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親愛壞蛋》的編劇,為了說這句話,我等了9年!
我沒有要指控誰,因為我不知道兇手是誰?

我寫出事發經過,是因為沒有人願意跟我溝通!我求助無門!

以下我的敘述完全屬實,我願意負法律責任。

2013年,我與創作伙伴(我老公)郭世偉寫了《親愛壞蛋》,當時叫做親愛的壞蛋們,用我當時的經紀公司去送公視的迷你劇集徵案,可惜沒有獲得青睞。

2019年,T台找我合作,我提出了幾個方案,辦公室裡約莫十個人投票,《親愛壞蛋》高票勝出。於是我和T台合作,將《親愛壞蛋》迷你劇集(六集)送輔導金,並成功地拿到了輔導金補助,然後簽編劇約。

在溝通過程中,我與T台工作人員對劇本有些不同意見,因牽涉到架構大改,所以我謹慎討論,因我擔心改架構會影響拿輔導金,當時別的電視台有案子就是如此錯失輔導金的。但我的好意和謹慎被誤解為難搞大牌。

事實是我改了七種版本的第一集劇本,卻依然被誤解為我不願意修改。從執行經紀人口中,我才知道他們想過要換編劇,理由是我不願意改劇本,並且跟導演不合。
這完全不合邏輯,若是我不願意改劇本,為何我會改七個版本?為何我會提出修改方案,分析各種修改方式的利弊?我跟導演根本沒合作過,哪裡來的不合?我親自LINE導演通話溝通,導演也表示沒有覺得跟我不合,不知道哪裡來的流言?

在一番溝通後,T台找來外聘的A製作人,A製作人看完所有劇本和大綱後,採用了我原來的版本,並要我提出十集的架構規劃。通過後,我和我老公開始寫劇本。

當我寫完十集劇本,並通過T台驗收,已是2021年2月15日。(對,三年過去了)
我等著與導演、A製作人、監製等人討論,準備修改拍攝版劇本。但當時T台忙著拍攝別的戲,於是我耐心等待,當時監製並沒有不要我修改劇本的意思。(請見截圖1)

1.jpg

2021年7月5日,監製告訴我,導演會自己修改『拍攝本』(當時我覺得導演很敬業)。我表示希望可以導演、製作人聊一下,傾聽他們意見,並尊重導演和製作人的想法,但如果有大幅度的修改,希望有機會溝通,我們絕對配合修改劇本,不會不肯改!(請見截圖2、3、4)

2.png

3.jpeg

4.jpg

2021年10月23日,我看到即將開拍的消息,詢問監製劇本需要修改嗎?我可以看最後一版的劇本嗎?監製沒有回應我(請見截圖5)。

5.jpg

A製作人在過程中也完全沒有聯繫我。我完全一頭霧水,且沒有管道瞭解狀況。

 

2021年10月26日,我無計可施,只好聯繫了繁忙的大主管,也就是十年前跟我簽經紀約的貴人,告訴他狀況,他表示會將我的回饋告知相關主管(請見截圖6、7、8)

6.jpg

7.jpg

8.jpg

之後,戲拍完了,我還是沒看到劇本,也沒有人聯繫我。

隔年,2022年3月3日,監製總算聯繫我了,要跟我溝通修改了哪裡,以免造成誤會。(請見截圖9)

9.jpg

戲都拍完了,這時候有必要跟我溝通修改處嗎?這不是一開始就該做的嗎?

我秉持著尊重導演和劇組的精神,告訴監製若只是要向我說明,那就不需要浪費時間了,我寫劇本十多年了,理解拍攝有拍攝的考量。(請見截圖10)

10.jpg

2022年3月15日,監製邀請我參加殺青酒,依我的習慣,會去謝謝劇組、演員和所有工作人員,因為一部戲要好,絕對需要大家共同付出。
到現場我才知道,原來我和我老公被稱為『第一版編劇』。
這我還可以接受,反正戲都拍完了,計較哪裡修改有什麼必要?


當A製作人在台上說他做了大幅度修改,播出時,要我不要嚇一跳!我只能開玩笑說我會比對喔。
但我當時不明白的是為什麼導演一直跟我道歉?
不過,戲好就好,我相信導演和A製作人都是為了戲好。

2022年3月31日,監製告知我,要去文化部將我和我老公從『編劇』改為『原創故事』。我不懂?為什麼?到底發生什麼事?(請見截圖11)
那編劇要掛誰?導演和A製作人嗎?他們寫了一個新的劇本嗎?

11.jpg

監製回答我,因為劇本修改幅度很大,所以我們掛編劇很奇怪,並說是我同意讓導演和A製作人自己調的,他們就放心調了,調完就變成不一樣的故事了。(請見截圖12、13)

12.jpeg

13.jpeg

如果是完全不一樣的故事,文化部沒意見嗎?
 
然而,我從演員處得知的訊息是故事內核是一樣的,概念也是一樣的,只是部分情節上的修改。(編劇也是有演員朋友的)
我也把之前的對話記錄給監製看,提醒監製,我從沒答應讓導演和A製作人任意調,而是強調若有大幅度修改,希望一起討論。(這不是常識嗎?不是業界常規嗎?不是一種互相尊重嗎?)

我不懂為什麼修本的人可以掛編劇,而原創編劇卻不能掛編劇?

故事是我原創的,並非T台給的概念,若T台對我不滿意,可以只買我的故事概念就好,請導演和A製作人去寫劇本。

如果對我的劇本不滿意,要把我換掉,那也應該早點告知!我從來沒收到通知!

如果覺得我的劇本寫得不夠好,我可以修本,為什麼一直不讓我修本,又要說我難搞不願修改劇本?

為何讓我寫完十集完整劇本,再拿我的十集劇本去修改,然後要把我從編劇的名單拿掉?

我真的滿腔疑惑!
文化部也認同這種方式嗎?如果是,那台灣的編劇還有未來嗎?

更讓我意外的是,監製提到把我和我老公從『編劇』改為『原創故事』,已經是對我們的尊重,希望我們安靜地接受。(截圖14)

14.jpeg
業內都知道,所謂『原創故事』通常是只開發故事大綱,不寫劇本。
業內也都知道,不管換了幾個編劇,一般都會把編劇全部列出,況且我們沒被換掉。
所以我更疑惑了!

我曾和香港、台灣、大陸多個團隊合作過,從來沒遇到這麼懸疑的事!
我遇過許多團隊,都非常尊重編劇的專業,非常樂意且有耐心與編劇討論劇本,即便是超大牌的大導演、大製作。
大家就事論事,討論劇本,不管意見多不合,都不會說誰難搞,因為大家都是為了劇本好!
劇本好,戲才會好,意見不一樣是很正常的,頻繁的溝通與討論也是常見的。

《親愛壞蛋》是我和我老公的孩子,從2013年生養至今,
付出了多少時間與心力才呵護長大的孩子,
任何人都偷不走『我是編劇』的事實!

有人要我別和電視台槓上,不然會影響前途,但我沒有想槓上任何人,因為我根本就不知道敵人是誰?問題出在哪裡?為什麼會變成這樣?我相信T台這樣一個堅持做好戲的單位,也絕不容許這樣不尊重編劇的事發生。

老實說,我已經沒那麼在乎播出時編劇掛誰了,我更在乎的是事情為什麼會變成這樣?
編劇也是人,為什麼得不到尊重?到底是誰不尊重編劇?
如果台灣的編劇這麼沒有尊嚴,可以任人踐踏,台灣的戲劇有什麼美好未來?

這是一場誤會?還是一場惡夢?我依舊滿腦子疑惑。
 

    文章標籤

    親愛壞蛋

    全站熱搜

    咖啡因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