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親愛壞蛋》的編劇,為了說這句話,我等了9年!
我沒有要指控誰,因為我不知道兇手是誰?

我寫出事發經過,是因為沒有人願意跟我溝通!我求助無門!

以下我的敘述完全屬實,我願意負法律責任。

2013年,我與創作伙伴(我老公)郭世偉寫了《親愛壞蛋》,當時叫做親愛的壞蛋們,用我當時的經紀公司去送公視的迷你劇集徵案,可惜沒有獲得青睞。

2019年,T台找我合作,我提出了幾個方案,辦公室裡約莫十個人投票,《親愛壞蛋》高票勝出。於是我和T台合作,將《親愛壞蛋》迷你劇集(六集)送輔導金,並成功地拿到了輔導金補助,然後簽編劇約。

在溝通過程中,我與T台工作人員對劇本有些不同意見,因牽涉到架構大改,所以我謹慎討論,因我擔心改架構會影響拿輔導金,當時別的電視台有案子就是如此錯失輔導金的。但我的好意和謹慎被誤解為難搞大牌。

事實是我改了七種版本的第一集劇本,卻依然被誤解為我不願意修改。從執行經紀人口中,我才知道他們想過要換編劇,理由是我不願意改劇本,並且跟導演不合。
這完全不合邏輯,若是我不願意改劇本,為何我會改七個版本?為何我會提出修改方案,分析各種修改方式的利弊?我跟導演根本沒合作過,哪裡來的不合?我親自LINE導演通話溝通,導演也表示沒有覺得跟我不合,不知道哪裡來的流言?

文章標籤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