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V5BZTZlZWM0MTEtMWFkZ.jpg(圖/IMDB)

「這對白太做作了,哪有人這樣講話的?」觀眾嫌棄。
「唉,對白太普通了,不能寫幾句『金句』嗎?」投資方要求。
編劇也是人,講的當然是人話,偏偏,投資方喜歡編劇三不五時來點金句,因為不知從何時開始,金句竟變成判定台詞寫得好不好的依據,還變成一部戲宣傳的重點;然而,身為一個編劇,我摸著良心老實說:「金句不是人話!正常人不會那樣說話的!」

或許你會認為,八成是我沒本事寫金句,才有如此偏見,那我們來舉個實際的例子:去年爆紅的陸劇《三十而已》出了不少金句,其中有一句:「有時候,留在原地知道不能變好,離開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能會更壞,但也可能會好。」
呃,你知道這句話是什麼意思嗎?是要走,還是要留?是期待未來會更好,還是更糟?說實話,光憑對白看不出來,這樣的對白說了等於沒說,不過,這種對白真的很好用,可說是編劇的萬金油。
不信我稍微修改一下,你看看是不是也通?

「有時候,結婚不能變好,單身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能會更壞,但也可能會好。」
「有時候,分手不能變好,在一起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能會更壞,但也可能會好。」
「有時候,堅持不能變好,放手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能會更壞,但也可能會好。」
「有時候,等待不能變好,放棄等待至少有一半的機會,可能會更壞,但也可能會好。」
相信你也可以照樣造個一百句,毫無違和感,是不是萬金油呢?

好吧,我承認我洩露編劇機密,其實金句並不難寫,只要加入一點點文青,一點點比喻,一點點似是而非,關鍵訣竅就是打破正常人的思考模式,用不正常的方式說話。愛情劇的對白,更是如此。

「我這一生,所求不多,只要每日多愛我一點點,日日復月月,月月復年年,年年復此生,無妨愛我淡薄,但求愛我長久,可以嗎?」(出自陸劇《香蜜沉沉燼如霜》)

以上這金句不科學吧?我所求不多,只要你每天多愛我一點點……到這裡還很邏輯,但後面說日日月月年年,每天都比前一天愛得多一點,日積月累,不就是要你愛我愈來愈多嗎?說到底還是渴求你能愛我,而且要長長久久愛我……那怎麼會是愛我淡薄也無妨呢?不僅前後矛盾,還有詐騙之嫌,嘴上說你愛我淡薄沒關係,我可以忍,一副只要你幸福我就OK的犧牲模樣,內心想的卻是你必須愈來愈愛我,一輩子愛我……高明的把妹金句啊!即便不合邏輯,也照樣感人,但正常人會用這樣腹黑的方式表白嗎?

當然不會,所以編劇也被逼得不正常了,逐漸寫不出生活感的對白,離一般觀眾的人生愈來愈遠。尤其是台劇、陸劇,視金句為標配,令人尷尬的對白也愈來愈多。

我並非反對金句,適當的金句能畫龍點睛,但金句不是萬靈丹,什麼樣的人說什麼樣的話,黑幫電影免不了撂狠話,偶像劇本來就是夢幻花,不説正常的語言也是正常。電影《失眠的北風吹來愛情》不少對白都帶著詩意,根本不是正常人說的話,例如:「寫信是不靠雙唇的親吻」,但你不會覺得怪,因為這部由小說改編的電影洋溢著浪漫與痴狂,飛越雲端的語言恰恰搭配心靈漫遊的情節,就像紅酒配起司般對味,還能為彼此加分。

然而,現在愈來愈多戲不管自身是什麼類型,都要來幾句金句蹭潮流,反而讓人有一種錯亂感。例如寫實家庭劇忽然來一句文青般的金句,真的有走錯棚的尷尬。難道戲裡的人就不能說正常的話嗎?難道非要不正常的語彙才能突顯戲劇化嗎?

今天就來介紹一部說人話的上流之作,《而立人生(Trying)》是Apple TV+的首部原創英國影集,才剛播完第二季就馬上得到第三季續訂,可見人氣多高。這部影集描述一對三十多歲的情侶Jason和Nikki,想要共組家庭,卻因為不孕,被迫選擇領養小孩,在領養的過程中遭遇各種挫折。

是的,故事就這麼簡單,一句話就說完了,然而,愈簡單的故事愈是難寫。Jason與Nikki跟你我一樣,過著尋常的生活,遇到我們都會遇上的挫折,宛如我們的鏡中倒影,每一集都讓人忍不住對號入座。Nikki表面樂觀,內心敏感,會擔心自己家的布置不夠高大上,失去領養資格,跑去父母家借家具。Jason憤世疾俗,說話直接,是個很有主見的男人,卻為了讓Nikki開心,努力讓自己變得溫暖。劇中有一場戲,Jason去找久未聯繫的前女友,目的是希望前女友可以在領養的審查過程中為他說好話。

前女友:你知道跟你交往有多辛苦嗎?以前你有多難溝通?(Do you know how hard it was to be with you,how impossible you were?)
Jason:我知道,可是我改過自新了。(I know,but I’ve just told you,I am a different person now.)
前女友:當然,但那是最糟的消息。(Yeah,of course you are.That’s the worst part.)
Jason:很抱歉,怎麼說?(I’m sorry.How’s that?)
前女友:因為你拿我來練習,所以現在變得更好了。(You’re a better person because you practiced on me.)

兩人的對話很家常,沒有一句帶文青風,卻依然清楚地表達了彼此的心情,更重要的是前女友的話讓人感慨。分手後,我看到你變好了,卻不是因為我,而是另一個女人。現在的你就是我過去想要的樣子,只是,現在你身邊的人不是我了。

這就是我心中高明的對白,說的是人話,是正常人的對話,不是刻意設計出來的金句,沒有精心雕琢的文字堆砌,說得簡單卻深深引人共鳴。

這部影集如同以上對白的風格,都是很生活的情節,沒有誇張的強行戲劇化,每集只有三十分鐘,卻能逗得你哈哈大笑,笑完之後,胸口還有點暖意。

誰說編劇不能說人話?相信只要有願意支持的觀眾,台灣的編劇也有勇氣說人話。

 

本文原載於FUNDAY新生活 咖啡因專欄,原文網址:https://life.funday.asia/archives/24765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