寫得好還是導演導得好嗎?老實說,絕大部分觀眾都看不出來!這不是能力問題,其實,就連影視圈的專業從業人員也未必看得出來!為什麼呢?舉個例子,某一場戲,主角悲痛欲絕,但他沒有哭,而是強忍著內心難過,如常地跟身邊的人說話,不讓人看出來,那堅強的模樣讓觀眾看了更難過……這是編劇寫的,還是導演的主張,抑或是演員的詮釋呢?說真的,除了參與其中的製作團隊,其他人是不會知道的。所以一部戲(包括電視和電影)之所以好看,一定是編劇、導演、演員、製片(製作人)及所有製作團隊的每個伙伴都很優秀,唯有整體團隊的優秀,才能製作出好戲,絕非個人秀。

同樣的,《驅魔麵館》的成功絕非只是劇本好或導演好或演員好,而是整體都很好(一般通稱編導演也就是編劇、演員、導演,事實上不只這些人),然而,原編劇呂芝娜卻只寫到第12集(總共16集),第13集便改由導演劉先東執筆,最後找來另一個編劇金新春救援,寫完第14~16集。其實中途換導演或換編劇的狀況並不在少數,但一般換編劇都是收視率差,還真沒聽說過收視率好卻換編劇的,這件事因而引起熱議。

媒體曝光原編劇呂芝娜和劇組方面無法就電視劇後半段劇情的走向達成一致,最終忍痛離開劇組。簡單說,就是編劇和導演及製作方的意見分歧,最後是導演及製作方獲勝,編劇走人。由於第13集是導演執筆,我們可以大膽猜測所謂意見分歧應該是編劇和導演鬧不和,否則,應該是另一個編劇迅速救援,而不會是導演親自執筆,也就是導演本身有寫劇本的能力,直接接手第十三集劇本,但可能是導演的工作量大,沒有時間寫完後面集數,所以找來另一個編劇幫忙,但被找來救火的編劇金新春沒有從頭參與,極為可能是按照導演和製作方的意見下筆。殘酷的是更換編劇的結果是收視率往下掉,而且網路罵聲不斷,落得一個爛尾的下場。

導演和編劇意見不同時,挺編劇還是挺導演?這就要說說電視劇和電影的不同,電視劇(影集)通常是編劇制,而電影是導演制,所以我們會常聽到電視劇宣傳時打出編劇是誰(尤其是日、韓劇),而電影宣傳時重點總是導演,不會是編劇,為什麼會這樣呢?電視劇幾乎都是投資方(金主爸爸)先找編劇開創一個故事,或是投資方看上了某個編劇的作品,然後編劇開始撰寫劇本,在寫的過程中不斷與投資方(以製作人為代表的團隊)討論,確認了劇本,然後再加入導演。

導演加入的時機不一定,有很多是劇本寫到一個程度,進入籌拍(籌備拍攝),才找來適合執導這個劇本的導演。但多半都是故事確定了,編劇先作業,才會確定導演。因為故事必須先過案,這個項目才會成立,案子才會往下進行。所以找導演的重點是物色哪個導演適合拍攝這個劇本,例如奇幻劇就會找來有相關經驗的導演。

到這裡大家應該可以猜測得到,為什麼編劇和導演常會是對立的,因為編劇在前期發想故事,撰寫故事時,導演並沒有參與。當導演看到已經完成的故事或劇本,通常編劇已經運作了一段時間(很可能是好幾年),也因此導演提出的意見常會跟編劇抵觸,這不是導演找碴,也不是編劇心胸狹窄,每個人的觀點本來就不同,意見不同很正常,但在編劇已經投入了好長一段時間的狀況下(尤其是寫了好幾年的案子),導演提出的意見很大可能會推翻編劇的心血。就像你交了一個女朋友,兩個人已經相處了一段時間,突然跑出一個陌生人對你說,我比你更瞭解你女朋友,你不應該這樣對她……任誰都很難接受吧?

那編劇跟導演的意見誰更有理呢?這很難說,編劇因為投入的時間長,大多數思考的是故事主題與架構(特色是什麼?架構如何?與其他故事的區別在哪裡?觀眾為什麼會被吸引?要講的主題清楚嗎?)、人物的設定(這個角色的性格、夢想、動機、家庭背景、學經歷、內心衝突,甚至小動作、口頭禪等等)、人物關係(角色與角色之間的互動模式、人與人彼此之間的愛恨情愁),以及故事情節的進行與因果關係(這個角色做這件事是否合理?以他的個性與背景,該怎麼做這件事?他做了這件事之後會給自己和他人帶來什麼影響?這個影響如何推動情節,理由足夠嗎?故事架構的起承轉合清晰嗎?合理嗎?)簡言之,編劇最需要思考的是因果關係,所以編劇的邏輯能力必須強大,組織能力必須出色,注意到方方面面的細節是否合理。這也是為什麼許多文青型的新手編劇在剛入行時容易受挫,因為比起文字能力,編劇更著重理性思考。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Hotel_Del_Luna (1).png(圖/維基百科)
德魯納酒店為您提供最好的服務,但,只限鬼!一座位於首爾市中心的華麗酒店,只招待死去的「靈賓」,一般人看不見也進不去。酒店的主人張滿月(IU飾演)外表青春貌美,其實已有一千多歲,因靈魂被困,被迫管理酒店,以償還千年前犯下的血債。這樣一家鬼酒店卻找來了一個怕鬼的人類總經理具燦星(呂珍九飾演),兩人因而展開一段人鬼戀。

韓劇《德魯納酒店》(又稱月之酒店)看起來像個標準偶像劇,其實卻是以偶像劇為包裝,融入奇幻、懸疑、恐怖、溫情、寫實人性、生死議題等多種元素,頗有電影《與神同行》、《椿山課長的那七天》的影子。愛情並非主軸,那些一個個心願未了的鬼客人才是主角。怕鬼的具燦星從不敢見鬼,到同情鬼,到為鬼完成遺願,一一送走了無遺憾的鬼客人們,最後,送走了他愛的女人張滿月。這部在有線「付費」台tvN播出的電視劇,創下了12%的收視率(首爾區高達13.875%),換算成無線台的收視,必須要乘以三到四倍(需以付費台訂閱戶與無線台擁有者的比例來計算),也就是約36%〜48%。

以一個沒有IP基礎粉的原創電視劇而言,能創下如此高的收視率,IU的明星魅力功不可沒,但最吸引人的還是劇情。在你陶醉於男女主角曖昧的感情,不一會兒又轉換到揪心的寫實人性,再一會兒又讓你體驗到溫暖與感動,過一會兒又拉到懸疑,讓你好奇張滿月千年前發生了什麼事?她與具燦星是什麼關係?各種元素巧妙融合,精準切換,無縫銜接,毫無違和感。

電影或許需要類型的識別,才能抓住對的觀眾進電影院;電視劇卻需要拿掉類型的限制,更確切地說是類型的偏見,才能創新,吸引過去不看台劇的觀眾,提高開機率(點擊率)。不只觀眾,不少影視同業認為偶像劇就是膚淺無腦的代名詞,甚至不屑製播偶像劇。然而,觀眾真的討厭看偶像劇嗎?偶像劇就無腦嗎?漫畫改編的日劇《凪的新生活》描寫總是在意他人眼光,壓抑自己去迎合別人喜好的女孩凪(黑木華飾演),辭職、搬家、分手,決定開始新生活。本劇叫好又叫座,引起眾多白領女孩對自我人生的省思。然而,從情節、人物設定到畫面呈現,它都是一部標準的偶像劇。

誰說不能夠在美麗如明信片的構圖裡探討人生哲理?誰說不能在愛情故事裡挖掘深度?非要打著「非偶像劇」的旗幟才能探討有意義的議題嗎?或許必須拿掉類型劇的偏見,不排斥任何劇種,大膽融入多種元素,才能打造話題劇,創造收視率,而不是一窩瘋複製成功的類型劇。最佳例子莫過於美劇《怪奇物語》,表面講的是恐怖怪物,其實說的是孩子的成長與親子關係,在Netflix已播至第三季,並獲得續訂。


本文原載於【聯合好評】https://stars.udn.com/star/story/10093/4210508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V5BYjNlOWY2OWEtMGQyOC00YWQ4LWJkMjUtYzU4NGEzNjM2MWY0XkEyXkFqcGdeQXVyODUxOTU0OTg@._V1_.jpg(圖/IMDB)
一部戲成功,觀眾讚美導演導得好,演員演得好,一部戲若失敗,大多數觀眾都怪編劇爛!對不理解產業運作的觀眾而言,這很正常,觀眾以為劇本是一劇之本,編劇應該是可以掌握劇情的人。事實上,除了少數金牌編劇,大多數編劇都無法掌控自己的作品。

影視圈都有個有趣的現象,投資方的經營者在創作,而不是在經營,經營者與創作者已經混淆,導致創作者淪為寫手,逐步放棄原始創作理念;而經營者苦於創作-構思情節、修劇本、改台詞。兩者都在做自己不擅長的事,結果就是大家都很努力,好作品卻不多。

一檔電視劇的劇本平均要磨個一、二年以上,撐不下去的編劇轉行了,但還有更多懷抱創作夢的新手編劇們湧入,投資方不擔心找不到編劇,反正掌握劇本的是經營者,即便新手編劇也算堪用了,因此編劇的汰換率極高。編劇圈有個笑話,只要看到編劇掛的是一堆人,通常不會是什麼好作品。然而,這現象真不能怪投資方,電視劇其實是風險極高的投資,以一般偶像劇規格90分鐘、13〜16集來說,再怎麼節省預算,也是三、四千萬以上的事,哪個經營者能輕易地放手?

再說台灣的編劇養成教育著實不夠完整,許多編劇有才氣、有創意,卻沒有拍攝概念、市場定位概念、成本控制概念……能怪投資方把手伸進劇本裡嗎?

現在許多新媒體平台紛紛把集數縮短(也就是迷你劇集),或將每一集的長度縮短,大陸更流行起微劇(每集可能只有二〜五分鐘),如此一來,投資金額便能縮小。這是大環境不佳的因應之道,我個人卻認為這是一個打破長久以來不健康生態的新契機。

我們可以參考美劇試播集(Pilot)的作法。美劇的試播集分為兩種,公開試播以及內部審查試播,以測試市場反應,成功者便能獲得第一季的預定,以此類推,第一集的收視高,就能成功延續第二季。熱門美劇《這就是我們》(This Is Us)榮獲全美試播集收視率最高,在第一季正式推出前已備受矚目。廣受好評的《絕命毒師》(Breaking Bad)也是從試播集開始。

本文指的是公開試播,建議投資方先做一集的長度,當然這一集必須是完整的故事,好比電視電影,也可以嘗試短集數或是每集10分鐘左右的創新規格。過往,短劇集有難以行銷或難以回收的迷思,然而,當試播集成功,無論第一季、第二季,甚至延伸劇,都能造成更大的話題,收穫更大的廣告效益。

當我們把標準的框架拿掉,改以輕薄短小的規格上陣,除了能大幅縮小投資金額,讓投資方更有勇氣去嘗試各種題材,讓創意者有更大的空間發揮,也能更準確地掌握觀眾反應,造就更繽紛燦爛的台劇宇宙。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V5BNzVkYWY4NzYtMWFlZi00YzkwLThhZDItZjcxYTU4ZTMzMDZmXkEyXkFqcGdeQXVyODUxOTU0OTg@._V1_.jpg(圖/IMDB)
《荒唐分局》(或譯為神煩警探,Brooklyn Nine-Nine)是部每集約20分鐘的美國情境喜劇,一言以蔽之,是部很ㄎ一ㄤ的喜劇,卻在IMDB拿到8.4的高分。本劇描述布魯克林區99分局裡警探們的爆笑趣事。劇情很簡單,每集都不同,同樣的是都很鬧。男主角是個幼稚鬼警探,女主角是個愛現、愛拍上司馬屁的書呆子,加上一個任何情緒都是同樣表情的上司,一個認為她精神上的雙胞胎是畢昂斯的自戀狂助理,還有暴力女警、濫好人警察,以及兩個永遠在吃、派不上用場的胖警察。每個角色都很有特色,隨便玩一個自動販賣機的橋段都能讓你笑翻。適合壓力太大、生活操煩、下班不想用腦的觀眾。

原本只製播到第五季,FOX宣布取消該劇不到一天,就因粉絲的怒火太旺,NBC隨即發布接手第六季,可見其受歡迎程度,目前已經演了七季。這樣一齣看似無腦的爆笑劇,成功的關鍵點在於「定位精確」—追查案件不是重點,每個角色本身都能發動笑點,不同角色之間都能碰撞出喜感,不管情節怎麼玩,就是要讓你笑。

對很多人來說,它稱不上「好劇」,缺乏深度,但不能否認它是一部成功的劇,收穫了大批粉絲。對台灣影視圈來說,我們需要的不只是好劇,更需要像這樣成功的劇,才能活躍產業。事實上,每一部成功的劇集、電影關鍵都在於先有清晰的定位,要給哪一群人看?那群人喜歡什麼?他們為什麼要看這部劇?

可惜的是,台灣影視圈並不怎麼採信定位精確這一套。大多數的劇都希望能抓到25〜45歲左右女性,這個年紀的女性是多數廣告商的最愛。然而,25歲和45歲的女性喜歡的不一樣,不同教育程度的女性喜歡的也不一樣,更別提殘酷的現實—絕大多數高學歷、高收入的女性不看台劇,她們看美劇、英劇、電影。

愈清楚一部戲要針對的目標觀眾,愈能明確描繪出目標觀眾的輪廓,例如收入、職業、偏好、價值觀、愛情觀、生活難題、消費習性等,愈能打造成功的劇。用目標觀眾喜歡且熟悉的語言,與他們溝通,取得認同感,得到收視率(或點擊率)。道理說來簡單,實際執行卻很難。製作方總是想多抓一點其他族群,期待收視率會更高,例如原本確定主要目標觀眾是25-35歲上班族女性,劇本撰寫過程中又希望多加一條18〜22歲的感情線,或希望再加一條老人家的線,取得更多觀眾認同。事實卻適得其反,從角色設計到劇情都無法精確定位,就會抓不到任何明確的族群。什麼人都要,就會什麼人都要不到,這是邏輯原理。現在的新媒體世界已經沒有所謂大眾的概念,而是愈明確的分眾才是大眾。

演說家Simon Sinek說,「把注意力擺在你要到達的目標,你會知道下一步該怎麼走;把注意力擺在下一步,你將迷失方向。」這話很適用於台劇的現狀,大家努力想走出新的路,不斷思考下一步怎麼走,但這部戲的定位夠清楚嗎,要走去哪一群目標觀眾的心裡?那群人長什麼樣子?能不能清楚描繪出他們的輪廓?似乎沒有太多人在意並謹守定位。於是多部戲都「包羅萬象」,一下對白很文青,一下很寫實,一下笑點很鬧,一下來個人生哲理,下一集又忽然變得溫馨,搞不太清楚是要給誰看的,很難抓住固定的觀眾,收視率(點擊率)自然就讓人心酸了。

美劇《宅男行不行》(或譯為生活大爆炸,The Big Bang Theory)講述一群理工天才,其實是部很知識份子的喜劇,看似小眾,卻連演了12季(停播的原因是主角不演了)。連衍生劇《少年謝爾頓》(Young Sheldon)也大受好評,CBS宣布一次續訂至第四季。所以小眾就是大眾,Focus,Focus,再Focus,才會成功。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MV5BZjg1ZjdhYTktODI4ZS00YjdhLTk1YTgtNzBjMjM5YTlmY2Q2XkEyXkFqcGdeQXVyNzUwOTkyMzE@._V1_.jpg(圖/IMDB)
「亞當有個深愛的妻子和兩名可愛的小孩,過著幸福快樂的生活。突然出現一名陌生人,揭穿他妻子驚人的秘密,亞當的生活瞬間天翻地覆,他企圖找尋真相,卻走進充滿陰謀的危險世界。」最近在討論區爆紅的Netflix影集《陌生人》(Stranger)由暢銷作家哈蘭・科本(Harlan Coben)的小說改編,但坦白說,哈蘭・科本在台灣的知名度不算高,這個IP對台灣觀眾而言,並沒有什麼市場基礎,決勝點全靠故事。

但光看這段簡介,許多人應該都能預測該劇會紅(結果果然很紅)。睡在你身邊的另一半,那個你以為最瞭解的人,竟然藏著不為人知的秘密……光是假設性地一想,看一眼身邊酣睡的另一半,就讓人冒冷汗。這題材既貼近生活,又延伸了幻想,不斷翻轉的懸疑劇情更吸引人往下追,完美地貼合市場需求。哈蘭・科本的書幾乎都是這類型,只要製作不出問題,不是爆款也會是話題之作。Netflix早在2018年便和哈蘭・科本簽約,將他的14本著作陸續發展成影集和電影。身為哈蘭・科本的粉絲,我認為這部影集是他的書裡,目前改編得最佳的一部影集。

幾年前我便曾遊說大陸影視公司購買哈蘭・科本的小說改編,但他的書並未在大陸出版,自然不了了之。況且筆者現今的身份是個編劇,對影視投資方而言,編劇對題材的掌握能力不高,不夠瞭解市場,在意的不是收視率,而是自己辛苦的創作會不會被改來改去。

必須老實說,許多編劇確實是這樣,沉浸在創作的小宇宙,不習慣去瞭解觀眾心理,也不願迎合觀眾喜好,認為隨波逐流就輸了。然而,除了少數以藝術為目標和不需在意收視率的公益平台,絕大多數編劇和影視工作者都活在市場裡,當你不在乎市場,就會被市場拋棄。說穿了,電視/電影創作其實就是一筆生意,和賣洗髮精、衛生紙沒兩樣。

你的洗髮精,不,你的戲賣點在哪裡?如何滿足觀眾需求?一直是筆者不斷強調的觀點,與其認為影視圈被收視率綁架,不如思考如何回頭綁架收視率?筆者過去是行銷/廣告工作者,從汽油到航空公司都行銷過,請容筆者庸俗地說一句:市場至上,投資方要是沒賺錢,哪來下一部戲?但有多少影視工作者(特別是編劇)是用市場觀點去思考題材?

並非某部戲成功了,大家都去拍這類型的戲,就是抓住市場動脈。
每一部高收視率的戲都有其原因,流行趨勢和觀眾喜好一直在變動,但市場的思維法則不會變。筆者看一眼預告,幾乎就能判斷收視率,筆者看上的題材,往往大放異彩。舉個實例,我在2013年寫了部犯罪寫實劇,探討罪與罰的問題,題材沒有受到青睞,後來《我們與惡的距離》做到了,我敬佩並感謝該劇。
再舉個例,我在2012年提出推廣迷你劇集,大部分人不以為然,這麼短的劇宣傳期也短,怎麼賺廣告費?然而,現今迷你劇集大行其道。再來一個例子,我從好多年前便不斷強調打破類型劇的迷思,即便是愛情偶像劇也可以有懸疑元素,《山茶花開時》做到了,《想見你》做到了,而且都創下高收視,我佩服投資方的勇氣。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The_Romance_Of_Tiger_And_Rose.jpg(圖/維基百科)

第一集洞房,第三集領便當,編劇自己進劇中魔改,男主角拿成女主角劇本……網劇《傳聞中的陳芊芊》能在一堆甜寵劇中成為黑馬,脫穎而出,靠的就是反套路。

所謂套路,可以說是公式、套好的招式,也就是觀眾認知裡常見的劇情和人物設定。例如愛情劇最常出現的公式,聰慧善良的女主角和冷傲毒舌的男主角互看不順眼,處處對立,最後卻成為戀人,這個套路從十九世紀英國小說家珍・傳聞中的陳芊芊奧斯汀的代表作《傲慢與偏見》一路玩到好萊塢、韓劇、台劇,到現在還是行得通。然而網路時代,觀眾戲愈看愈多,求新求變,於是「反套路」的戲愈來愈受歡迎。

小編劇陳小千嘔心瀝血把自己寫的小說改編成古裝電視劇,開拍在即,卻因男主角質疑劇情有諸多不合邏輯,必須修改。熬夜修改的她一覺醒來,發現自己進入了劇本中,成為戲份不多,在成親當晚就會被毒死的三公主陳芊芊。陳小千立刻想起這是第三集的內容,不如省略迎娶種種細節,直接洞房,盡快被毒死,才能回到現實。沒想到一覺醒來還在古代,為了活命,只好拼命給自己加戲,討好男主角韓爍,努力撮合男主角和原本的女主角在一起,讓劇情快轉,才能早點回家。韓爍來自男人是老大的城邦,為了復仇,才會入贅到女尊男卑的花垣城,想要奪取花垣城的鎮城之寶—龍骨,滅掉陳芊芊一族。一般這樣的主線通常會走到劇終,但身為編劇,陳小千當然知道韓爍偽裝背後的目標,第六集她就直接把龍骨給了韓爍,希望能早點收工,完全地反套路。

其他設定也很有意思,例如小配角梓銳,話特別多,其實是陳小千當時為了湊字數,才給他加了很多對白,非常符合現實。還有男人要遵守男德,不能對老婆在外拈花惹草吃醋,被家暴也不能隨意還手,男女地位與真實世界顛倒,嘲諷又好笑。而陳小千穿越到劇本裡,才發現自己的劇本確實有諸多Bug,這點也很寫實有趣。男主角韓爍原本的人設為柔弱多病的傲嬌王子,到後來卻變成愛吃醋的戀愛腦,讓人不禁懷疑男主角拿錯劇本,演成了女主角。因為一般影視人的經驗裡,只有女主角會一天到晚想著談戀愛,若是男主角這樣,會讓觀眾覺得很沒志氣,缺乏魅力。

韓爍沒了霸氣和驕傲,很快就愛上陳芊芊,成為卑微的寵妻狂魔,滿足了女性觀眾的幻想,也翻玩了愛情劇公式。還有出乎意料的快節奏,這一集出現的哏,下一集就玩完了,總共才二十四集,不同於動輒五十集的古裝劇。這些反套路的套路,吸引了觀眾,也為《傳聞中的陳芊芊》帶來了話題和流量。

或許觀眾要的沒有那麼難,說穿了就是新鮮感,不同於以往的新題材,跟過去不同的新橋段,拿掉所謂成功的公式,多一點變化,少一點影視從業人員自以為瞭解觀眾要什麼的自大。

 

本文原載於聯合報 https://stars.udn.com/star/story/10093/4661550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f637354371036384968.jpg(圖/TVN官網)
《Start-Up(我的新創時代)》無疑是近幾個月最具話題的韓劇,除了女版賈伯斯的故事引人關注,更點燃「配角病」、「男二病」熱議。「配角病」是指觀眾中了配角的毒,常見的是「男二病」,也就是男二搶過男一的鋒頭。本劇中,飾演男二的演員金宣虎從開播以來,就比男一搶眼,在韓國最大搜尋網站「如果你是女主角,你會選擇男一還是男二?」的調查中,男二金宣虎以高達81%的得票率碾壓男一南柱赫,引起一片譁然。

f132470405448091486(0).png(金宣虎/TVN官網)

f132470405171336842(0).png(南柱赫/TVN官網)

《Start-Up》號稱是韓版矽谷創業故事,年輕女孩徐達美(女主,秀智飾)與兒時筆友南道山(男一,南柱赫飾)重逢,兩人攜手追夢,最終也收穫了真愛。這樣的故事,怎麼想都應該是男一勝出,偏偏編劇設定了達美的筆友其實是被達美奶奶收留的孤兒韓志平(男二,金宣虎飾),在奶奶的要求下,才會寫信給達美,與孤單的達美交朋友。十五年後,韓志平已成為風險投資公司的菁英,重新與奶奶聯絡,才知道自己居然是達美的初戀。然而,達美以為自己喜歡的是信中署名的「南道山」,不知道那是韓志平隨意從報紙上借用的名字,更不知道自己真正喜歡的是韓志平。

真實的南道山是個母胎單身的IT男,因小時候數學比賽奪冠而上報,無意間成為這場虛擬戀愛的男主角,被韓志平推上火線,扮演達美的筆友,進而愛上了達美,與韓志平變成情敵。不知情的達美與南道山愈走愈近,韓志平只能落寞地退開,默默守候達美。

從編劇角度來看,這故事架構有兩個重點,註定了韓志平更受歡迎,一是韓志平與達美的關係更深:起初,韓志平是為了唯一在乎他的達美奶奶,不甘不願照顧達美。不小心愛上達美後,達美已與南道山相戀,韓志平不忍心戳穿筆友騙局,只能選擇祝福,在達美創業的過程中,挺力相助。這一路,韓志平的心理變化清晰,轉折合理,情感飽滿,加上第一集完全沒有南道山的戲,觀眾已經接受了這是韓志平與達美的故事,第二集才正式登場的南道山已經切不進兩人的關係了!

二是感情總有先來後到,觀眾其實很專情:十五年來,達美喜歡的都是寫信的韓志平,即便遇到了南道山,她心中想的仍是信中的那個人,觀眾都知道,那就是韓志平。要觀眾將記憶擦掉,換一個對象,已經太遲了!

網友戲稱金宣虎根本是拿錯男主劇本,然而,這並非編劇朴惠蓮的失誤,而是她的偏好。翻出她的作品,會發現《皮諾丘》捧紅了男二金英光;《當你沉睡時》讓男二丁海寅備受矚目,下部戲立刻升格為男一。編劇圈有種說法,男一是給觀眾的,男二是留給編劇的,男二才是編劇的最愛,事實上,即便編劇無意為之,也容易造成此種現象。在商業劇本中,男一的設定多半是投觀眾所好,或者說,滿足投資方對觀眾需求的想像,男二往往才是編劇發揮的舞台,自然也成為編劇的心頭好。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您尚未登入,將以訪客身份留言。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

請輸入暱稱 (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標題 (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內容 (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

請輸入左方認證碼:

看不懂,換張圖

請輸入驗證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